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中科四轉型公聽會 各界代表罵翻天

中科四轉型公聽會 各界代表罵翻天

公視新聞
中科四期已政策宣示轉型,但具高度「滅農」爭議的莿仔埤圳引水工程遲不停工,引發各界喧騰,也讓彰化民眾繼國光石化開發案後,再度因「環保」與「發展」議題對槓...

國科會5/28針對中科四轉型問題,在彰化溪洲、二林分別召開公聽會;有民眾喊出「先停工再談轉型」口號,呼籲政府不要再以工程「凌遲」已在水圳旁苦守超過兩週的農民,但也有支持者高呼「要中科,顧飯碗」訴求,要政府加速開發,為當地帶來就業機會。

二林鎮長張國棟表示,2009年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參加中科四期動土典禮,當時二林鄉親熱烈歡迎,甚至連幼稚園小朋友都去參加典禮,二林鎮民為了發展機會,甚至對有健康疑慮的彰林變電所都退讓了,如今開發進度遲滯不前,讓他感到非常沈重。他坦言,國光石化案胎死腹中,差點讓彰化立委林淑芬落選,如今他自己還想拼連任,希望中科四期不要再有變卦。前彰化縣議員,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碧詹則說,二林鎮長期遭到政府漠視,缺乏大型建設讓人民陷入貧困,如果中科四期再不開發,當地人恐回到「連腳踏車都買不起的年代」。

溪州鄉長黃盛祿則不看好中科四會對地方帶來成長。他直言,中科四在選址、定位、招商上都有問題,如果最後能達成政府宣示的GDP成長與就業目標,只要達成目標1/3,他就願意辭職負責。目前「反中科搶水」力量主要來自溪洲農民,他們為了捍衛農業水權,甚至已十數次北上台北抗爭,但他認為,政府並非聽不懂農民訴求,只是不願聽,也聽不進去,「既然聽不進去,在開公聽會有什麼用」,他質疑。黃盛祿沈痛地說:「水脈就是農民的命脈,今天中科要讓農民沒命,我們就只好拼命!」

用水有沒有? 農民:缺水是事實,代價是地層下陷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未來中科四期將朝「低耗水、低(廢水)排放」方向轉型。由於中科四期原訂長期水源「大度攔河堰」計畫,目前因國光石化終止開發全面停擺,預計長期每日16萬噸用水,也已下修為每日2萬噸;但找到長期水源前,將持續借調農業用水至104年止,目前預計每日借調量6.65萬噸。此方案引發種植優質「濁水米」的溪州農民高度不滿,他們認為,自從政府興建集集攔河堰支應台塑六輕用水後,農業用水已面臨「供四天停六天」窘境,中科四期莿仔埤圳引水工程再做下去,將會導致十多萬公頃良田休耕,與馬政府宣示提高糧食自給率口號背道而馳。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姚量議指出,中科四期每日用水量已降到2萬噸,且鄰近中科四期的二林工業區每天都排放5萬噸廢水,這些廢水經淨化後可回收再利用,他不明白為何中科局執意要搶農業用水。姚量議當面質疑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強調水利署日前已說不會調度農業用水,代表莿仔埤圳引水工程已無必要性,為何遲遲不要求廠商停工,但賀陳弘不願回答此問題。

事實上,國科會為因應中科四期轉型,已組成「轉型專案小組」研商轉型對策,棘手的用水問題也有一些腹案在討論中。專案小組成員,現任南科管理局副局長林永壽透露,包括海水淡化、污水淨化處理、雨水收集,都是取代調撥農業用水的備案,但這些方案都還有技術問題待克服,他不願詳細說明。

彰化農田水利會在去年曾說,中科四期調撥農業用水,並非「搶水」,而是將農業「節餘水」「從海裡搶回來」,此一說法引發溪州農民不滿,認為政府既然聲稱要使用的是節餘水,就應該把取水口設在莿仔埤圳下游,而非從上游直接將水截走。對此,林永壽則解釋,中科四期用水首重水質穩定,節餘水在質與量上都無法達到穩定要求,且下游水壓不足也不易取水,才是要從上游直接取水的原因。「不能因為用水問題,結果讓地方無法發展」,林永壽強調。

也有二林農民在公聽會上指出,他們本身種植面積都有好幾甲,卻從來沒有缺水問題,要求國科會不要再將重點圍繞「用水」問題打轉,加緊腳步開發,他們的子弟才有返鄉就業機會。對此,一名曾姓二林農民則透露,這些聲稱沒有「缺水」問題的農民,其實都是抽取地下水使用,包括他自己也被迫抽地下水,因為上游缺水是顯見事實,如果最後農民都抽地下水解決水荒,地層下陷絕對會更加嚴重。

學政看法兩極 「轉型公聽會」目的為何?


全程聽完兩場公聽會後,彰化縣政府建設處副處長劉玉平表示,中科四期歷經扁、馬執政時期規劃,更是馬英九「愛台12建設」之一,卻因諸多紛擾導致開發進度停滯,讓他感到非常感慨。他指出,自己4年來已參與無數場公聽會,不明白為何國科會至今仍在浪費時間開公聽會,希望中科四期能「如期如質」完工,不能再讓縣府愧對鄉親;「聽起來大家都支持中科四…無論如何不會停工」,他強調。

近年來參與無數土地徵收抗爭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則有不同看法。他引用《土地徵收條例》47條規定,「已公告徵收之土地,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廢止徵收:依徵收計劃開始使用前,興辦之事業改變、興辦事業計劃經註銷、開發方式改變或取得方式改變」,強調政府當初為友達光電量身打造中科四期,如今友達不進駐,代表興辦事業、開發方式都改變,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徵收計畫就該廢止,如今還在討論轉型,根本是在模糊焦點。

此外,徐世榮還引用《水利法》17條規定,「團體公司或人民,因每一標的,取得水權,其用水量應以其事業所必須者為限」,但中科四期事業計畫變更後,用水計畫早已失去正當性,如今引水工程持續進逼,不僅耗費公帑也違反法令,他質疑國科會持續舉辦沒有正當性的公聽會,是要讓違法徵收案矇混過關的手段。

引用來源:公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