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考生無助、家長恐慌 難道要讓菁英流失

考生無助、家長恐慌 難道要讓菁英流失

王伯元

 

會考落幕,隨著成績級距的公布及選填志願的執行,考生及家長陷入一片無助及恐慌當中。尤其是作文的比重及志願序的混亂,不但讓考生焦急徬徨,家長也無所適從,不知如何協助孩子選填志願或重建信心。等到超額比序分發時,又不知還有什麼樣的問題,這樣的十二年國教,難道是我們想要的嗎?面對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難道教育部還要展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嗎?
任何新制度在執行之前,除了詳細的評估外,都還會有一個測試階段,藉以降低實際作業時可能產生的衝擊及影響。更何況教育制度這麼重大的政策,一旦走偏,影響可及數代,更應慎重處理。十二年國教從推行之初,各界就爭議不斷,包括會考及特招的順序、成績等級的劃分、超額比序的複雜、資訊是否透明公開等等,都存在著可預見的紛爭,但教育部彷彿蒙上了眼睛、摀住了耳朵,無視來自各教育團體、學校、老師、家長、學子的心聲及抗議。甚至,當整個制度已偏離「免費」「免試」的國教精神時,教育部檢討的不是制度的合理性及可行性,而是一味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今日的混亂早在各界意料之中,可憐的是學生及家長,獲利的是補教和私中,失敗的卻是整個台灣的未來。
十二年國教的複雜度可謂空前,但最讓人無法信服的是它所謂的公平原則。從小師長諄諄教導「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它代表著一個公平合理的普世價值,也應該在孩子受教的過程中被重視、被鼓勵。然而當一個孩子努力了三年,卻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志願比序或作文成績而無法進入理想學府,他要如何相信努力的價值。
教育是百年大計,攸關國家人才的養成及國力的蓄積,應該重視的是程度的提升及品質的優化,但我們的教改卻始終脫離不了考試方式的變革,從「高中聯考」到「二次基測」到「一次基測」到「會考」,升學壓力並未如教改專家們所預期的減輕,反而考試變多,考期延長,很多學生在會考後還要繼續補習,以便衝刺「特招」。甚至因為「作文定生死」的怪象,連小學生也開始補作文,家長苦不堪言。有辦法的家庭還可將小孩送往私中或補習班,甚至送到國外就讀,弱勢族群的孩子根本沒有相對資源,形同被這個教育制度犧牲。
此外,除了四不像的考試制度,按照十二年國教的總綱草案,國文、數學等必修課的時數都會被刪減,這更是嚴重影響教育的品質,無怪乎近百位中研院士連署反對,認為數學是科技根本,降低必修時數,會侵蝕國家未來的競爭力。尤其當世界各國都在想辦法深化菁英教育,向下扎根,期望從中學就開始培養人才,以增加國家實力,甚至塑造明星高中,以群聚更多菁英,而我們的十二年國教卻反其道而行,台灣未來只會更加艱困。
誠摯希望教育官員正視十二年國教的缺失,徹底檢討評估其存在的必要。今年的國中畢業生雖已無法挽回,但從錯誤中學習,懸崖勒馬,這才是教育當局負責任的作為。

 

 

引用來源: 聯合報
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733032.shtml
分類: ,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