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 / 王汎森

王汎森

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學士、碩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現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中央研究院院士,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主要從事思想史、學術史及史學史研究,關心過去因政治壓力或主流論述的壓抑而忽略的雜音、沉晦不明的歷史現象或思想人物。

王汎森:什麼樣的歷史造就今天的我們?

王汎森 2018年07月09日

2012年初秋在台灣中研院見到的王汎森先生比四年前消瘦許多,他失掉了一些體重,增添了一些責任,比如,2年前由中研院歷史最久的史語所(1928年由傅斯年創建)所長而成中研院副院長。他主要的學術職位包括中研院院士、英國皇家歷史學會會士。...... 閱讀全文

文化多樣性

王汎森 2012年08月01日

從1986年,Edward Osborne Wilson在美國首次舉辦的生物多樣性論壇報告中提出「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起,二十多年來,「生物多樣性」已成了家喻戶曉的觀念。受到這個觀念的影響,近年來我不斷地與朋友談「文化多樣性」、「學術多樣性」的重要。 閱讀全文

對「全球化」情境下的台灣文化的幾點觀察

王汎森 2012年08月01日

在進入本文之前,我想作一點聲明:我是歷史學者,在我的專業裡,全球化與在地化並未成為關注的問題,所以我在這方面幾乎不曾讀過任何書籍或論文,以下純粹是一個業餘的觀察。 閱讀全文

现代学术最好能适时地给学者一张空白的支票—专访台湾中央研究院副院长王汎森

王汎森 2011年04月18日

3月28日下午,距离讲座开始还有50分钟,复旦大学光华楼东辅楼103室外已排起了长队。队伍中既有复旦本校的师生,也有从其他高校赶过来的学者和学生,大家在等待聆听王汎森在复旦大学“光华杰出人文学者系列讲座”的第三讲《王国维的“道德团体论”及相关问题》。 閱讀全文

學人專訪:王汎森教授

王汎森 2010年09月21日

受到父親的培養,王教授從小就對人文領域十分感興趣,但到高中甚或大學時仍只是比較廣泛地閱讀,之後才漸漸將歷史作為畢生職志。 閱讀全文

知識分子的沒落?

王汎森 2010年08月01日

最近我注意到台灣有一個重要的文化現象,即知識分子文化似乎逐漸趨於沒落。 閱讀全文

從人文關懷到史學研究

從人文關懷到史學研究

王汎森 2010年06月29日

  王汎森教授,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現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特聘研究員。主要從事中國明代中期至 1950 年代之思想史、學術史及史學史研究... 閱讀全文

人文的優先性

王汎森 2010年02月10日

最近幾年我常常需要針對台灣各大學中人文領域的發展提出建言,但是,我能說的話其實非常有限,往往說過一兩次就覺得語塞。我最常提到的幾點是,要給在大學裡的人 閱讀全文

学术需要时间和自由

王汎森 2009年09月08日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是我赴台访问的重要学术机构。所长王汎森先生在中央研究院对我相助良多,也热情带我同赴台北市的台湾大学、台中市的中兴大学、中坜市的中央大学,一路引见学界朋友,畅谈甚为投机。 閱讀全文

八○年代的塵埃

王汎森 2009年06月16日

第一次見到高信疆先生是在高一那一年,那天他在羅斯福路的「壽而康」請我們吃了一餐中飯。記得當天正是他所編「海外專欄」結集成書出版的日子,書名叫做《春來燕歸人未歸》。高先生將手頭那一本樣書送給我,並一再對書的某些部份表示不滿意。 閱讀全文

王汎森谈史语所八十年

王汎森 2008年11月18日

1927年,蔡元培先生等人主持创办了中央研究院,其中的史语所在傅斯年先生的主持下,发掘安阳殷墟、整理大内档案、调查全国方言,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1949年,史语所作为“中研院”的一个部门迁台,在台湾继续开展学术研究。 閱讀全文

發展人文研究的兩種策略

王汎森 2008年11月10日

首先我要引用傅斯年民國九年二月刊於《新潮》一首詩〈自然〉中的幾句: 「趣味!」「趣味!」 你真果和我最親切嗎? 你為什麼不能說明你自己來? 閱讀全文

現代西方史學研究的新視野─方法論與研究課題

王汎森 2007年09月20日

從史學發展來講,二十世紀最後一、二十年與十九世紀末同樣發生鉅大的變化,而且二十世紀最後一、二十年史學典範動搖情形還比十九世紀末來得嚴重,後現代對歷史學造成根本動搖,幾乎完全否定史學這門學問存在的理論基礎,這是從希羅多德、司馬遷以來史學所面臨最嚴重的挑戰。 閱讀全文

現在歷史是什麼?─西方史學的新趨勢

王汎森 2007年06月25日

從史學發展來講,二十世紀最後一、二十年與十九世紀末同樣發生鉅大的變化,而且二十世紀最後一、二十年史學典範動搖情形還比十九世紀末來得嚴重,後現代對歷史學造成根本動搖,幾乎完全否定史學這門學問存在的理論基礎,這是從希羅多德、司馬遷以來史學所面臨最嚴重的挑戰。 閱讀全文

如何透過歷史向古人學習

王汎森 2007年03月16日

這是一篇命題之作,字數又有明確的限制,所以不能就主題的各個層面廣泛地進行討論。此處只能就培養「歷史的思考」(historical reasoning)這一點來談。 閱讀全文

回覆新華社雷天

王汎森 2005年09月06日
如果讓我重做一次研究生

如果讓我重做一次研究生

王汎森 2005年03月25日

這個題目我非常喜歡,因為這個題目,對大家多少都有實際的幫助。如果下次我必須再登台演講,我覺得這個題目還可以再發揮一兩次。我是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的,所以我的碩士是在台大歷史研究所,我的博士是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取得的。我想在座的各位有碩士、有博士,因此我以這兩個階段為主,把我的經驗呈現給各位... 閱讀全文

新科院士專訪系列:中研院史語所所長王汎森

王汎森 2004年07月14日

剛當選中研院院士的中研院史語所所長王汎森,被問到「怎麼讀書」,隨口就答:「讀書靠興趣,有興趣才會有持續的努力。」 閱讀全文

探索近世思想的世界

探索近世思想的世界

王汎森 2001年01月11日

在我剛進入歷史這個行業時,最感興趣的課題是「近代集權主義的興起」。因為從很早開始,我便因為一些捕風捉影的訊息,被近代集權政權的暴虐嚇呆了,我很想了解它的根源。這個野心在許多年後徹底幻滅──1980年代的一個夏天,我在美國一個小學院的圖書館中,偶然看到大半架與近代集權主義相關的書,立刻憬悟到這個領域恐怕太擁擠了... 閱讀全文

學問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王汎森

“為什麼經過60年代那麼激烈的學生運動後,Reagan那麼保守的一個人會突然冒出來,成為加州州長,最後成為美國總統?”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