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民主的關鍵是必須有硬心腸

民主的關鍵是必須有硬心腸

南方朔

一九五○年代乃是人類學術思想鉅變的年代,科學的地位首度凌駕哲學形上學,後來的人文學開始成為人文科學,社會政治學也成了社會科學。人類思考問題的方式已和古代不同,概念必須更加清晰,手段和目的必須更加精準。這種科學的哲學最先的掌門人乃是維也納大學的哲學系主任席立克(Moritz Schlick),他是物理學家出身,他即有論文指出,未來的人必須更加的就事論事,必須硬著心腸分析道理,解決問題,凡事馬馬虎虎耍手段、搞陰謀的時代已必須成為過去。

半個多世紀前,「維也納學派」所謂的「硬心腸」,我最近看到了一個成功的例證,那就是近年來北歐的瑞典、丹麥、挪威、芬蘭這四國已成了全球的「超級模特兒」。這幾個國家,政府透明有能力,企業在全球有競爭力,而且社會福利也是全球第一。春節之前的《經濟學人》雜誌以這四國為封面,它在分析這四國的成功時,就特別指出這幾個國家的兩大特點。第一點是就事論事的「實用主義」,它們已經擺脫了過去的左右之爭,經營政府就像是經營一個成功的公司,所以政府的管理效能日益進步。近年來西方國家對政府的信任度普遍都降至三○%左右或以下,但北歐四國的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度卻可以高到五、六成,人民的幸福指數也是全球最高;而且產官工合作良好,企業在全球擴張,工作卻都在國內成長,這是舉世所無的現象。

另一個特點,則是這些國家的人民都有一種「硬心腸」(Tough-mindedness)。這是指北歐已能充分的就事論事,而不再有過去的包袱。由於人民「心腸硬」,政府已沒有了唬弄的空間,所以政府的改革自然必須全力以赴。《經濟學人》雜誌會把人民的「硬心腸」特別強調,真不是沒道理的,一個國家的人民心腸很硬,政府就沒有了唬弄做秀操控民意的空間;當人民心腸很硬,自然而然就會逼迫出來政府改革的創意。近年來北歐諸國,政治改革、經濟改革、勞工改革與社福改革,在全球都排第一,「實用主義」和國民的「硬心腸」的確是重要的關鍵。

一九五○年代西方的科學哲學興起,人類的思想和做事的方法也跟著起了重大的變化。當時維也納學派的掌門人席立克提出「硬心腸」這種說法,實在是掌握了民主進一步發展的訣竅,民主要走向更深刻的方向,一定要國民有著一副就事論事的「硬心腸」。當人民有「硬心腸」,政府就沒有玩手段的空間,北歐四國就是人民「硬心腸」,政府和企業的改革才能夠舉世第一。一九五○年代,維也納學派初起時,台灣的自由主義先驅如陳伯莊、殷海光等人也不落人後,他們辦了一份《現代學術季刊》,要為新時代的思考新方法及民主文化扎根,但很可惜的是那份季刊並不長久。這也是後來台灣的民主發展少了思想底蘊的原因。一個良好的民主,必須它的國民有就事論事的「硬心腸」,如果這個國家的人民都凡事馬虎,大家都有各自的意識形態包袱,那麼政客就永遠有操弄的空間,真正的民主共識就永遠無法形成。

早年我在大學求學時,正是西方科學的哲學興起的時刻,當時我對大師席立克所提「硬心腸」就留下深刻的印象。春節之前我讀了《經濟學人》雜誌,察覺到該刊在推崇北歐四國時,居然把「硬心腸」特別突出,這使得我對民主的發展有了更深的認識。一個國家的政府要有能,一定要國民有就事論事的「硬心腸」;如果國民都是是非不分的「軟心腸」,統治者就會非常好混。今天台灣的改革改得坑坑疤疤,完全不能和北歐四國相比,真正的關鍵乃是台灣的民主少了最重要的「硬心腸」。

北歐四國的民主已非常深刻化,它已不是過去的社會民主制,它的政府管理已更加的右傾,整個政府就是極有效率的公司,凡事透明,因此北歐人民都可拿到任何想要的政府資訊;由於凡事透明,北歐的政府清廉舉世第一,北歐的社福改革也舉世第一。台灣的民主和政府差得遠了,因為我們的心太軟!(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