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李永展/地方創生,是「鄉愁」還是「鄉痛」?

李永展/地方創生,是「鄉愁」還是「鄉痛」?

李永展

為落實地方創生,行政院核定的「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規劃了五支箭,其中第一支箭是「企業投資故鄉」,旨在補強社區營造及農村再生「人、地、產」中相對欠缺的產業面,鼓勵企業基於故鄉情感,善盡企業社會責任,認養地方創生事業,協助地方產業興起。

 

在高齡少子及城鄉失衡的當下,地方創生的確重要,因此如何透過「留鄉、返鄉、移鄉」的人口移入,推動「創意、創新、創業」的創生,以達到2022年地方人口移入等於移出、2030年地方人口回流、最後實踐「促進島內移民,達成『均衡台灣』」的地方創生目標,便是大家必須反思的。但如果沒有清楚梳理地方創生意涵,地方創生會不會成為外漂人口回不去的「鄉愁」(nostalgia),而返鄉築巢的人的「鄉痛」(solastalgia)?

 

雖然回家,卻不在家

 

大家都有深刻經驗,一旦離鄉背井求學或就業,常常會掛念著家鄉的林林總總,這時心中浮起的是一股淡淡的「身處異鄉的鄉愁」。鄉愁通常是指人們對家鄉故土或依戀客體懷有愛意及渴望,因而覺得痛苦或抑鬱。而2003年,澳洲環境哲學家Glenn Albrecht提出了solastalgia這個新詞彚,則是指「身處家鄉的鄉愁」或「鄉痛」——由於家鄉故土的環境生態變遷、社經結構遽變,或文史傳承中斷,以至於人們雖然身處家鄉,卻覺得與家鄉的鏈結斷裂了。

 

對離鄉背井的遊子,或許還能從對家鄉故土思念的鄉愁中獲得一絲慰藉。但如果遊子返鄉,卻發現家鄉已非昔日故土,成了無法辨識的「不具地方感的地方」(placeless place),自己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就可能產生屬於「心土病」(psychoterratic disease)的「鄉痛」。

 

某種程度上來說,鄉愁可能是暫時的,也具有心理療效,因為內心深處有個聲音一直告訴自己,總有一天能回得去。但一旦回去了,卻產生「鄉痛」,則其喪失感可能是永恆的——你站在原生土地,看著一切都變了,那尋回的希望或心理療效也隨之破滅。就此而言,如火如荼的地方創生,如果引動人們回到故鄉,究竟這些人是消弭了鄉愁?還是增添了鄉痛?

 

地方創生的三種提案方式

 

近半年來,筆者有機會接觸全台各地推動地方創生的案例,有些機制必須釐清,才有助於不同利害關係人透過異業結盟,提出「接地氣」的創生計畫及事業提案,發揮綜效,以成就地方創生的美意,重新找回家鄉或新故鄉的「地方感」(sense of place)。

 

國家戰略計畫明確指出,地方創生事業提案方式依地方發展狀況,如果是以鄉鎮市區為單元,採由下而上的形成與推動提案;如果是跨鄉鎮市區範圍,則採由上而下之政策引導方式。而提案作業流程採二階段,第一階段的「尋找DNA、凝聚共識、形成願景」由鄉鎮市區公所主導,一旦規劃完成後,到第二階段的「形成提案階段」,產官學研社等利害關係人便扮演著參與、協助、媒合的角色。

 

從各縣市推動地方創生的實戰經驗,除了公所主動積極提案外(官),還可歸納出三種類型的提案方式:在地企業主導型(產)、在地社群主導型(社)、學術研究團隊主導型(學研)。

 

 

  1. 在地企業主導型:通常是由地方經營多年的企業體率先響應,由於對故鄉(或新故鄉)的深厚情感,積極投入地方創生計畫,期望以企業體經營理念結合在地社區力量,為地方永續發展建立基石。

     

     

  2. 在地社群主導型:則是由社區團體或民間組織協助彙整,透過社群/社區力量,從不同面向找出地方DNA,例如農產食品加工、在地工藝產業、長照醫療保障、教育文化推廣、長者智慧學院等面向的梳理。更有意義的是,在地社群組織可協助公所成立「地方創生推動辦公室」,除了延續地方創生民間力量,持續推動地方創生事務,更扮演地方媒合平台,協助公所提出接地氣的地方創生計畫及事業提案。

     

     

  3. 學術研究團隊主導型:是由學術研究單位結合在地居民、社群組織及大學社會責任團隊,協助公所提出地方創生事業計畫。

 

 

在清楚勾勒地方DNA後,由地方首長帶領,與產官學研社等利害關係人交流溝通,逐步形成共識願景及團隊媒合。指認出地方人口結構及產業類型外,由學術研究單位協助整合不同利害關係人(地方頭人、地方企業、地方社群等),並與公部門利害關係人(公所、縣市政府及中央部會)共同商討地方創生計畫內容。

 

共識願景形成後,公所彙整相關創生事業構想,有硬體及軟體的需求,包括資訊平台建構、交通串連計畫、循環經濟農業、社區長照體系及部落創生事業構想等。臚列出事業構想後,公所應彙整這些創生事業需政府協助的事項,例如確認是否符合國土計畫內涵、盤點環境生態資源、協調地方行政部門配合、輔導土地使用及建築執照合法化、整合社區產業及地方企業、協助社區合作社或社會企業設立等。

