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別要求孩子走特別的路

別要求孩子走特別的路

黃榮村
別要求孩子走特別的路

以我的獨生子少雍為例,上國小前,我太太帶他去山葉音樂班學彈琴,本來學得好好的,第二年發現全班只剩他一個男生,他可能覺得不好意思,有天就嚷嚷:「哎呀,何必學這個。」就沒再去了。
進小學後,他在學校學吹笛子、打鼓。笛子尤其學得快,還當起助教,音樂老師上完課,有時就會說,「換你教他們一下」,要他示範怎麼吹。我們這一代沒機會學音樂,有了孩子後總覺得,讓孩子有點音樂訓練是應該的。少雍小學時代,我還請了一位台藝大女生教他彈鋼琴,他邊彈邊混,但我也沒逼他。
他小時候也學畫,還有點天分,編起圖文並茂的班報,手寫影印賣給同學。他還畫過主題漫畫,自己敲鍋碗當配音,錄製有聲書,還滿好玩的。


升上國一,還沒升學壓力,我改讓少雍學小提琴,他來者不拒,拉得有模有樣。到了國三,面臨升學壓力,不必我提醒,他也想收心,就問我:「你看看,我要不要考高中?再拉下去,恐怕考不上,我就不要學了吧。」我說,好啊,就來準備考試。
少雍讀國中時,我曾問他要不要補習,他試聽一兩次,發現沒興趣,就打消念頭,我也沒逼他。「老頭從沒逼我讀書」,是他認為我最可取之處。結果第一次模擬考,他分數只能上第六志願,自己也有點緊張,就開始奮發圖強。
我兒子的一大優點,是一旦他想讀書,就真的很拚。我家在台大旁邊,我又在台大心理系教書,他小時候放學,喜歡找人到台大打棒球,常到我研究室和助理鬼混。升高中前夕,他每晚在我研究室讀到十一點多,最後一次模擬考可上建中,沒想到放榜只上成功高中,我太太安慰他:「成功也是明星高中啊。」他就說:「這樣喔,也好呀。」並未耿耿於懷。


升上高中,他當了校刊「成功青年」社長,自己寫文章、畫插畫、弄版面,還買了「如何領導」這種書來看,只見他從早忙到晚,自嘲是「蠟燭兩頭燒」。我兒子興趣多,做起事來很認真,能同時做好幾件事,仍活得很快樂,是我最欣賞他的地方。
可能因為家住得近,從小在台大混,比較有感情,加上對化學有興趣,他選擇就讀台大農化系。入學後照樣搞社團,當了系學會會長,又進了台大棒球隊當游擊手,但有次滑壘撲太猛,肩膀脫臼無法繼續打球。他總要有個「副業」,於是改參加椰風社彈低音吉他,發現熱門音樂比較對他的口味,全盛時期曾參加三個樂團,還曾把頭髮染成金色。有個禮拜天,他甚至帶三個女同學來家裏,我問做什麼,她們回答:「我們排隊等『雍雍』幫我們染頭髮。」


很多家長和老師,把孩子染髮當成天大的事,我比較開明,小鬼頭追求時髦,染一下頭髮,自覺很爽,不代表行為偏差;頭髮中規中矩,也不見得守規矩,以前中學生理平頭,還不是有人亂七八糟,行為和頭髮,沒有必然關係。在我的觀念裏,小孩子的儀表,不見得要很「端莊」,但行為一定要正常,知道應對進退、不騙人、不違法、會關心幫助別人,我兒子都聽進去了,管他頭髮是什麼顏色。我們家不是很特別,沒要他走特別的路,一切都順其發展,他雖然興趣很多,但態度一貫,認真生活。
像他決定考研究所,最後三個月全心讀書,晚上幾乎都睡在圖書館,早上回家洗個澡又出去。結果考上台大、陽明等四校生化所,陽明還是榜首,但他最後仍選台大,跟著張明富教授做C型肝炎研究,做實驗做出興趣。有次張明富遇到我,還誇說:「你兒子很不錯喔,不只有想法,還能做出來。」我笑稱:「我只是不管他,並非對他沒信心。」讀書其實不必逼,得看老師怎麼帶,能帶出興趣,學生比老師還拚命,整天泡在實驗室。孩子的興趣可能改變,但只要專注,興趣愈來愈深,就不會變了。
少雍研究所畢業後,我希望他當預官,兩年後出國讀博士,但他還想玩,聽學長建議,到中研院服國防役,他認為,當兵也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整天做實驗,也沒什麼不好,且對將來申請博士班也有幫助,他這麼說,我也只好任由他發展。
讓我較窩心的是,我這孩子雖然平時講話愛理不理的,但和家裏的關係還是很密切,經常待在家。他喜歡養寵物,鳥、狗、貓、蜥蜴都養過,我老婆以前嫌髒,但有天晚上我回到家,發現他們母子倆在談寵物經,還滿溫馨的。其實只要放手讓孩子適性發展,親子關係絕不會差到哪裏去。

引用來源: 蕃薯藤新聞網
引用網址: http://n.yam.com/view/mkmnews.php/544853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