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青貧族」望「黃金年代」興嘆

「青貧族」望「黃金年代」興嘆

聯合報
最近冒出來「青貧族」這個名詞,因為整個青年世代都有落入貧窮族群的風險。根據主計處最新的資料,台灣未滿30歲、30至34歲、35至39歲三個組群的平均年所得,從40萬出頭到65萬左右,都低於15年前水準。「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現在三、四十歲的人,餵飽自己都很勉強,養家活口更是艱難,變成充滿困惑的一個世代。

 

最近冒出來「青貧族」這個名詞,因為整個青年世代都有落入貧窮族群的風險。根據主計處最新的資料,台灣未滿30歲、30至34歲、35至39歲三個組群的平均年所得,從40萬出頭到65萬左右,都低於15年前水準。「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現在三、四十歲的人,餵飽自己都很勉強,養家活口更是艱難,變成充滿困惑的一個世代。
從歷史經驗看,一整個世代的「均貧」,未必是最大問題。20世紀前半,全世界都經歷過戰爭、疾病、經濟蕭條,很多人在顛沛流離中過了大半生。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生的嬰兒潮,從戰後休養生息環境中展開童年,之後見證了大約半世紀的經濟起飛及和平繁榮。歐美國家把嬰兒潮世代的人生稱為「黃金年代」,起始點雖不富裕(現在的四年級生尚有燒煤球、穿麵粉袋衣服、父母標會籌錢的記憶),但之後的人生一路向上攀爬,在低房價和相對容易存錢的時代成家立業置產,如今在大致優渥的條件下可以或準備著退休。
那個「黃金年代」是一去不復返了,很多人以感傷的情緒或理性的評估這樣預告著。嬰兒潮世代可安享晚年,消費力強到令精品名牌和養生醫療產業都瞄準銀髮族市場,唯一掛心的正是下一代的前途。平均起薪不到三萬元的年輕人,在承平氣氛和父母呵護下出生,可能有頻繁更換手機、不喝白開水要喝珍珠奶茶甚至星巴克咖啡的生活習慣,如今面對的經濟現實卻異常殘酷。也所以,今天的年輕人不但可能要分享「青貧族」的命運,還有「由奢入儉難」的人生路途要適應,甚至有貧富差距(包括和父母世代的貧富差距)帶來的「相對剝奪感」要去克服。
社會開始注意「青貧族」的議題,而這個世代眼睜睜和「黃金年代」擦身而過,這種對比所產生的問題可能更嚴重。從「靠爸族」如何自立,到健保、退休制的前瞻性規畫,乃至於上一代視下一代為草莓族,下一代氣上一代怎麼還在「占著茅坑」,都會和這種時代背景息息相關。「新代溝」的問題值得思量籌謀。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