 

一個好的地方創生事業企劃,應該包括這些內容

 

地方創生事業構想可整合出合宜的KPI(例如青壯人口回流數量、長照醫療產業就業人員數量、培育各類青年人才數量等),然後依據這些KPI,提出創生事業構想及協助媒合的需求。例如,某個地方創生事業提案,需要適當空間設立部落酒廠,那麼提案內容至少應該包括:確認土地權屬及用地別、確認使用權、空間整(修)建費、酒廠設置費、中央廚房設置費、釀酒設備與場地、專職人員費及未來營運方式等。

 

原鄉部落可能有各式各樣的傳統酒,透過分析傳統酒的風味來源,確認各種酒精度的發酵製成,然後結合轉作雜糧的特色啤酒或日常生活飲食的甜酒釀等,最後以釀酒為核心,帶動部落周邊稻作的契作與雜糧的轉作。易言之,酒廠經營不僅提供部落全新的就業機會,更延伸出複合式旅遊業及服務業。

 

要落實此類創生事業計畫,公所可邀請酒麴技術開發與酒廠籌備的民間團體及社群組織協助;至於酒廠用地的取得則可以有不同取徑:假設是利用部落既有土地,而酒廠設置也符合法規允許的土地使用類別,則實施者可與土地所有權人洽商合作開發事宜。如果此方案不可行,應尋找合宜的替代方案,然後依相關法令規定(例如財政部「農民或原住民製酒管理辦法」或農委會「農村酒莊輔導作業要點」等),協調土地使用變更的合法程序。

 

最後,要落實產業社區化並創造在地企業投資,未來營運方式可成立社區合作社、社會企業,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採取股份募集,讓社區居民自由入股或由國發基金投資建設經費。

 

上述內容說明,地方創生事業計畫如果只是便宜形式或抄襲複製,也不瞭解創生重點,更忽略社區文史特色及空間紋理,那麼即便獲得補助,終究無法讓有心的企業體落地生根/深耕。這就是「鄉愁」與「鄉痛」的分界——如果有落地生根的周延計畫,經過由下而上的社區參與、不同專業/企業體的協助,勢必能產出「接地氣」的社區產業或企業體,才能實踐地方創生的真意,進而成為吸引人口回流或移鄉的最佳詮釋。

 

「官」在地方創生中扮演的角色

 

不管是哪種類型,鄉鎮公所在推動地方創生時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的。但我們也必須深切反思,台灣368個鄉鎮市區公所的能力建構,是否足以承擔此重責大任?地方政府不僅公務龐雜,人手往往不足,因此在推動地方創生時,公所人員及地方首長的培力便迫在眉睫。這時,國家戰略計畫所指稱的利害關係人「學、研、社」便可扮演重要的推手。

 

在地學校(尤其是大專院校)或學術研究機構,可協助公所盤點地方DNA,透過相關計畫(例如學校本位課程、大學社會責任或科技部計畫等)、特色課程、研究主題或社團活動,協助公所培力,一方面傳遞國家戰略計畫的意涵,一方面發揮整合能力。

 

在地社群的社區組織或民間團體也可協助整理地方DNA,透過在地組織梳理地方文史涵構及空間紋理,惟有建構具「真實性」的社區產業/地方企業,才不會成為抄襲的文史地景或不具地方感的地方。

 

另一方面,根據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縣市政府主要任務在研擬跨鄉鎮市區的地方創生計畫,協助創生事業提案媒合地方資源,以及成立地方創生專戶。因此針對希望提出跨域發展的公所,縣市政府便應主動積極協助。如果鄉鎮市區公所不積極,但企業體或在地社群希望積極推動地方創生,縣市政府也可利用跨鄉鎮市區的地方創生計畫手法將公所納入,如此便能透過多元管道落實地方創生的願景目標。

 

我們要的未來,會不會來?

 

雖然在一個地方長期居住,能夠加強對該地的地方認同,但在一個後現代、多族群、多元文化的當代社會中,城鄉空間的創新設計也可有效促使人們產生地方認同感。所以,地方創生的「留鄉、返鄉、移鄉」便強調:不管是否是本地出生的居民,只要認同地方,只要對地方有感情,便能產生認同感,「他鄉日久變故鄉」。因此,地方認同感的塑造是地方創生重要的一環。推動地方創生時應包容更多元的不同族群,並鼓勵各種利害關係人共同參與。

 

地方創生同時包含了當代時間與空間的焦慮,但誠如法國社會學家傅柯所言:「我們時代的焦慮與空間有著根本的關係,比之與時間的關係更甚。」二戰以來,台灣因為人口結構轉變及產業結構調整,造成當前城鄉嚴重失衡的窘境。在人口紅利不再、經濟發展遲緩的當下,如何有效整合產官學研社的各方力量,精準回應人口減少及發展失衡的台灣現況,才能讓「我們要的未來」真的會來,也才能讓地方創生不會成為回不去的人的鄉愁,回去的人的鄉痛!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