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朱敬一專欄:鮭魚返鄉還是宙斯霸凌?

朱敬一專欄:鮭魚返鄉還是宙斯霸凌?

朱敬一
朱敬一專欄:鮭魚返鄉還是宙斯霸凌?

 

在過去十幾年間,台灣有兩個經濟政策我都覺得不安,但是由於主事者信心滿滿、聲勢浩浩,外界的異聲或則被忽略、或則遭嚴正反駁。久而久之,這些政策就變成了金科玉律,好像「做了台灣經濟就好了、不做台灣經濟就完了」。如果這個政策是錯誤的,大概要等到諸多惡果一一浮現,才能叫主張者見棺掉淚。但是這棺材淚水不只是主張者在流,而是全民在付代價。
前文所提的兩個經濟政策,一個是「吸引外資來台」,一個是「吸引鮭魚返鄉」。
先談外資來台。外資為什麼要來台?當然是因為台灣的投資報酬率高。但是投資概分兩類,其一是建工場、買設備等實體投資,提升台灣的產業實力,開拓就業機會。其二是投入股市、炒作房地產等,對台灣產業毫無幫助,只是把股價房價拉高、把散戶股民吸引到股市。台灣的產業衰退久矣,最近十年實體面的投資機會實在不多。在這種情況下,莫名其妙吸引資金來台,除了拉升股價、房價,哪有什麼提升經濟的效果?吸引外資來台的惡果就是房價被炒作需求而拉高,年輕人越來越買不起房子,民怨沸騰。
主政者對全球第一高的房價未必掉淚,卻總是能提出「平價住宅」等拉抬供給的政策。吸引資金回台是增加房屋購買需求,而推出平價住宅卻是增加房屋供給。同時推出這兩種政策,像是同時服用腹洩藥與便祕藥,錯亂不堪。
再談鮭魚返鄕。進入主題之前,先談談「鮭魚返鄉」這個名詞之爛。大約十七年前,美國的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編印了一本書,名為Between Zeus and the Salmon。宙斯是希臘神話裡的眾神之神,威力強大,四處拈花惹草兼播種。但是鮭魚卻是另一極端,一生只能繁殖一次,完成生育即死亡。鮭魚返鄕其實不是什麼榮耀的事,而是一個垂暮之年、因為沒有辦法在深海大洋產卵,只好回到熟悉地讓卵子安全養成的「最後一件事」。鮭魚不是驍勇強悍的魚類,卻常是其他掠食者的標的。他們的存活靠得是大量產卵;就算被消滅掉幾十萬卵子,也還有其他許多靠「魚海戰術」存活。鮭魚一生沒有創意、沒有激情、沒有變化。它一生唯一的高潮就是逆溪返鄕,然後死亡。
台商為什麼要返鄉,當然是因為台灣的經營環境好。可是當年會被中國大陸吸引而去的台商,必然是看上對岸土地成本、勞工成本、官僚彈性等成本面經營優勢。雖然最近十年大陸的經營條件變差了些,但在成本面台灣仍舊不是對手。中國大陸即使沿海各地土地、勞工成本變高了,但是他們可以「騰籠換鳥」,把需要低要素成本的企業挪移往內陸成本更低之處。我怎麼想都想不通,一腦子追求cost down 的台商,如果可以選擇去甘肅或越南設廠,為什麼要回台灣?
總之,台灣要拼成本,是無論如何拼不過中國內陸與中南半島的。如果當初因為尋求低成本而西進的廠商現在又想要回台灣,老實說這不是件好事,反而代表台灣的要素成本已經低到「堪與對岸比低」的地步。果真如此,那是台灣的悲哀,也表示我們的產業根本沒有升級,以至於對岸台商可以左右逢源。
台灣唯一堅持不赴大陸投資的事業,就是極度重視研發與智財保護的高科技業,因為智財環境是對岸比不過台灣的。當年台積電也曾經赴中國大陸設廠,但是當地員工流動率太高、智慧財產保護太差,台積電認為在對岸設廠根本沒有辦法培養人才、永續經營。因此,高科技廠選擇待在台灣,是因為台灣在智財保護方面相對有利。當年高科技廠選擇不去,現在當然也不會有高科技廠隨鮭魚潮回來。
總之,會返台的台商,通常不是因為看上台灣的低生產成本,絕對是他們心中叧有其他操作標的,例如買媒體啦、炒房價啦、標通信頻道啦、搶下銀行啦。他們的作為,真的比較像鯊魚而非鮭魚;他們所需要的協助,絕對是特許特准的權力而非通融協助的便利。民進黨執政的2006年,行政院把協助台商返鄉的窗口設為經濟部投資處、中小企業處等,還設下諸如貸款、科專等獎勵誘因,都是腦袋不清楚、經濟學沒讀通的人胡整出來的雜燴。遺憾的是,這種雜燴鮭魚經濟政策居然也受到國民黨的支持,兩黨八年下來,終於養出了像頂新這種返鄉變種鯊魚。變種鯊魚其實更像宙斯,絕對不像鮭魚。鮭魚與宙斯之間的差別,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發生黑心油、炒地皮、標4G、高財務槓桿買101等事,真的不能算是意外。對那些當初推動「宙斯」返鄕政策的人而言,他們對台灣人民的罪孽,恐怕不亞於鯊魚商人。是謂「錯誤的政策,比黑心油還可怕」。
*中央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院士

