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朱雲漢:一位美國過客的惆悵記憶

朱雲漢:一位美國過客的惆悵記憶

朱雲漢

文/朱雲漢(中央研究院政治學所特聘研究員、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合聘教授)

去年10月間許倬雲先生賜寄「過客札記:美國六十年」初稿,這本書既是他客居生涯的回憶錄,也是剖析美國社會病理的診斷報告,更是充滿惆悵與悲憫之情的動人史詩,生動地述說著美國社會與政治體制為何一步步走向衰敗。他與我們分享了在美國1甲子的重要親身經歷,將印象最深刻的人、事、地、物神龍活現地呈現在我們眼前。他再把這些人、事、地、物的歷史背景、面貌與本質變化放入一個全方位歷史框架中,來回答一個與他有類似經歷的幾代華人留美菁英的共同疑惑。

他嘆道:「60年前,我滿懷興奮,進入新大陸,盼望理解這個人類第一次以崇高理想作為立國原則的新國家,究竟是否能夠落實人類的夢想。60年後卻目擊史學家、社會學家正在宣告這個新的政體病入膏肓」。他又反覆自問:「如此好河山,如此多元人民,何以境況如此日漸敗壞?」

在字裡行間,我能充分感受他的沉重心情,因為我們這幾代留美的知識分子都曾被美國的開放制度與自由風氣所吸引,都曾被美國的物質繁榮、經濟活力與國際領導威信所折服。與許先生一樣,當我在為美國社會與政治衰敗走勢把脈時,都是抱持一種哀矜勿喜的心情。美國的衰敗不僅意味著整個西方中心世界秩序將失去最重要的支柱,也可能觸動整個全球政治經濟秩序的動盪。正如同美國決策者總是懷疑中國是否能和平崛起,我們也需要擔心美國是否能和平衰落。

我在1981年夏初次踏上美國,要比許先生晚了將近1/4個世紀。當時水門事件對民主體制合法性造成的傷痕已經消退,但兩次石油危機對美國經濟的重創仍待修復,雷根正以扭轉停滯性通貨膨脹為職志,開始推行一場新自由主義革命。

這場高舉市場萬能而妖魔化政府干預角色的思維變革,在接下來的30多年裡席捲全球,並掃除了所有妨礙資本在全球追求最大投資回報的人為障礙。一場由跨國企業與國際金融機構驅動的超級全球化,乃以空前的速度推進到地球每一個角落。這場革命既造就了美國經濟的空前繁榮,也為日後美國的社會分裂與政治敗壞種下惡果,如今更面臨全球化受損者的猛烈政治反撲。

美國在新自由主義革命道路上走得最遠,長期由共和黨多數把持的最高法院更不斷為富裕階層打開金權政治洪流的閘門,因此美國社會所累積的貧富兩極分化問題也最嚴重,向上社會流動管道趨近停滯的問題也最為突出,社會保障體制日益捉襟見肘的問題也最嚴峻,擁護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衝突也最為尖銳。日積月累的社會矛盾最終以選出川普這樣的民粹政治人物而得到暫時的宣洩,但也為今後美國社會的更嚴重撕裂埋下伏筆。

但是川普並沒有紓解美國經濟困局與社會矛盾的良方。相反地,他漫無章法的內政與外交舉措,更讓觀察家擔心他可能是一個加速家道中落的敗家子。他幫富人與企業大幅減稅,必然導致美國財政結構的急遽惡化,2019年的聯邦赤字將首度破1兆美元的大關。他把移民視為導致美國工作機會流失的代罪羔羊,極可能使這個長期以來讓美國經濟得到必要的人力資本補充的關鍵渠道開始萎縮。他透過貿易戰來拆解全球產業供應鏈,必導致美國經濟受到嚴重創傷。他推行的「美國優先」單邊主義既粗暴又魯莽,他的國家安全團隊的諸多行徑讓美國愈來愈像一個「超級流氓大國」,打破了所有的道德、意識形態與戰略考量的底線。

新自由主義思維頌揚個人自由,但也同時獎勵自私、自利與貪婪,並鼓勵對物質慾望無止境的追求。美國富裕階層的所得稅率在發達國家中是最低的,而且跨國企業都盡可能將利潤隱藏在國外租稅天堂,他們自私自利到連最基本的社會義務都設法擺脫。這正好可以印證許先生所指出的:「美國的起源是清教徒尋找自由土地,其個人主義的『個人』,有信仰約束,自有分寸。現在,信仰淡薄,個人主義淪於自私。」

引用來源: 中國時報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