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溪州母親劫 政商搶水還賣泥

溪州母親劫 政商搶水還賣泥

台灣立報 呂苡榕
中科四期引水工程將搶奪彰化溪州鄉莿仔埤圳的農業用水,引發農民反抗。引水工程承包廠商10日將怪手開往溪洲鄉東州村,準備進行工程,農民以肉身阻擋怪手,並於11日發起「守護母親之河」活動,安排巡守隊監督廠商施工,不讓廠商跨越雷池一步...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成員姚量議表示:「7日時,廠商開車載來鋼板,農民看見馬上衝出來擋。隔天又來一車,再度被擋,之後廠商就原車載回。」廠商承諾議員會在9日當天把鋼板載走,不過,當天廠商沒有動作,反而在10日將怪手開到東州村的水圳旁。

當地居民陳崑山表示,農民看見廠商開來怪手,趕緊通報自救會。長期關心中科議題的作家吳音寧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以身體阻擋在怪手前方,不讓廠商動工。「其他農民陪在旁邊,大家都說:『怎麼可以讓她一個女孩子在那裡。』」陳崑山說,農民陸續集結,警方也派出10多名警力,以違反集會遊行法兩次舉牌要求民眾離開,陳崑山跟警察說:「你們這些拿槍的,應該轉過去抓土匪,而不是對著農民」。

「我看著這些警察裡,有好幾個是我的學生,卻不敢正眼看我,我想到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前,遭到門徒背叛的情境。」前往關心搶水工程的詩人吳晟氣憤地說,他對著曾經教過的學生怒吼:「你們現在是要把老師抬走嗎?」

雙方僵持不下,廠商只得將怪手停放路邊,揚言隔日(11日)非動工不可,隨後離去。擔心廠商強挖的農民迅速組成巡守隊,每日2人巡邏水圳,居民只要有空也會聚集施工地點,阻止廠商悄悄開挖。

13日就是母親節,當地農民提前舉行「守護母親之河」活動,邀請今年度溪州鄉當選模範母親的許幸仔到場守護水圳。溪州鄉長黃盛祿表示,莿仔埤圳引濁水溪的水,濁水溪就是這片土地的母親,餵養著世世代代的子孫,如今中科要來搶奪這些水,居民必須站出來保衛母親河。除了農民響應,更有一大清早自行從嘉義騎車北上聲援學生。之後當地農民與聲援群眾頭綁「反搶水」布條,將手中的康乃馨插在廠商開來的怪手上頭。

沒水沒路怎犁田

陳崑山憤怒地說,10多年前有了集集攔河堰,這裡的灌溉用水就變成供4停6,「有供水的時候,水也不夠多,大家都得抽地下水,或者依靠下雨時,才能有比較充足的灌溉用水。」供水的4天還得進行小分區輪灌,農民根本只有一天有水用。姚量議直言,中科四期的引水工程打算在水圳旁多設一條管線,將水從源頭截走,讓工業天天都有水,農民則天天都沒水。

除了搶水引發爭議,由於埋設管線的道路就是莿仔埤圳沿線的主要農路,再過一個月,兩邊農田也將進入收割階段,之後又是二期稻作播種時間,姚量議說道:「未來3個月都是田裡最忙碌的時候,只要工程一動,農路就沒辦法使用,會影響到農民收成。」

雖然民間反彈極大,但發包工程的彰化農田水利會始終沒出面。陳崑山說,農田水利會只會威脅包商,要他們動工,製造承包商和農民的對立,自己卻不願出來面對。

水利會幫兇賣土

原本應與農民站在一起的水利會,如今強硬施工。吳晟直言,這個工程讓農田水利會無償賣水、賣土,水利會才不願鬆口。其中又以販賣濁水溪中富涵養份的泥沙,最讓當地人感到生氣。

中科與彰化農田水利會簽署的合約中,將供水設施後的經水輸水設備、淨水廠等設施交由水利會經營、管理,沈砂池中每日產生的75.5噸的污泥,將由水利會處理。姚量議直言,轉賣這些泥沙,1立方公尺約可賣到3百元,雖然價格較建材用的砂石便宜,但畢竟是無本生意,而且數量穩定,對水利會是一筆穩固的進帳,「農民私自賣土是違法的,結果政府卻讓水利會合法賣土!」

吳晟感慨,這些沈砂池中的泥沙是濁水溪最珍貴的黑土,富涵養份的黑土讓沿岸農民種出聲名遠播的濁水米,卻被中科當成「污泥」讓水利會賤賣。面對中科四期準備轉型,引水工程卻不願停工,吳晟氣憤表示,只要是未泯滅良心、明白事理的人,都會覺得荒唐,但政府卻寧願將錯就錯!

引用來源: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