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拒絕中油桃園廠改遷觀音 居民誓言用反六輕決心拼到底

拒絕中油桃園廠改遷觀音 居民誓言用反六輕決心拼到底

苦勞網 陳寧/報導
國光石化爭議暫告落幕,但桃園縣觀音鄉的居民,卻正面臨石化產業擴張的危機。反對中油桃園煉油廠遷至觀音的在地居民、學者與環保團體,北上舉行記者會。

觀音鄉民與環保團體、各界學者,今天一同召開記者會,反對中油桃園廠遷至觀音鄉,呼籲石化產業不應擴張。位於龜山鄉的桃園煉油廠,鄰近桃園市,周遭就是人口密集的都會區,在2003年連續發生兩次氣爆工安意外後,桃園市民成立「中油煉油廠遷廠自救會」,向當時的經濟部長林義夫陳情後,獲得十年內遷廠承諾。

沉寂多年 捲土重來

遷廠的議題在自救會數次陳情、抗議之後沉寂。直到今年,桃園縣政府透露希望將煉油廠遷至觀音鄉觀塘工業區的構想,立刻引發居民強烈反彈,不僅發起萬人連署,也在上週舉行遊街宣傳活動。

桃園縣境內遍布大大小小十餘個工業區,光是觀音鄉沿海就有觀音工業區、桃園科技工業園區、大潭濱海工業區與觀塘工業港,其中占地632公頃的觀音工業區更是全縣之冠,喧騰一時的「鎘米」汙染事件,也正是發生在觀音鄉。適逢大選前敏感時刻,現任民進黨籍立委郭榮宗,以及國民黨籍立委候選人廖正井的觀音鄉服務處主委許文光,均到場表示反對遷廠案。

「觀音不要煉油廠自救會」會長劉奕田表示,觀音鄉內高達七分之一土地都是工業區,長期以來可說飽受工業污染之苦,若煉油廠再遷來觀音,又要砍伐大片防風林,對居民來說只會造成更多危害。

出身觀音的中研院院士廖運範也強烈反對遷廠案,他表示自己聽到這個消息時,心情非常震驚、錯愕,不敢相信政府居然又要用開發案來危害觀音鄉的環境。他也指出,觀音鄉不但有自然海岸線,更有三百年歷史的甘泉寺等人文古蹟,這些都是應該被重視的。

大堀溪文化協會理事長潘忠政說,縣府當初提了五個縣內候選廠址給中油參考,其中就有四個地點在觀音鄉境內,而觀塘工業區根本也還沒進行開發,只有一個做到一半的工業港。

財團閃人 藻礁斷魂

觀塘工業區之開發計畫,起初乃是在劉邦友擔任桃園縣長任內,由隸屬東帝士集團的東鼎液化瓦斯公司提出,打算以填海造陸方式,在六年內投資一千億,將觀音溪以南的塘尾段到小飯壢溪以北的海岸興建為工業區,並配置規模944公頃的工業專用港,以液化瓦斯代替燃煤發電。

當時台電計畫於鄰近的大潭濱海工業區設置天然氣發電廠,而觀塘工業區開發正是為了配合此電廠而生,東鼎公司也對於搶下電廠標案勢在必得,因此2001年5月正式開工,耗費55億展開第一期填海造陸工程。

但出乎眾人意料,大潭電廠卻在2003年7月,由東鼎的對手──中油,以不到底價七成五的低價得標,使得東鼎出現資金短缺,開發計畫就此喊停,留下只進行了一百多公尺、約五公頃的填海面積,就此廢置。

根據經濟部與東鼎公司的合約,觀塘工業區的開發計畫,早在2008年就到期,但自救會會長劉奕田表示,由於2003年北桃園居民發起要求煉油廠遷廠行動後,經濟部長林義夫曾承諾會遷,且要在十年內定案,眼看十年大限將屆,今年3月桃園縣長吳志揚於是拜會施顏翔,要求兌現遷廠承諾,才使得觀塘工業區的開發,再度浮上檯面。

潘忠政也表示,2009年,當時還是立委、投身競選桃園的吳志揚,曾在選前一個月聯合另外十八位立委,要求經濟部不要解編觀塘工業區,讓居民紛紛懷疑,之中是否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不論財團的恩恩怨怨如何,已經被填海造陸工程覆蓋的自然海岸線與大片藻礁,從此再也難見天日,即使在歷經被中油埋管工程挖毀、工業廢水汙染等浩劫後,桃園縣政府劃設了藻礁保護區,但潘忠政表示,希望縣府可以解編工業區,讓觀音人不要再為了可能遭受工業汙染而恐懼,讓長達三十公里的藻礁海岸不再遭受破壞,也還給自然環境休養喘息的空間。

引用來源: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