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偷排、漏油15年 魚死鳥傷西瓜爛

偷排、漏油15年 魚死鳥傷西瓜爛

聯合報
近15年來,桃園縣沿海飽受中油漏油、工廠暗管偷排廢水汙染,尤以觀音鄉、大園鄉受害最深,危及千年藻礁、海岸濕地生態,這一頁桃園海岸汙染史,讓人不忍卒睹。

近15年來,桃園縣沿海飽受中油漏油、工廠暗管偷排廢水汙染,尤以觀音鄉、大園鄉受害最深,危及千年藻礁、海岸濕地生態,這一頁桃園海岸汙染史,讓人不忍卒睹。

1990年觀音工業區運作,彷彿宣告觀音鄉汙染命運,提供放流廢水的鄉境第一大河大堀溪,不到三年滿布五顏六色泡沫,終日混濁惡臭、魚蝦滅絕,農民引水灌溉種植的蔬果連自己都不敢吃。

1993年一群熱血鄉民成立觀音文化工作陣,展開桃園縣民為環保的長期抗戰,3年後,時任國大代表的江瑞添組織搶救大堀溪保育聯盟,偷排廢水才不再猖獗。

1999年江瑞添試種6公頃蓮花淨化水質,意外帶動蓮園農場發展,打響「南白河、北觀音」名號,桃園縣政府開辦「桃園蓮花季」,成就「錯誤後的美麗」。

蓮花季活絡經濟,卻分散關注環保的眼神,廢水悄悄藉暗管回流繼續汙染,民代甚至嘲諷成天上演的「暗管秀」比鋼管秀還厲害。2008年,觀音汙水處理廠竟因 偷排廢水遭環保署重罰1億元,依舊沒能遏阻偷排。同年,觀音鄉民潘忠政發起大堀溪文化協會,儘管疾呼「還我有魚的溪流」、「搶救千年藻礁」,卻等到鄉民曾 仁富空拍到海岸線變成「黑海」,影像震撼全台才獲重視。

歷史超過2000年、全台露出面積最大、自然生態最佳的觀音藻礁海岸,10年來先因觀塘工業區開發和中油天然氣埋管工程遭嚴重破壞,再由覆沙和廢水持續侵襲,早就岌岌可危,而上一次危機是中油桃園煉油廠打算遷廠觀音,嚇壞環保人士。

觀音北方的大園、蘆竹鄉,海岸汙染更是長年「裡外夾攻」,1997年中油輸油管破裂外洩150公秉油料,沿南崁溪汙染海岸線,是中油史上首次嚴重罕見漏油汙染。

中油在大園竹圍外海的卸油平台,常因作業不慎漏油,油污甚至漂回岸邊,每次都引發漁民群情激憤,發動船隻包圍抗爭。

10年前,大園老街溪、埔心溪出現綿延數公里「紅潮」和泡沫已屢見不鮮,出海口更形成紅藍陰陽海,連浪花都是紅色。

桃園縣野鳥學會多次在許厝港海岸發現不少魚、鳥死傷,心疼重要候鳥棲地遭廢水和垃圾破壞,「許厝港」成了生態墳墓的「許臭港」。

3年前引溪水灌溉的西瓜農,雙腳下田泡水便皮膚發癢,才發現最耐農藥的福壽螺也死成一片,不僅瓜爛,稻作結空穗、蔥白也變蔥紅。桃園縣西濱公路沿途空曠,更有不肖業者雇車載運桶裝工業廢液,偷倒進溝渠,抓不勝抓。

民進黨執政高喊的桃園縣「黃金海岸」雖終究只是畫大餅的誘人口號,但國民黨也不該讓「變不成黃金」的美麗桃園海岸,「變黑海」。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