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灣921大地震的集體記憶

台灣921大地震的集體記憶

黃榮村
台灣921大地震的集體記憶

999年(民國88年)9月23日全國降半旗三天,中秋節(9月24日)的三天假期,救災人員及相關業務軍公教人員停止放假,幾十萬人在不一樣的月光下等待救援,天涯明月共此時,可嘆的是月圓人未圓。每個人盯著電視、廣播、報紙與網路關心救災現況,都在問「我能做什麼?」,而且真的著手準備各種捐助與救援。

9月21日凌晨1點多,我還在台大研究室向喜歡半夜上班的助理王傳華,交代一些要做的工作,忽然停電,過沒多久一陣搖晃,歷時三、四十秒之久,我們趁著外面餘光,趕忙壓住桌上幾台電腦,免得掉落。這輩子也沒經驗過這麼久的晃動,覺得事有蹊蹺,趕快收拾回溫州街的家,就在快走回到家時,看到瑠公圳舊址旁的白靈公廟,有好幾位溫州街社區的人聚在那邊談論,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由收音機的轉播,當然知道是來了個不得了的大地震。事後中研院李遠哲院長告訴我,由於停電在前搖晃在後,當時他判斷應是在中部有地震。大概是以前久居地震頻仍的美國北加州經驗,或者中研院地科所的同仁,曾向他解釋過在各類地震中包括有P波(初達波)與S波(剪力波),P波進行較快(如每秒5公里,為一種類似音波的壓縮波或縱波),S波較慢(如每秒3公里,為一種剪力波或橫波,是強地動之主要來源),P波與S波會前後來臨。由於台灣夜間有南電北送的調控(北部一向缺電達四百多萬千瓦,長期仰賴中南部供電,若南電北送的輸變電系統如中寮與天輪變電所受損,北部就有嚴重的停電問題。不幸正是如此。),因此震動之初電廠自動跳電與變電所受損,但P波一直傳出,則由停電與P波抵達台北之時距(如30秒),可算出大約有一百多公里之距離,因此震央可能在中部某處。在921地震之前六、七年,大家關心的是五十幾條活斷層中,嘉南平原出名的梅山與觸口斷層破裂潛勢,由歷史上來看也到了三十五年的大震周期,可能會發作,國科會大型防災計畫因此在那邊推動了一個實驗計畫,多少有想預作因應的意思在,但沒想到卻是一直沒被注意到的車籠埔斷層,產生了大破裂!

當天早上8點多,就與同樣參與國科會大型防災計畫的陳亮全教授(台大城鄉所,後任國家災害防治科技研究中心主任)與蔡清彥教授(時任國科會副主委,防災科技為其轄管業務),一起到位於台大醫院旁國泰大樓內的救災指揮中心,電視台已擠滿走道與指揮中心,他們正忙於彙報災情及安排國內外搜救隊伍之來臨與進行搜救。過兩天,請熟悉南投地理的舍弟與堂兄帶路,與全國教師會的張輝山及劉欽旭會同,先到草屯虎山國小,校園內已是處處帳棚。劉欽旭是虎山國小老師,同時也是受災戶,但他二話不說,忙著向我們說明狀況,我就看到一位小孩緊緊黏著媽媽,一句話也不說。之後,路過光禿禿的九九峰,先到埔里的育英國小,學校是倒成一片,但圍牆外的民宅竟不受影響。再到埔里高中,沿街都是倒塌的房子,漠然的臉。進入埔里高中,救濟物資堆滿角落,林芳郁(現任台北榮總院長)與楊泮池(現任台大醫學院院長)兩位教授,已在當地駐守設立醫療站。我看到一位小朋友一直在跟他的媽媽吵架....

引用來源: 博客來網路書店
引用網址: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48698&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