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違憲擴權不是憲政慣例

違憲擴權不是憲政慣例

王 健壯

文/王健壯(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替蔡英文決策協調會報辯護的人,常拿陳水扁的九人小組與馬英九的五人小組作比較,認為這是憲政慣例。但這三位總統的三個外掛會議,其實是形同而實異。

扁與馬成立小組時,都未兼任黨主席。扁在○二年七月擔任黨主席後,九人小組還一度停止運作;馬則是在○九年十月才兼任黨主席,而蔡英文從執政開始就是總統兼黨主席。亦即,扁與馬當年是黨政分離,蔡英文現在卻是黨政合一。

扁的九人小組,包括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秘書長、黨主席、黨秘書長、總統府秘書長、立院黨團總召與幹事長。馬的五人小組,有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與黨主席。蔡英文的會報與九人小組類似,但少了總統府秘書長,多了行政院副院長,以及地方首長與政府體制外的智庫負責人。

差異更大的是這三個外掛會議的定位。九人小組的性質,據當時民進黨主席謝長廷形容「祇是資訊交換,不是決策」;行政院秘書長邱義仁也澄清「九人小組祇是協調機制,不是民進黨的最高決策,也不能取代行政院決策機制」;黨秘書長吳乃仁更因九人小組從來不談重要政策,一度考慮退出。

馬英九的五人小組,因為參與者是府院黨國會五巨頭,又是以便當會形式進行,可見祇是單純意見交換,目的是保持府院黨首長溝通順暢,與議決政策無關,因此被人嘲諷形同虛設,令不出總統府。

但蔡英文的決策會報卻大不相同。她召開會議前都訂有議程,她也在逐項討論完畢後逐項當場裁示。會報結束後,行政院與黨團也急急如律令將她的裁示付諸實施,從一例一休到電業法修正等等,都是依總統裁示辦理,不但即議即決,而且即決即行。

由此可知,扁與馬的九人或五人小組祇有交流功能,但蔡英文的會報卻是為作決策而開,不但取代行政院院會功能,也替國會立法定調。一個不在憲法規範內的外掛會議,竟然讓總統權力可以如此擴張,蔡英文可謂民選總統第一人。

但這種外掛擴權的憲政運作方式,可以視為發展中憲政慣例嗎?稍有公民常識的人都知道,憲法有進化的特性,而修憲、釋憲與憲政慣例,乃是憲法變遷的三條途徑。但在修憲難如登天,釋憲又尚未聲請的尷尬時刻,創造憲政慣例以解決總統權力困境,似乎變成了處理憲政規範與憲政實際運作不一致的唯一對策。

但如果這個憲政慣例是靠牴觸憲法的憲政運作所形成,否定了憲法規範的價值體系,其結果也許對憲法有補充作用,但這樣的憲政慣例,到底是憲法變遷,還是憲法毀壞?違憲的憲法變遷,難道是大眾樂觀其成的結果?

台灣民選總統的權力,陷入憲法規範與憲政實際運作的夾縫中乃是事實;主張修憲重新配置總統權責也不切實際。但除了視外掛擴權為發展中憲政慣例而曲意包容外,難道別無他法?在修憲與釋憲前,修改總統府組織法,賦與總統設置更多幕僚編制的權力,是不是替總統尋找權力出路既合憲又合法的對策?

再退一步說,即使把外掛擴權視為發展中憲政慣例,而增修條文又規定立法院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蔡總統可否也創造另一個憲政慣例,不但報告並且備詢?這才是合憲的憲法變遷,也是她擴權必須付出的代價;否則外掛擴權的憲政慣例,不發展也罷。

引用來源: 聯合報
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story/7340/2041694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