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從制度面與理念面 強化永續會組建與運作

從制度面與理念面 強化永續會組建與運作

林盛豐

只有短視與選票 青山不再嫵媚

第一個結構性因素是台灣目前仍是一個向開發傾斜的社會。雖然今天召開本次公與義會議代表了台灣環保意識的抬頭,台灣的公民社會相對成熟,有很多關心環境的國民與民間組織。也有很多官方的代表參加,而且發表了很多似乎符合永續價值的意見,表示政府官員了解永續發展的價值觀。但是對於政府結構與相關法令的調整與行動的落實還差很遠,雖然有這樣的觀念,但是還無法付諸實際行動。所以現階段環境議題的抗爭頻發,仍然是台灣社會無法避免的現象!

另一個結構性的因素是台灣公共政策的決策模式。台灣重大公共工程的決策方式並非策略式或計畫式的,政府的決策,往往基於選票的考量、地方諸侯或黨籍民代的要求,或財團的遊說。提出某一項重大建設方案時,就已是箭在弦上,只能調動所有政治力量往前推動。尤其是重大選舉前的政策承諾,哪有政策評估? 事後的環評若不宜開發怎麼辦?這在台灣目前的政治文化下,只是政治角力,而非公共議題討論或環評的理性思維。主管機關本身也常有建設取向的本位主義,譬如交通部門長期以來就一直推動全島交通網。這一個概念經過反覆宣揚就形成一種主流價值。這些單位與民意代表唱和,就一直提出相關建設方案。所以蘇花高, 台二十一縣位於阿塱壹古道等建設方案就變得順理成章。雖然會依法環評,但是在如此時空背景下,環評當然僅是走完程序, 聊備一格而已。

永續會只能背書 如何鳥語花香

民進黨與國民黨在處理類似事件,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因為政黨需要永續執政,雖然兩黨都認為台灣的永續發展非常重要,但是是在確保政權永續之後的考慮。這就是為什麼政府需要被嚴厲監督,若是沒有透過嚴厲監督,政府將會作惡萬端。很多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的委員抱怨永續會不受重視,甚或行政部門拿來不永續的方案要求背書。在目前的政治文化下,這是必然的結果。譬如高鐵再加兩站,或高速公路加建交流道的議題,若選前成為政治承諾,後來的環評有可能認真嗎?有政治敏感度的環保署長,在了解需配合推動若干大型建設方案時, 甚至在勾選環評委員時,就會極為審慎了!

因此,行政會永續發展委員會若運作良好,表示這個執政團隊的理想主義色彩還在。但不受重視的概率較高。 假使可以成立行政院政黨永續執政委員會,首長們一定會非常的關心。

除非立法明定環評不是由政府出錢做環評,而是政府或民間的開發單位編列預算,交由客觀的第三方執行,才有可能出現公開與可信的調查資訊,程序與環評結論。當然交給誰又是一番角力。總之,相關制度尚未建立前,目前只有無關緊要的方案,才有較客觀的環評。假使政府要做的方案,沒有因為環評而一直被擋下來的,只是會拖得比較久、成本比較高。若擋下來了,一定是選舉選票的考慮。

目前引起爭論的環評,只會是政治角力。沒有理性客觀環評的空間。我們應積極推動政策環評。一個建設根本不符永續發展的原則,就算不破壞環境,又有何意義?一個會破壞環境的建設方案,若有政策環評,根本不可能提出。

背棄永續 未來只是夢

我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時,非常積極的參與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的相關業務,在此提出這個委員會的一些操作經驗與反省。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若能成為一個常態性,運作良好的委員會,對台灣政策環評理念的推動 將具有非常高的價值。因為這個委員會是台灣目前政策環評唯一而且最高層次的工作平台。把這個委員會用為背書不符合永續原則的公共政策是對這個委員會最愚蠢的運用方式,而且還發生過。

永續會委員的產生,最好是由產官學及NGO代表中慎選有識之士。高品質的委員是這委員會運作良好的關鍵。永續發展委員會要引進視關鍵性永續發展議題為終身職志的人士,如邱文彥教授終身以海洋生態保育為職志,他的意見都是長期觀察的結果。

這個委員會的任務,是對台灣永續發展的關鍵性課題,進行宏觀、策略性、 常態性的討論。如台灣的交通發展策略、水資源發展策略、流域保育策略、國土復育策略等議題的選定,每年度依其急迫性而排定,但並非在政府已經下定決策了才拿來討論,而是平常就進行宏觀長遠的討論。

其中裡面有幾個工作項目,如確定永續發展的願景,推動落實永續發展指標示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如全島海岸的人工化是一個重要的永續指標。我擔任委員時的調查就已發現全島海岸線人工化已超過總長度的五○%,還逐漸上升。這個指標,就成為後續很重要的政策指引。優良農地應是另一個很重要的永續指標, 優良農地若一直減少,當然就應有對策。透過永續指標的建立,與不同的的主題不斷的討論,就能即時獲得充分資訊。如此一來政府相關單位就會有所警惕,決策幕僚可在政治人物決策時告知其嚴重性。目前政府的運作方式,看不到這樣的資訊,政府幕僚關起門開會,哪邊選票多就往哪邊站、短線操作做決策。有人認為這樣一來,台灣就不用建設了,將會嚴重影響台灣的經濟發展。其實台灣要落實永續發展,若無方向正確的策略,則諸多所費不貲的建設方案,都如建立於沙上的城堡。君不見數量龐大的蚊子館,一再路基流失的山坡地道路,沒有漁船的漁港,還有來勢洶洶的氣候變遷,我們要的是符合永續發展原則的建設與經濟發展!

引用來源: 實在年代-迎向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