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追蹤與觀察全球變局與中共十八大有感

追蹤與觀察全球變局與中共十八大有感

朱思潔

 

朱思潔整理
引用來源:人民網、CNN、英國《金融時報》、紐約時報
中共十八大攸關2012至2022年發展走向,國際觀察家視為國際近代史中的重要觀察時段,儘管國際預測樂觀看待中國GDP將超過美國。但中國高速經濟增長帶來的社會與經濟矛盾,一旦大陸「翻車」,身陷歐債泥沼、全球景氣復甦不明的全球經濟,更將難以挽救
大陸快速的經濟成長,十八大之前,中共政壇歷經重慶唱紅打黑,儘管快刀止血,仍是社會認知出現嚴重分歧。大陸學者亟盼的「頂層設計」,憂心若沒有政治體制改革,進一步經濟改革恐將有限。德國《世界報》謂:「中國需要更大功率的馬達,才能讓這台大機器像以前一樣快速運轉」。的確,中國外匯儲備超過3兆美元的「超高速增長」,雖締造了中國經濟奇蹟,也讓「中國式發展」蔚為顯學,突出許多問題,跨入「收入差距懸殊」行列。
大陸貧富差距巨大的原因,在於國家資源分配傾向統治集團。人大教授任劍濤稱,大陸權勢集團已經劫持了國家,經濟權勢集團劫持了整個國家、壟斷了經濟命脈,200個家族控制200個行業。在政府對社會財富的分配上,也顯示了對特殊群體的支持。據中國科學院的一份研究報告,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主要為850萬的黨政幹部服務。既得利益、壟斷行業無法打破,儘管大陸透過工資增長,調和區域不平衡與收入分配不均的矛盾,但卻也加劇民企經營困境及大陸結構調整壓力,尤其是全球景氣谷底,歐洲又未從歐債泥沼中站起來,大陸內需難以在短期取代外需下,外貿出口萎縮,更增添大陸結構調整壓力,環環相扣,骨牌效應,「倒逼」改革開放壓力鍋可能隨時引爆,挑戰大陸經濟的維穩。
中共在十七大標舉建立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亦就是政府干預角色不會少。而「干預」從某個角度看,卻也是貪腐的溫床。主張改革開放的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如吳敬鏈、厲以寧等都疾呼中國需要改革,都認為需要「頂層」設計。問題是,由上而下的「頂層設計」,端賴對情勢作精準判斷、並堅定不移。而貧富差距、貪污腐敗、環境污染及其他社會問題都可能帶來無可避免的民主訴求,或導致集權政體轉向及社會動蕩。 紐約時報報導,領導層與人民都不滿現狀的現在,中國大陸確實有改革的契機,前社科院歷史學家章立凡就表示,中國的領導人與人民都對現況不滿,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如何啟動、如何發生,改變不是來自最高領導層,就是來自社會底層。如果未能有計畫的推動,也可能蒙受改革損失,導致大倒退。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任內積極推動所謂的「黨內民主」,新一代領導人是否會持續推動這項政策,目前仍不清楚,雖然國務院總理的李克強、副總理候選人王岐山都被認為屬於改革派。
經濟層面未來的走勢,針對當前經濟下行作出戰略調整。政策已做較大的變化,如加強調穩增長與降息,注意不要「開閘放水」,保持結構調整解決產能過剩。 在社會管理層面,十八大所帶來的變化可能更大些。過去這些年大陸高度重視穩定,如何穩定一方面需要加強管理,更要調整政策讓社會更加公平公正,化解社會矛盾的源頭。更要反腐讓公權力透明,大陸民眾最痛恨腐敗,腐敗已經威脅到中共執政。
胡錦濤講話指出,「綜合分析當前國內外形勢,我們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國發展仍處於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我們要全面審視當今世界和當代中國發展大勢,全面把握我國發展新要求和人民群眾新期待,科學制定適應時代要求和人民願望的行動綱領和大政方針,繼續推動科學發展、促進社會和諧,繼續改善人民生活、增進人民福祉。」
胡錦濤強調,「我們繼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不斷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特色、理論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
在談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時,胡錦濤強調,「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始終把政治體制改革擺在改革發展全域的重要位置,堅定不移加以推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必須堅持党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發展更加廣泛、更加充分的人民民主,保證人民依法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更加注重發揮法治在國家和社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維護國家法治的統一、尊嚴、權威,保障社會公平正義,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權利和自由。」
在談到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時,胡錦濤強調,「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是我們黨把握時代和形勢發展變化、積極回應各族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我們要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堅持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的原則,樹立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全面發展,建設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
在談到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時,胡錦濤指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是涉及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根本性變革的戰略任務,必須把生態文明建設的理念、原則、目標等深刻融入和全面貫穿到我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建設的各方面和全過程,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著力推進綠色發展、迴圈發展、低碳發展,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
總之,中共十八大隨著大陸經濟增長,貧富差距與收入分配的不公,正加劇大陸經濟矛盾與社會矛盾,甚至已到了臨界點,「習李」為體制下新一代領導人如何在新形勢下堅持改革市場經濟的開放路線將是這一代接班人最大挑戰,也牽動全球敏感經濟神經。
追蹤中共十八大至今,由會前延期,政情詭譎紛擾、經濟成長與發展分配挑戰不斷、中央與地方的貪腐積弊層出,再有國際情勢險峻,太平洋海域問題波濤洶湧,西方媒體爭相報導中的揣測與評論、多為負面消息。十八大會後胡錦濤完成政軍交棒「裸退」,新領導「習李」團隊面對國內外媒体,剖析問題不再口號治國,領導人的方向清楚、反貪腐態度不含糊,雖尚在起步未來考驗倍至,但治國國隊己有新氣象,不得不讓我對決而不斷、言而未行的台灣政府與領導團隊感到憂心。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