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太陽花學運的曙光

太陽花學運的曙光

朱思潔

我在基金會這些年來追蹤政府公共政策的態度,知道嚴峻的國際挑戰與網路資訊全球化的壓力,近來政府的一連串粗糙的公共政策,只見民間痛苦指數升高、經濟轉型遲緩,在挑戰與壓力層出不窮下,社會彌漫的內耗氛圍,對立與激情很容易滋長,勇敢的面對問題,並進行深度、前瞻、宏觀的研討與溝通者,實在不多。

太陽花學運至今已滿一個月,年輕學生對於國家公共政策不再冷漠, 318他們衝進了立法院佔據22天,在院長王金平「先立法,再協商」的承諾後,於410退場,離去時學生聲言將改守為攻,學運將與公民運動結合,要在台灣遍地開花。

年輕世代凸顯世代交替、貧富差距上要講求分配正義,在兩岸政策上質疑程序公開,要求監督與透明。針對服貿受衝擊的弱勢產業,提出具體的配套措施。在全球化下,政府推動區域經濟整合從總體利益出發,對於政府的總體目標不能以同理心兼顧民間的個體利益,學生在意的個體利益,即是經濟自由化所面臨的政治阻力,執政者需知道積極協商、促進溝通的尊重。

體會社會運動本是各種非體制意見的彙集,多元衝撞下想辦法找出理路。這場學運改寫了台灣的學運史及社會運動模式,開啟占領憲政機關為手段的新模式。這模式可能出現的效應已見發酵,很可能會改變過去相對溫和的運動策略,占領或包圍中央政府、地方機關。集會遊行申請及決策執行,因多涉及高度敏感政治議題,第一線執法工作不易,主事者需具備協調能力、高抗壓性,方能沈穩應變。堅守行政中立、依法執行,應為上位指導原則。

在民主法治的理念裡,容忍是必須的,在社會氣壓異常低迷下,主政者沒有悲觀,不求上進與不負責任的權利。換個角色與位置,在宏觀的觀察中追尋問題的根本,可能看法也不一樣。合時合理的修法必須積極,台灣的民主道路得來不易,在這變局中,全球化的衝擊,兩岸的磨合是衝擊整個社會結構和文化的深層原因。關心國事倡導民主的學者與經驗人士,嘗試在個別事件中做追根究底的探討,不能讓一時亂象危及整體歷史及文化的發展走向。協調與溝通是必要的政治藝術、要有尊嚴的合理妥協。危機處理更需要能掌控及時應變,同理心、智慧、專業和機智。別等到事情走了樣、變了調,讓情緒掌控一切,則危矣。智慧的領導人不恐慌、不洩氣,必須從源頭消除人民的恐懼,在大風浪與變局的艱辛複雜路途裡,政府惟有全面啟動溝通機制,用民眾聽得懂的語言解答人民的質疑。民眾也應擔負起公民應有的責任與勇氣,在凸顯出議題後,找出學習參與的模式。就如這些年來基金會所提出的所有公共議題,需要討論、演進與行動。

太陽花學運後,台灣社會的諸多問題都已接踵而來,面臨改革陣痛的變局,面對問題的所在,期待這道曙光能帶來希望。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