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千萬止不住藻礁酸化 保育步調姍姍學者憂

千萬止不住藻礁酸化 保育步調姍姍學者憂

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珍稀地景觀新藻礁,桃園縣政府信誓旦旦以一年一千萬尋求最適方案保育,然而藻礁情況卻直直落,近日學者監測發現化學元素「鍶」和「鋯」,比核一、核二廠附近海域更高。污水排放也不斷腐蝕藻礁,造成酸化現象。學者悲觀表示,再不積極保育,恐遭污水滅口命運。

昨(9)日桃園當地居民再上立法院開記者會,要求劃設自然保留區,也懇求縣政府嚴格執法、廠商合法排放,卑微心願只求留住千年藻礁活路。

說要將桃園新屋溪口觀新藻礁珍貴地景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保留下來,4年了,仍然只聞樓梯響,不但如此,藻礁情況持續惡化。居民不斷呼籲地方及中央政府重視此珍貴地景之保育,今年4月雖開過公聽會,中央主管機關也允諾2周後劃設為保護區,但桃園縣政府將所有保育工作獨攬,聲援藻礁之腳步也隨之稍歇。

學者9月19日監測發現,持續排放骯髒污濁的水,已使藻礁生命力越來越微弱,並已出現酸化現象。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表示,新屋溪的黑水不斷滲透到藻礁區,倖存的螺貝類雖能活,可能也撐不久了,當地的生物都生病了,奄奄一息。最令人擔憂的是出現腐蝕、溶解、崩解、剝落等酸化現象,尤其在低潮線,發出的惡臭、酸味都令人止步,但這些生物無處可逃。

大堀溪文化協會總幹事潘忠政說,過去資料顯示珍稀保育鳥類唐白鷺,春、秋都會過境台灣,在觀新藻礁區曾有數百隻棲息的紀錄;如今已難覓其蹤,觀新藻礁的生態急驟下降,令人憂心。

立委學者呼籲桃園縣留給藻礁活命。劉靜榆在今年採集檢測的資料中,赫然發現桃園海岸多處出現放射性相關元素鍶和鋯,麟山鼻附近為1000 ppm左右,觀新藻礁及觀音鄉富林溪口數值竟有超過4000 ppm。為了瞭解是否為環境背景值,劉靜榆也到北海岸一帶檢測,但都在100ppm左右。他感到驚訝,桃園外海的數值竟然高於核一、核二廠周邊海岸。經告知綠色陣線協會理事林長茂,再以檢驗儀器到新屋溪一帶測量,所得結果是一致的。

林長茂解釋,鋯是燃料棒的外套,底泥測出鍶與鋯,可能是違法排放的污水,也可能是二河局為了預防大潭電廠突堤效應造成的海岸退縮造的護岸,在被沖刷掏空的基座發現棄置垃圾,最壞的可能是台電將核廢料固化成消波塊所造成。「發現過高的鍶和鋯,令人心生恐懼,可見政府並不關心環境,也令人懷疑桃園縣工業污染的嚴重性以及環境稽查的能力。」

潘忠政說,大堀溪文化協會執行河川巡守多年,通報廠商偷排後所得到的回覆常是「查無污染事實」結案。4月,公視記者前往富林溪口採訪,但見溪流黑褐色的水滾滾流入大海,但通報之後不到20分鐘,排出的水,立即恢復正常;5月更有觀音黑海事件,不斷有傳言指出,這類事件在工業區是常有的事情,還有環保工程公司做好配套措施,包括埋設明、暗管、傳授以深水井的水稀釋明管排出的水受檢等等。他說,觀新藻礁區連綠牡蠣都找不到。「我們並不反商,我們只要求合法排放!」

劉靜榆表示,桃園縣政府連劃設自然保留區的誠意都沒有,表面上是拿出一千萬以一年時間研究調查,但環科和桃科持續招商,「根本是以一千萬換一年沒有保護法令、無後顧之憂的招商時間」。

當地漁產檢測出重金屬以及鍶、鋯,也都進入市場端到國民的餐桌,劉靜榆擔憂,假以時日,很可能引發健康疑慮。他認為,若是不立即以自然保留區保護,此地將和桃園10公里已無生物活動的海岸線一樣,死亡、沉寂直到被人們遺忘。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