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朱敬一專欄:只靠改善教育機會 解決不了貧富不均

朱敬一專欄:只靠改善教育機會 解決不了貧富不均

朱 敬一
朱敬一專欄:只靠改善教育機會 解決不了貧富不均

要縮短貧富差距,除了以教育,政府不能迴避稅制手段的責任。(皮凱提講座/蘇仲泓攝)

我認為,在大環境極度貧困的經濟發展初期(例如六十年前的台灣、中國大陸的內陸省份),或是在成長環境極度不利知識吸收的貧民窟、毒品泛濫社區,許 多孩子們幾乎難有受教育的機會,那種教育機會的不平等絕對是不利於階級流動的。但是到了今天的台灣社會,幾乎任何人想念大學、想念研究所都可以念。雖然台 灣的教育頗多問題,也有「八分入學」的參差水準差異,但是若要說教育機會還是今日台灣貧富差距的重要原因,我就覺得觀察面太窄了。

其實每個人都有他特殊的生長環境,這些際遇與經驗當然也會影響他們的觀察。許多七十、八十幾歲的人早年在戰亂中成長,他們漂泊流離,沒有任何實體資 本之庇蔭,唯一幸運的機會就是讀書、求學,然後得以循經濟階梯向上攀爬;他們的經驗當然會得到「教育機會是社會流動最重要因素」的結論。但是這些個人經 驗,不適合作為一般性的論述,而當事人恐怕也對於不同世代年輕人的鬱卒,缺少深刻的體認。

就隨便拿幾個現實面的例子來看吧:華爾街那些金融肥貓,發財都靠壓榨訊息不對稱結構債購買者而來,金融海嘯發生後又靠黃金降落傘再撈一筆。一群肥豬 或肥貓富豪使1%高所得者佔所得份額越來越大,這跟「教育機會」有什麼關係?再看歐洲大陸的貴族、台灣社會的世家、美國那些智商不到一百也能進耶魯大學的 巨富,完全是皮凱提所描述的「財富世襲」的典型。這些家族代復一代佔盡好處,哪裡是一個鄉間孩子有機會念大學所能項背?就算教育機會均等如台灣,對於那 1%與0.1%高所得者所得份額的持續攀升,又哪裡有什麼改善?

簡言之,我認為教育機會改善是貧窮子女跨代移動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教育比較能提升低出生背景者的向上機會,但是對於高所得群的財富世襲結構,卻全無扭轉能力。已經是1%階級的人比較喜歡強調教育的重要,他們不喜歡談累進稅、遺產稅、財富稅,因為後者是會讓他們「痛」的改變,而前者是與人為善的、展現愛心的、「大家一起走向光明」的,或者我用白話文說,是「解決不了貧富差距擴大問題」的。

誰會反對「擴大教育機會均等」這麼闊然大公的建議呢?當然沒有人會反對。但是改善教育機會就夠了嗎?絕對不夠。單單改善教育,能夠改變台灣或世界各國所得日益往有錢人集中的趨勢嗎?絕對不能。還有什麼該做呢?還是得回到所得稅累進、遺產稅拉高、甚至資本稅開徴。這些都是皮凱提在書中「正港」的建議,政治人物迴避不了,大富豪更迴避不了。

而且,告訴讀者一個簡單的判斷準則:有錢人反對的政策,通常是抑制財富最有效的政策。當然,抑制財富未必是好事;但是好或不好,其評估是要看成長與公平之間的整體取捨,而不是看哪位富豪或政客贊成或反對。

引用來源: 風傳媒,朱敬一專欄
引用網址: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d16f88a7-6e3f-11e4-a4f5-ef2804cba5a1/?uuid=d16f88a7-6e3f-11e4-a4f5-ef2804cba5a1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