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學習道德進步

學習道德進步

錢永祥

馬克思主義提供了一把尺,就是指生產力,生產力的發展是人類進步的尺度,從人類歷史到今天生產力的發展,會受到生產關係的干擾,因此要去除干擾讓人類生產發展,就是要革命把干擾打破。馬克思主義比較有信心說,我們在追求的未來是一個比較好的未來,基於此,他們做的事情就比較有正當性。
自由主義認為人類的歷史從霸權、絕對君主的時代到民主的時代是一個進步的過程。從常識的層面,我們會說這是進步,但問為什麼這是進步?自由主義不太能提供一個明確的尺度。為什麼保護自己的自由就是一個進步的尺度?自由的帶給個人的價值是什麼?自由主義對於進步標準相對而言比較模糊。
看到「實在年代」的時候,會想到很多對立面。實在的對立面是什麼?脫離虛假,找到核心。虛假和真實的核心就是一種對立。假定我們處在實在的時代,相對於就是指沒有虛幻的時代。

集體學習 減輕差異、衝突 走向實在
「實在」為什麼可以看成「對抗」的相反詞,因為說到對抗的情境,在那之下所追求的價值,是由對抗的人、體制幫我們決定的。 三十年來台灣社會用同樣一套對抗的方式在進行,台灣價值上的多元要更加強。我的角度來看多元就代表衝突,衝突是社會的常態。有些情況之下,這種衝突不是用對抗的方式處理。台灣三十年來的集體學習,學習到什麼?集體的差異並不是二分法好人與壞人的衝突,如果用這種方式處理,當敵對,就要消滅對方。
我相信現在的社會,好人壞人只是一套說詞。無論如何,這種以對抗形式來處理意見不同的習慣,短時間是不容易解決,可能是體制的問題。  你必須和你的敵人生活在一起,你不可能消滅對方,這就是集體學習的過程。經過這樣的學習,對自己的信念會少了些自信,對別人的想法會多了幾分的興趣。台灣社會已經掌握到很多根本的價值,去好好栽培思考會帶來進步。台灣要走向實在的時代,就是在這中間找到價值的根據。

分類: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