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國光石化喊停之後

國光石化喊停之後

社論
除了業者與部分地方政客外,國光石化喊停,似乎無分藍綠,皆大歡喜。但這不是個案,而是里程碑,因為戰後台灣最成功的產業政策便是石化,而這個產業巨靈卻已在環境保護、世代正義等壓力下,黯然退場。

以環保理由抵制產業污染,絕對有理有據。但國光引發的問題,卻遠比退場動作來得廣泛,因為台灣的經濟成長向來與石化擴張息息相關,一旦後者被下了禁足令,那麼人們不禁要問:接下來的替代性成長引擎為何?
這無疑是最尷尬的難題。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對外宣稱,沒了國光投資的大城將以生技發展為主。相信任何人一聽到這樣的替代方案,都會大呼「無厘頭」、「不敢領教」。
從總統喊停國光,再到經建會主委開出生技菜單,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後工業社會」的來臨。這種拋棄工廠與煙囪,改以廣義服務業代之的轉型個案,並非沒有。例 如,美國、英國、香港都是最激進,也最耳熟能詳的示範。但與此同時,人們也不可不察的是,這樣的轉型代價不貲:就業困難、薪資停滯,以及貧富差距相對懸 殊。
在台灣,經濟領域的變化其實還算是相對落後。與經濟對應,而且息息相關的「上游部門」──高等教育,其實早就領先往「後工業調性」轉型了。十幾年的高教擴 張至今,細數膨脹最迅速的科系,莫不與文創、休閒、觀光、數位行銷之類的新興領域相關。偏偏,這類新興科系若非畢業即失業的高危險群,也是多數淪為低薪工 作的「創意勞動者」。
也因此,「高學歷高失業」現象的背後,暴露了教育與產業之間的不協調,以致於教育供才無門、貶值迅速。未來,喊停後的國光或許意味了經濟產業的轉型將與當 前高等教育的調性逐漸磨合,但這樣的結果也不容樂觀。例如,生技並非勞力密集產業,對就業帶動功能有限;而金融保險或餐飲等服務業,又存在著極大的內部薪 資落差;至於服務業的微型創業,以台灣開得多、倒得也多的情形來看,只怕也是熱鬧有餘,力道不足。

國光一去不復返,人們無須膠著在個案纏鬥。但國光退場 後,下一個產業政策究竟在哪裡?什麼樣的產業政策能與就業帶動、薪資拉升、低耗能等目標相互搭配?這絕不是「發展vs.環境」的化約性思維可以處理,而這 也可以說是下一階段人們更需面對的世代正義議題。

引用來源:Yahoo!奇摩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