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洛陽之歌組曲之二:達摩夜未眠

洛陽之歌組曲之二:達摩夜未眠

黃榮村

假如順著這條路,就可以找到達摩

有人安排我去參加佛醫大會,同時拜見少林寺的大方丈,這在古代一定是不得了的陣仗,嵩山少林更是我們這一代人尋求禪武醫合一的原鄉,心理的戒慎恐懼那是不用說了,也懷著一種歷久而彌新的信念,認為已經走了六十幾年,現在終於比較靠近了,假如順著這條路,應該可以找到達摩吧!

 

清煙梵唱松林間

越過這山

梵唱乘著清煙

在松風護送下

一路往上

想要告訴山頂上的達摩

山腰上有很多僧眾

與他一齊唱和。

其實山下還有帝王

神色恭謹祈求千年根基

洞中曲曲折折回答的

只是不斷撞擊的風聲。

 

達摩夜未眠

山洞中坐著睡去都會做惡夢

正在風吹水濺中一葦渡江

岸邊竟已有人架好儀器

等著作大衛魔術解密。

夢中更驚訝地看到

方丈與藏經閣老和尚

姿態柔順的走在

意氣風發的黑髮人後面

果然是

空即是色 色即是空。

 

少林寺啊我東來的歇腳處

山中高僧競問西來意

誰知不過數度狼煙

宗教已淪落成人民的鴉片嗎?

達摩一個大翻已是千年身

第一次覺得全身冒冷汗

在松風梵唱中

抖個不停。

 

一個小和尚

從小就喜歡盯著僧衣看

尤其長袍飄飄在長廊轉彎處

有時形成一股小氣流

激起一堆小灰塵

從下往上看 在小雨紛飛後

在陽光斜照時

就像畫出一道小彩虹

繞在寺廟的小角落。

佛法啊佛法

我小小的心靈

從小就在神蹟下長大。

 

火燒少林寺

帝王宮闕不過是一根茅草

在陽光下形成的幻影

人間的義理啊

可以從海邊走到高山上

走上一輩子。

縱使一把火

可以從山下燒到山峰

從北一直延燒過江南

但是大火燒得完東邊大海的湧浪嗎?

一批在神蹟下長大的小和尚

騎乘在東邊的海浪上

遠遠看起來

就像是接二連三的達摩

正在掀起滔天巨浪

想要撲滅競起的火焰。

忽然一聲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水火無非虛幻

東西難道就有方向?

火燒少林的這場歷史劫難

就等著達摩哪天願意下山

再來談吧。

 

原來順著這條路,再也找不到達摩的足跡

有人打趣說,在台灣,大官一定是走在大僧之後,因為在台灣的大官假如不是一生,也很可能是一天信徒,信徒當然不能走在師父前面。但在中國大陸,大官可以是一生信徒,但卻很難是眾目睽睽下的一天信徒,因此大官經常是走在大僧前面的。原來順著當代這條路一直走,應該是再也找不到達摩的足跡吧。已經一千多年了,你真的還想找到那間打坐的山洞嗎? 還不如在夕陽下看看清煙裊繞,在松風吹拂下聽聽梵唱,發發思古之幽情吧。正所謂: 夕陽千古梵唱中,風沙路上萬里行,少林別後風波惡,經史流變一場空。

(2013年5月26日遊嵩山,成詩於同年6月26日)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