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法制失義 造就失落世代

法制失義 造就失落世代

林騰鷂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日前指出,全球青年人失業率甚高,可能淪為「失落的一代」。對照台灣二十到二十四歲青年十二.三%的失業率及薪資原地踏步十多年的景象,也可看出台灣同樣有「失落的一代」的危機。不過,其成因並不僅僅是經濟結構出了問題,而是相當多的法制,失去了公義,造就了失落世代,也正在侵奪年輕世代的生活資源與生命發展機會。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日前指出,全球青年人失業率甚高,可能淪為「失落的一代」。對照台灣二十到二十四歲青年十二.三%的失業率及薪資原地踏步十多年的景象,也可看出台灣同樣有「失落的一代」的危機。不過,其成因並不僅僅是經濟結構出了問題,而是相當多的法制,失去了公義,造就了失落世代,也正在侵奪年輕世代的生活資源與生命發展機會。

首先,在生活資源方面,軍公教十八%利息補貼的退休法制,讓政府揹負了極其沉重的財政負擔,也相對的剝奪了國家對年輕世代資源之分配。最近輿論也指出,軍公教退休後,啥事也不用做,就可比照現職軍公教人員之「年終工作獎金」,領取一.五個月的「年終慰問金」,而此一沒有法律依據的「年終慰問金」,在民國一百年時,被總計四十二萬餘的退休人員,領取了一九二餘億,幾乎是政府預估新徵證所稅收入的兩倍。

令人擔心的是,當前法制造成軍人的平均退休年齡只有四十三歲,遠比教育人員五十三歲、公務人員五十五歲之平均退休年齡要低。導致在民國一百年時,軍人退輔基金首度出現收入不足以應付支出,實際退輔支出占退輔收入比率達一○七%。對照過去「養兵千日,用在一朝」,則今日「早退不用,養老萬日」之制度,將使整個軍公教退輔基金,被不良之軍人退輔法制拖垮。

另外,賦稅法制不公,政府課不到有錢老年人資產利得的稅,卻對每月只有幾萬元之青年勞動所得,緊抓不放、即時扣繳,造成對年輕世代極不公義的所得重分配,與對於社會資源之自由支配權。

至於在生命發展機會方面,也有許多不義之法制框架,傷害了年輕世代。其中,較明顯的是,「應考試,服公職」之人權,受到了嚴重限縮。形式的行政機關,在政府改造的口號下,逐漸減少,但實質的行政機關,卻在眾多政府全額或大部出資的財團法人、基金會中,大量衍生;而這些法人、基金會組織之用人,卻不必經過考試院之公開考試與監督。

與過去不一樣的是,在公營事業民營化的口號下,製造出許多「假民營、真公辦」之生產事業、金控公司及數量極其龐大的子子孫孫公司。而這些事業、公司之用人權,雖仍在行政院或各部會手中,卻沒有依照憲法第八十五條之規定,經過考試院之公開考試與監督,以致社會上年輕有用之人才,受到官僚近親繁殖、相互提攜、封閉體制之排斥,無以透過憲法所保障的公開、競爭之考試,獲得發展的機會。

除此之外,年輕人擔任公職,也因政府放縱立委、議員,違反利益衝突迴避規範,任意聘用缺乏專業的立委妻、兒或近親,擔任助理,造成法、政、財、經科系畢業的高材生,就業無門,也連帶的影響立法機能。而因教育部縱容私校聘用「雙薪教育門神」之退休教授與官員,使許多取得國、內外博士學位的年輕人,無法獲得「教學相長」之歷練機會,而到處兼職流浪。

其他在醫療法制、選舉法制、勞動法制方面,亦有許多傷害年輕世代生活資源與生命發展機會之不當規定,值得政府全面、徹底的大檢討與大改革,以避免醫生流浪化、政治黑金化與青年就業意願低劣化!(作者為律師)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