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永續台灣是一條不斷成長的路

永續台灣是一條不斷成長的路

葉俊榮
永續台灣是一條不斷成長的路

身為台灣第一位教育部環境保護法的公費留學生,研考會主委葉俊榮長期關注環境議題,自1992年由國科會選派赴里約參加「地球高峰會」開始,與政府推動永續工作結下不解之緣:1994年擔任行政院全球變遷政策指導小組委員、1997年擔任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永續會)委員,直到2002年接任國家永續會執行長,台大法律教授出身的葉俊榮以推動台灣永續發展為己任。以下是葉俊榮與《科學人》總編輯李家維的訪談紀要:

撰文/整理/鄭靜琪
採訪/李家維

李家維問(以下簡稱問):國家永續會的成員有哪些?

葉俊榮答(以下簡稱答):國家永續會的第一個特色是由行政院長親自主持的委員會,屬於院內層級,跨越部會間的藩籬。第二個特色是有社會的參與。國家永續會成立時有點大膽,認為開會時不應該只有政府部門的人員參與,所以當時決定永續會的成員有1/3要來自專家學者,1/3要來自民間團體,1/3來自政府各部門。就學者專家來說,其成員一開始偏重在環境工程學,後來陸續加入了經濟學、社會學、生物多樣性等領域,而民間團體也是廣泛包含了原住民代表、婦女團體代表,企業界則有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等為代表,另外像荒野協會、濕地保護聯盟這樣的團體總共10個。


問:這樣的組織看似合理,不過相當龐大,這麼多的人如何開會?會議次數頻繁嗎?有研究人員支持後續工作嗎?


答:由於這樣的格局,使得國家永續會的組織較為龐大,因此我們建立更為細膩的規劃,使得組織得以有效運作。我們設計了多層級的會議架構。例如,行政院長主持的會議是三個月一次,這個會議之前的準備工作,是每一個月或一個半月由執行長召開工作會議,事先討論院長級會議中所必須做的決定,但是在工作會議之前,又有分組會議,其間不斷討論並醞釀議題。


國家永續會設有八個工作分組,包括永續願景、國土資源、資源產業、生物多樣性、生活生產、國際環保、健康風險以及永續教育組,每個小組都是由部長與一位學者委員共同擔任召集人,他們須先研議議題,再以具體的行動計畫實行。以這樣的運作模式帶動改變,深入每個機關、改變公務人員的思考,不管是預算編列或推動公共建設計畫等,必須在每個人心中建立永續的觀念,甚至透過與民間合作促成結構性的變遷,才能合乎永續發展的精神。

問:不久前我請教前中央大學校長劉兆漢(現任台灣聯大校長),擔任國科會永續台灣願景計畫的主持人有什麼心得?他表示,過去在國際會議上宣揚台灣這方面的發展與成就時,他感受到很高的榮耀,因為與會者看到台灣的學者可以入朝為官,把研究成果直接推展到政策執行面上,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模式,台灣能有這樣的發展路徑值得恭賀。


不過,最近他卻感到相當沉重,因為看到過去幾年的環境與社會指標,都顯示台灣在永續發展上是節節衰退的,只有政策面的回應表現較佳。正如您所說,我們有一群熱誠的官員、學者與業界結合的邏輯組織。但看來並未落實到實際行動中,您認為呢?


從政策著手才是根本之道

答:我認為這是很合理的說法,也無庸太吹噓台灣目前永續發展的成果,有些地方的確做得不夠好,但是,我們認為目前的努力方向是對的,我們不做表面工作,也不會單從目前的數字論成敗。


如同劉校長所說,有些地方做得好,有些地方做不好。台灣目前建構了一套永續發展指標系統。這套系統是建構在P(pressure,壓力)、S(state,現況)、R(response,回應)三個面向上,藉此掌握台灣永續發展的現況並預測未來。壓力包含社會與經濟壓力,諸如垃圾量、失業率、勞動生產率指數;現況包含環境與生態的情形,諸如二氧化碳排放量、水庫品質、天然海岸比例;回應指的是制度面的努力情形。

我們通常會問:環境、水資源等為什麼是呈現出現在的狀況?以PSR指標來看,社經發展與人口成長等壓力會牽動環境與生態的現況產生變化,而背後需要有政策回應。因為政策會影響壓力,壓力會影響現況。所以國家永續會的做法不是從現況解決問題,如果發現民生用水不足就蓋水庫,用電量增加就蓋電廠,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而是應該思考現況背後的脈絡,看到造成問題的原因在哪裡,例如高耗水性、高耗能性的產業是否偏高?水價是否偏低,才造成今日用水量的問題。我們先從政策面開始檢討,從政策面著手改變經濟與社會結構,才是根本之道。

台灣整體的永續發展歷程可以區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動員復國,國民政府只把台灣當做復國「基地」,許多永續建設如衛生下水道都沒有好好規劃。直到1971年代,蔣經國先生時代開始重視經濟發展,逐漸擺脫貧窮問題。解嚴之後邁入民主務實與轉型的第三階段,環保意識興起,與經濟發展相互抗爭。如今進入第四階段,我們面對的是永續發展議題,不是單純只有環保與經濟發展該如何協調的問題。當我們評量一個國家是否永續,與評量重不重視環保是不一樣的。永續要看的不是現在的表現,而是未來的潛力,我們不能將永續發展看成最終目的,因為並不是要在某一天宣佈台灣已經做到永續發展,永續發展是一個不斷努力強化體質、減少做出錯誤決策的過程。


問:永續會進行著一系列的討論會議,但是並沒有專屬的研究人員做規劃分析的工作,很幸運的,許多教授與學生長期投入國科會的計畫,他們對政府提出了明確的建議,也為台灣量身打造出一套永續指標系統。但是根據評量結果,台灣永續的發展還是令人灰心,政府是否應該定期關注評量結果做為施政參考?

答:目前許多防治工作,例如水污染、空氣污染,在方向上已經做對了,但是如果要談台灣永續發展的境界,那還需要我們相當的努力!


台灣永續發展指標的評量結果,從政策面上可以看出明顯進步的趨勢,但是經濟與社會面的壓力持續起伏,而現況的表現確實比較糟糕,例如二氧化碳排放量一直在成長,而水資源的消耗、小汽車的成長率一直令人憂慮。


不過,好在社會壓力已經控制住了,更重要的是政策已經往好的方向發展。指標的詮釋,應該不是只看環境現況有沒有改善,而是如果看到政策與社會壓力沒有改善,才應該憂慮,因為只要我們在政策與社會壓力上繼續努力,環境現況自然會跟著變好。


承認現況、用對力量

永續會要努力的地方,是把既有的經濟發展型態與環保抗爭,同時改造成使得彼此能夠相輔相成,過程中不是單獨跳入某一個問題,把幾項指標改好就可以了,我們必須把體質改好。永續發展指標的內涵,在每一個國家都一樣,就是自己要跟自己比,過去表現如何、現況存在哪些問題,然後預測未來的趨勢,並且預先進行規劃調整。


如果撇開一年、兩年的時程來看,只要誠實做到兩件事:第一,承認現況;第二,用對力量,台灣的永續發展是健康的。只要方向正確,我們也夠努力,就能往前走。

 

引用來源: 科學人雜誌
引用網址: http://sa.ylib.com/MagCont.aspx?PageIdx=1&Unit=featurearticles&Cate=&id=748&year=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