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搶水大戰 把廢水變「油水」

搶水大戰 把廢水變「油水」

李鴻源

今天我要談的是,面對缺水,應該怎麼辦?除了休耕、限水、省水和祈禱下雨這三招外,難道沒有其他更積極、永續、為人們帶來希望和幸福的結構性改變做法嗎?

首先,必須認知兩個不爭事實:一、台灣是多雨卻缺水國家;二、全球暖化極端氣候的影響。

前者,台灣山高水短、地形陡峭留不住水,一遇乾旱,久之就有水情警報;後者極端氣候下,造成三年一大旱兩年一大雨情勢恐成常態。但最重要的是,生物都需要喝水、用水,工業農業需水量更大;面對這些,供給面卻日漸匱乏,我們準備好了嗎?

面對水荒,在應急上,政府提出休耕、限水、節水三部曲是當然的;民眾和產業共體時艱,隨時隨地節約用水,是應該的。然而,政府不僅要處理缺水,更應針對未來子孫不虞匱乏的用水問題,提出結構性做法。

在此,我想就需求與供給、開源與節流面向建言:

全台一年需水兩百億噸,其中農業用水約一百廿億噸,約占六十%最大宗,其次民生用水卅五億噸,約占十七.五%,第三工業用水卅億噸,約占十五%,保育用水最少約十五億噸,約占七.五%。

用水供給面,來自全台水庫約五十億噸,約占廿五%,地下水源約四十億噸,約占廿%,其他約五十五%的水全仰賴河川水,但河川水量在雨季和乾枯季節相差很大,碰到乾旱年,就有缺水危機。

在全球極端氣候成常態的當下,看天喝水吃飯,已不能滿足民生和國家發展需求,得另謀永續之道。

我認為應善用每天產生的二百八十五萬噸生活與工業廢汙水。所謂水就是財,即使是廢汙水,那可是很大量的水,善用之也是可觀的財水。

全國現有四十六座汙水處理廠,由內政部營建署負責,做法是使用物理、生物或化學方法,分離固體汙染物,降低水中有機汙染物,減低對環境危害,淨化後放流到河川或外海。以汙水回收再利用看,大可「點水成金」,將廢汙水變成有價值的水。

內政部長任內,我曾開啟「公共汙水廠放流水回收再利用推動計畫」,分別在高雄、台南、台中、及桃園等地規畫八座放流水回收再利用示範廠,完工後可提供高雄臨海工業區、台南南科、台中中港特區和中科、桃園觀音工業區和桃園航空城用水。

在處理上雖複雜又花錢,但看在它是珍貴新水源的份上,除了應該不厭其煩盡心力外,還應儘快推廣到其他汙水處理廠。只要一半轉供工業使用,騰出自來水為民生用水,就能全面解決缺水危機。

其他,如推動工業「清潔生產」機制,立法要求工業處理自己生產的廢水,回收再利用;以國土規畫手段,重新省思有效使用農業用水於精緻農業區和糧食生產區,如此用水可降低一半,這些都足以降低農業、工業用水需求的結構性變革。

經濟部水利署推估,廿年內,全台將出現一百四十三萬公噸缺口,相當石門水庫一天供水量。為政者能不加快改革用水結構乎?

眾所周知,台灣水價非常低,是全世界第四低,僅次於馬拉威、南非、塞爾維亞。水價平均一度十元,台北市一度七元,政府蓋水庫、開發原水成本一度約廿元,國人用水卻只付十元,形同賣一度水至少要貼十元。要珍惜水資源,調整合理水價,成為必要的配套措施。

有水當思無水之苦,希望國人一起來參與這場水世界的改革運動。

引用來源: 李鴻源教授授權刊登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