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土地徵收是「基本人權」的問題

土地徵收是「基本人權」的問題

12月中的凱道,寒風中不時飄著細雨,即使穿著靴子的腳還是止不住冰涼的感覺。面臨土地被不當徵收的各地人民,今晚,又來到凱道。

經過數年土地徵收的爭議事件,土地徵收條例諸多不合理條文終於浮上台面,最後促成今日的修法。可惜最後行政院修正版本略過土地徵收最重要的「人權」問題,只著重在徵收價從過去的「公告地價加四成」改成「市價」。然而一部只談錢的修法,也讓土地徵收條例修法完全失去了觀照人權的高度。

 

千呼盼來修法 不容妥協

台灣土地徵收起於民國38年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等政策,威權時代人民不敢反對,於是政府把徵收民地視為當然。一直到89年才有「土地徵收條例」專法處理土地徵收,雖然相較過去,自此土地徵收程序較嚴謹、補償也較周延,但許多條文空有規範但落實不足,導致人民的土地財產持續被侵害。

什麼原因促成這次修法?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說明,2010年大埔毀田事件後,許多土地不當徵收事件浮上台面,農村陣線與農民於2010年7月17日第一次站上凱道,當場對社會承諾120天後提出民間版本。

果然農村陣線在學者、律師、農民參與下於2010年11月12日提出民間版本,當天即拿著這個版本面見行政院長吳敦義,吳並未承諾修法。於是2011年7月16日農民二度來到凱道,當時吳敦義再度接見農民代表,並說,「等紛擾的七月過後要與農民華山論劍」,會中並「親切地」問候了農陣成員五次。

到了2011年8月終於盼到行政院提出版本,原本期待行政院版、民間版能在立法院會審查時逐條討論,不料11月11月立法院將將兩案逕付二讀,失去逐條且公開討論機會。而爭議性這麼高的法案竟然在一天內急著協商完成,接著動用表決,可能在14日立法院會結束前通過。

而行政院版的修法,除了將徵收價變成「市價」外,其他幾乎沒什麼改變,未來一旦這個版本通過,民眾要面對的土地徵收問題將更加嚴苛,而行政院又可因提高徵收價(市價)而取得社會的認同,未來徵收事件恐怕愈演愈烈。

土地徵收不只是錢的問題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今天在凱道重申,土地徵收不是補償的問題,唯有從「保障基本人權」的角度來檢視才能看清問題。徵收,是所有溝通手段都無法取得共識下,最後不得已的手段,而這種強制的手段剝奪了人民的生存權、財產權,因此政府要取得徵收的正當性,就一定要有非常嚴謹的必要性、公益性。而當最後不得已要徵收人民的土地,就要給人民完全的補償。

今天地政界有崇高地位的政大地政系教授顏愛靜也來到凱道聲援人民,她強調特定農業區要保留下來以因應糧食危機。而所謂完全補償,一定要擁有執照的估價師來評估市價,而不是交由地方政府來自行評估。

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強調,行政院把土地徵收條例簡化成「市價補償」是粗暴的修法,「跟怪手開進稻田沒有兩樣」。土地徵收不只是錢的問題,而是家園、土地的問題。他強調,沒有必要性就沒有徵收,所以才會一再強調徵收前要先釐清必要性。政府的職責是維護基本人權,否則就會失去正當性。

而竹東二重埔84歲的老農謝見祥今天也引用憲法提到:人民的生存權、財產權受到憲法保障。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由一位80多歲的老人家來提醒什麼是憲法保障人民的精神,這個政府不覺得羞愧嗎?

經典好米的田也要被徵收

農村陣線之所以堅持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是基於糧食安全的考量,而唯有盡量保留可耕種的農地才能達到這個目的。然而今天來到凱道的,還有種出十大經典好米的二重埔農民莊正燈、以及種出竹北冠軍米的新竹璞玉農民田守喜。田守喜說:「種出經典好米跟冠軍米的農田要被徵收囉,為什麼一直要把好的農地徵收、保護農地有這麼難嗎?」

然而,行政院的修正版本增加「只要是行政院核定的重大政策」,即使是特定農業區也要徵收,因此就會出現像田守喜、莊正燈這樣的案例。因為,璞玉計畫正是行政院核定的重大政策。然而所謂重大政策評估的標準是什麼?對誰重大?對什麼重大?能種出經典好米的田你說它重大不重大?

百歲老人無家可歸

土地徵收不是只有農地,今天凱道來了新面孔,新北市八里70多歲的阿嬤汪菊、以及家中的百歲老母,因八里台北港開發土地被徵收。她一上台說話即淚流滿面,不知道一旦土地被徵收,未來她跟老母要住哪裏。

另外多年來從未在抗爭場合缺席的苗栗竹南大埔、苗栗灣寶、中科三期后里、台中烏日溪南、新竹二重埔、竹北璞玉…等地面臨土地徵收民眾今天又來到凱道。導演陳文彬、歌手阿達等藝文界人士也站出來聲援民眾。

晚間9點多,凱道愈來愈冷,暫時告別凱道,灣寶農民洪箱又說了一次:「真的希望不要再來了」。而明天,民眾期盼多年的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可能在立法院表決通過,通過後人民的基本人權是否比過去有更多的保障?何時重回凱道、什麼人又會來到凱道?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