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書生相送(回響健壯兄-漫長的告別)

書生相送(回響健壯兄-漫長的告別)

康復明

 

 

「出山嫌世濁,抱璞守廉貞」,是我在中國時報系工商時報三十一年工作中,始終堅持的原則。即使媒體環境曲曲折折,我從未忘記因效法陶百川而投身新聞事業的初衷,該報導就報導,該批判就批判,從未考慮利害,從未考慮未來,直到有一天報社易手才倉皇辭廟,從此浪跡天涯。

 

「不信青春喚不回,不容青史盡成灰」,是我失掉文字地盤,改游走各報民意論壇,搶攻那非常稀少的錄用機會,對世局人心指指點點的用意。原本,還有固定推出王前社長健壯兄宏文相伴,尚覺吾道不孤。

 

上周,台南文學館演講,健壯兄提及陳寅恪大師名諱,原有意呼應大師送投湖王國維之句「五十年來尚欠一死,此後義不再辱」(大意),惜健壯兄制止。

 

大陸人徐迅著「陳寅恪與柳如是」一書中,轉借陳寅恪此言: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數十年間,天下大變。寅恪顛沛流離,或著書於東北風塵之際,或乞食於西南天地之間,抱殘守缺,然不敢立新義,以負如來。鳴呼!天下之變多矣。詩禮書香之門第,鐘鼓鼎食之世家,不復存在。又奚足異哉!寅恪守傖僧之舊義,頹齡廢疾,將何所成!益不勝死生今昔之感也。

 

祝王前社長健壯兄自在安然。

 

(康復明於台南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