在過去十幾年間,台灣有兩個經濟政策我都覺得不安,但是由於主事者信心滿滿、聲勢浩浩,外界的異聲或則被忽略、或則遭嚴正反駁。久而久之,這些政策就變成了金科玉律,好像「做了台灣經濟就好了、不做台灣經濟就完了」。如果這個政策是錯誤的,大概要等到諸多惡果一一浮現,才能叫主張者見棺掉淚。但是這棺材淚水不只是主張者在流,而是全民在付代價。
前文所提的兩個經濟政策,一個是「吸引外資來台」,一個是「吸引鮭魚返鄉」。
先談外資來台。外資為什麼要來台?當然是因為台灣的投資報酬率高。但是投資概分兩類,其一是建工場、買設備等實體投資,提升台灣的產業實力,開拓就業機會。其二是投入股市、炒作房地產等,對台灣產業毫無幫助,只是把股價房價拉高、把散戶股民吸引到股市。台灣的產業衰退久矣,最近十年實體面的投資機會實在不多。在這種情況下,莫名其妙吸引資金來台,除了拉升股價、房價,哪有什麼提升經濟的效果?吸引外資來台的惡果就是房價被炒作需求而拉高,年輕人越來越買不起房子,民怨沸騰。 主政者對全球第一高的房價未必掉淚,卻總是能提出「平價住宅」等拉抬供給的政策。吸引資金回台是增加房屋購買需求,而推出平價住宅卻是增加房屋供給。同時推出這兩種政策,像是同時服用腹洩藥與便祕藥,錯亂不堪。
再談鮭魚返鄕。進入主題之前,先談談「鮭魚返鄉」這個名詞之爛。大約十七年前,美國的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編印了一本書,名為Between Zeus and the Salmon。宙斯是希臘神話裡的眾神之神,威力強大,四處拈花惹草兼播種。但是鮭魚卻是另一極端,一生只能繁殖一次,完成生育即死亡。鮭魚返鄕其實不是什麼榮耀的事,而是一個垂暮之年、因為沒有辦法在深海大洋產卵,只好回到熟悉地讓卵子安全養成的「最後一件事」。鮭魚不是驍勇強悍的魚類,卻常是其他掠食者的標的。他們的存活靠得是大量產卵;就算被消滅掉幾十萬卵子,也還有其他許多靠「魚海戰術」存活。鮭魚一生沒有創意、沒有激情、沒有變化。它一生唯一的高潮就是逆溪返鄕,然後死亡。 台商為什麼要返鄉,當然是因為台灣的經營環境好。可是當年會被中國大陸吸引而去的台商,必然是看上對岸土地成本、勞工成本、官僚彈性等成本面經營優勢。雖然最近十年大陸的經營條件變差了些,但在成本面台灣仍舊不是對手。中國大陸即使沿海各地土地、勞工成本變高了,但是他們可以「騰籠換鳥」,把需要低要素成本的企業挪移往內陸成本更低之處。我怎麼想都想不通,一腦子追求cost down 的台商,如果可以選擇去甘肅或越南設廠,為什麼要回台灣?
總之,台灣要拼成本,是無論如何拼不過中國內陸與中南半島的。如果當初因為尋求低成本而西進的廠商現在又想要回台灣,老實說這不是件好事,反而代表台灣的要素成本已經低到「堪與對岸比低」的地步。果真如此,那是台灣的悲哀,也表示我們的產業根本沒有升級,以至於對岸台商可以左右逢源。
台灣唯一堅持不赴大陸投資的事業,就是極度重視研發與智財保護的高科技業,因為智財環境是對岸比不過台灣的。當年台積電也曾經赴中國大陸設廠,但是當地員工流動率太高、智慧財產保護太差,台積電認為在對岸設廠根本沒有辦法培養人才、永續經營。因此,高科技廠選擇待在台灣,是因為台灣在智財保護方面相對有利。當年高科技廠選擇不去,現在當然也不會有高科技廠隨鮭魚潮回來。
總之,會返台的台商,通常不是因為看上台灣的低生產成本,絕對是他們心中叧有其他操作標的,例如買媒體啦、炒房價啦、標通信頻道啦、搶下銀行啦。他們的作為,真的比較像鯊魚而非鮭魚;他們所需要的協助,絕對是特許特准的權力而非通融協助的便利。民進黨執政的2006年,行政院把協助台商返鄉的窗口設為經濟部投資處、中小企業處等,還設下諸如貸款、科專等獎勵誘因,都是腦袋不清楚、經濟學沒讀通的人胡整出來的雜燴。遺憾的是,這種雜燴鮭魚經濟政策居然也受到國民黨的支持,兩黨八年下來,終於養出了像頂新這種返鄉變種鯊魚。變種鯊魚其實更像宙斯,絕對不像鮭魚。鮭魚與宙斯之間的差別,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發生黑心油、炒地皮、標4G、高財務槓桿買101等事,真的不能算是意外。對那些當初推動「宙斯」返鄕政策的人而言,他們對台灣人民的罪孽,恐怕不亞於鯊魚商人。是謂「錯誤的政策,比黑心油還可怕」。
*中央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院士

 

引用來源: 風傳媒
引用網址: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bd9c978f-6335-11e4-ba60-ef2804cba5a1/?uuid=bd9c978f-6335-11e4-ba60-ef2804cba5a1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