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極簡能成為主義嗎?─不同角度分析Sunstein的貢獻

極簡能成為主義嗎?─不同角度分析Sunstein的貢獻

朱 敬一

十二月中旬哈佛大學法學院法哲學教授Cass Sunstein 來訪,我聽了他兩場演講,事前讀過他的一些書,那幾天也有機會在吃飯時與他聊聊。兩年前,另一位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Michael Sandel來訪,此人也是大大有名。Sunstein 與Sandel兩位都是有群眾魅力的學者,前者Nudge一書據說全球大賣75萬冊,而後者教學影片的開放上線更有上百萬閱聽人。

可是拿Sunstein或Sandel與Ronald Dworkin或John Rawls 的著述相比,我喜歡後兩人多得多。聽說Cass Sunstein文章被引用次數是Dworkin的兩倍。但是我不認為跨領域之間這引用次數有什麼指標意義。Sunstein著作大量引用經濟學裡行為學派的方法,也常與經濟學家合寫文章。由於經濟學文章在社會科學之間引用較廣,且經濟學文章的論文索引置於文章末尾的傳統,也較法學索引置於各頁備註的方式容易計算引用,故法律經濟文章引用次數較傳統法哲學為多,並不稀奇。

我喜歡Rawls 與Dworkin的著作,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架構宏大、思考完整、論述堪稱圓融一貫。他們勇敢面對大問題、挑戰既有理論、再提出堪稱coherent的圓滿架構。此外,當他們思考理論架構的時候,通常對問題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人文關懷。讀他們的文章很自然地就會被他們的人文關懷所感染,而由此而得到的體驗,其實更為深刻。即使讀後許久,重拾再閱心中都還有感動。這就是他們學術貢獻偉大之處。

在科學方法論的感染下,現在許多社會學科甚至人文學門的研究,都走向輕薄短小的岔路。他們的著作有一些像Sunstein所描述的「司法極簡主義」:處理的問題不要大、分析的層次不要深、涵蓋的範圍不要廣。這樣的極簡主義,敵人比較少、評審比較不會有負面意見、發表的文章數也會比較多,容易升等,也容易得到學術勳章。某日午餐時我向Sunstein開玩笑說,這是一種「學術極簡主意」,是科學方法論影響下的病態產物。

行為經濟學家用實驗方法、賽局分析、資訊瀑流(information cascade)理論,驗證若干人類「不理性」的行為模式,進而論證政府有時應該用更積極、更干預的方法,去引導不理性的人,讓結果更為有效率。說實話,我並不完全同意這樣的論述,也認為如此的推論失之「極簡」。我認為,學術研究是一個極盡馳騁、絞盡腦汁的「過程」。有的人可能研究出重要結果,有的人只能寫餖飣雜文。做研究不該有什麼極簡主義;最後的研究結果流於淺窄,是研究者不得不消極接受的結果,怎麼說也不該成為積極的「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

我也認為,政治哲學與法哲學都是幫助我們圓融理解社會的知識架構。司法判決的理論或哲學構思,很像是一個研究的過程,也是極盡馳騁、憚精竭慮。他們最終也許在客觀限制下只能屈居淺窄,但是在事前,我不希望他們極簡,更不希望他們在「留給民主體制或政治智慧解決」的虛幻期待下,被鼓勵走上淺、窄的思辨陷阱。

如果一定要為淺而窄的最高法院判決論述找理論基礎,我認為John Rawls 的重疊共識(overlapping consensus)似乎更為貼切。司法判決論述之寬窄深淺,其實是決定於不同意見者之間理念重疊的程度。只要重疊的部分能解決爭議,那就沒有必要去牽拖太深太廣卻沒有共識的部分。在我看來,重疊共識是一種有效率的思辨方式,而不是因為我們更信任司法之外的其他民主環節。

我當然不是因為司法極簡主義與學術極簡主意幾個字的字面演繹,而在此探討Sunstein教授的論點。以下我就Sunstein教授一二推論,做一些討論。關於動物權利保障的論述,Sunstein教授認為,動物不應該承受不必要的痛苦;這個觀點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同意。但是什麼叫做「痛苦」?這是一個值得深究的問題。我們反對宮刑,因為它永遠剝奪了人的生命繁衍權利與性生活。在歐美,極高比例的寵物是閹割的。當我們對這麼高比例寵物實施閹割,剝奪了他們繁衍的權利與性生活愉悅時,這樣的系統性剝奪權利,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加諸痛苦?這樣算不算侵犯他們的權利?對高比例被閹割的貓狗討論該不該讓他們「痛苦」,我總覺得有點本末錯置。

此外,Sunstein教授似乎也忽略了人類與動物共同演化的歷史。什麼時候動物開始被人蓄養?什麼時候「動物」開始變成人的「寵物」?有科學家說:狗向人類放棄了他們自由的權利,以換取人類穩定提供的食物,或是換得穩定的生存權。這樣算不算是狗狗事前對人類簽署了「自由讓渡同意書」?如果可以這樣想像,那麼從演化上看,「權利讓渡同意書」的內容大概是什麼呢?事後,狗狗能不能要求修改呢?如果不能修改,怎樣才算是人類毀約呢?

總之,要深刻認識動物權,一定要先了解動物與竉物的演化歷史。這些歷史不但Jared Diamond的《槍炮、病菌與鋼鐵》有極佳論述,也是當今考古人類學家判定遺址演化階段的重要參考。但是Sunstein教授沒有太多探討,就進入「訴訟代理人」的現代觀念。這樣,似乎是容易進入快速寫作、極簡研究的陷阱。

另外一個我想要探討的Sunstein 著作,就是他的暢銷書《推力》。我在幫該書寫導讀時就指出,作者所謂的「推」,是指經由某位資訊優勢者的提醒,而讓人們做出對自己更有利的選擇。但是,作者雖然臚列了許多輕推情境的條件與原則(例如要留給人們相當的選擇空間),卻始終沒有交待「輕推」這個動作的主詞是誰、受詞又是誰?誰能決定自己是資訊優勢者、自己看得比別人清楚、自己可以決定自助餐菜色的排列、自己是智識優勢者、自己能推別人而不是被別人推的人?

在《推力》一書兩位作者所舉的例子中,資訊優勢與理想的選擇方向都非常清楚,此時往哪個方向推,所有人都沒有異議,故輕推一把爭議不大。但是在現實社會中,有時候資訊優勢並不清楚;往東輕推最後會跑到花蓮、往西輕推最後落點在澎湖,那麼輕推的人幾乎就有主宰結論的生殺權,聽起來有些恐怖。

我比較能夠接受的輕推,是一種觀念、一種提醒,而不是一種政策主張或政治哲學。讀者若能從這個角度切入閱讀,當然就能避開前述的「操控」陷阱。導讀(按:《推力》一書)最後,我說「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這就是一本很值得參考的書」,也是一種學術極簡主義式的評論吧!司法與政治之間,我不知道何者更值得信任;但是導讀者與讀者之間,當然更應信任讀者。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