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慎防歐債問題加速的風險

慎防歐債問題加速的風險

牛繼聖
慎防歐債問題加速的風險

這期間的財經議題延伸出的基調,其實是財經問題政治化,以及財經動態新聞化、綜藝化。經濟重大議題以政治交換與折衝手段決定,相關新聞處理媒體根據話題作選擇性呈現。因而悲觀聳動言論四竄,民眾不是被影響極度憂慮,就是已然對新聞麻痺,失去應有的警覺心,真相與應有的理性判斷已被資訊與情緒蒙蔽。

希臘大選結果出爐前,歐洲國家解決問題的劇本已非常明確,首先大量提供歐元區內銀行流動性,其次要求歐盟邊緣國以撙節方案換取紓困金。目的是避免系統性危機立即發生,盡量買時間冀望邊緣國家能自行調整體質進而痊癒。時下「以拖待變」滿足檯面政治人物的短期利益,似成為歐盟基本國策。試問這段時間歐元區的問題與結構有任何改善嗎?絕大國際財經專家都擠不出任何關於情勢改善的數字依據。可以看到的是希臘財政目標屢屢無法達標,民間經濟凋敝導致民怨升高,示威暴動頻傳。接班演出的西班牙背負著大約25%失業率與50%的青年失業率,GDP預計加速萎縮。最近一季的民間住宅房價年跌11%,超越2008/09次貸風暴最烈時的跌勢,使得肩負產業活水任務的銀行系統也陷入更深的困境。種種跡象都顯示西班牙正走向希臘之路,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在這樣的財經主軸氛圍下,冷靜面對新聞揭露的如西班牙政府接管第三或第四大銀行事件,真如媒體報導的如此重要嗎?我的答案是「當然不重要!」就算第一、二大銀行被接管也不應令人張慌失措,因為國際金融市場早已接受這樣情境的可能性,提前漸漸反應。就如當初希臘公債在談判減記方案時的情況,輿論擔心金融機構的損失會不會擴大,殊不知希臘公債價格早就反應減記所造成的投資人損失,就算暫不減記,損失情況也不會改善。再則當去年希臘與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以及德國協商第二階段援助方案時,市場因為雙方時而強硬、時而軟化造成上下激烈震盪後,當市場逐漸了解這是雙方較勁的過程,也就產生了對壞消息的免疫能力。這些不過是一齣戲的一幕中的抑揚頓挫,不至於影響情節發展的主軸,無關市場的主流。

值得密切觀察的是希臘最新的選舉結果,進一步可能將情勢帶向急轉直下?這代表下一幕的序曲與輿論的看法有差異,希臘政府難產,甚至將退出歐元區,都不具有經濟態勢的影響,市場已有準備。從花旗分析師大張旗鼓主張希臘退出歐盟有75%的可能,及其他金融機構關於希臘退出的預測,都沒有引起市場驚嚇即明顯可見。值得注意的焦距在於歐洲極端主義者的政治支持率是否會在歐洲邊緣國家一發不可收拾,如同茉莉花革命般。在希臘,大舉反對撙節旄纛的左派聯盟在三大黨接棒組閣失敗的過程中,其領導人齊普拉斯被民眾視為護國英雄,該派支持率已經從前日大選得票的16.7%,升高至最新民調的25.5%,已具相當氣勢重新舉辦大選後變為第一大黨。

歐洲民主國家的極端主義者,不論偏左、偏右,一向都是小眾市場,很難主導一國之政。但歷史告訴我們,倘若人民難以生活累積極度不滿之時,極端主義者就有掌權的可能。歐洲久享幾十年繁榮,極端主義者苦無機會爬上舞台,不可不慎。茉莉花革命的發生令人意外,累積已久的乾柴遇上網際網路這樣的超級催化劑。今日看到歐洲人民不滿的乾柴在累積,各國極端主義領導人必定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翻身機會,各種形式的媒體催化作用更是不虞匱乏。如果希臘重新舉行大選之後齊普拉斯大獲全勝,市場必定會開始聯想反應此項憂慮。如再有任何一個歐洲大國的極端主義者選勝,擔心歐洲市場與經濟環境將承受重大衝擊的下一幕。

宏觀經濟學家,素有「烏鴉嘴」之稱的紐約大學教授魯比尼,於次貸危機爆發前,準確預測而名噪一時。他最近撰文比喻歐元區邊緣國家和西班牙危機,像一場慢鏡頭中的火車相撞事故,雖然對於可預計的事件不值得過度擔憂,但要開始提防是否有人趁不備按下「快轉」鍵。

 

分類: ,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