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大陸股市風波之啟示

大陸股市風波之啟示

許 嘉棟

大陸股市近期的大幅震盪,對大陸股市主管機關及投資人必定起了相當大的震撼作用,讓他們上了寶貴的一課。

以上海上證指數為例,自 2014年6月至2015年6月,只花1年時間,指數即上漲了約1.6倍;但在緊接著的一個月(至7月8日),卻一路慘跌幾達三分之一。在驚嚇之餘,迄7 月8日止,有超過一半的上海、深圳兩市股票,申請停牌(暫停交易)以避跌。為了「救市」,大陸的相關主管機關,包括證監會、保監會、人民銀行、財政部、國 資委等,自6月下旬起,幾乎使盡了所有可能的手段,以穩住股市;7月8日起甚至還出動了公安部門,查緝作空者(「公安入市」)。在政府全面護盤救市下,大 陸股市自7月9日起終於暫時回穩上升。

陸股市在2006至2008期間,亦曾經歷過一次大幅起落。上證指數在2006年初至2007年10月中旬,曾快速上漲約4.6倍,然後由2007年10月16日的最高點6,124點,迅速下滑至2008年10月28日的1,665點,跌幅達73%。

以 兩次股市震盪之幅度觀察,上次並不亞於此次,但政府對之關切有限,這一次則引起大陸各政府部門使盡全力救市。造成此一區別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大陸股 市規模已大,上市股票家數、股市投資人數、成交值及融資額等都已非昔日可比,故股市崩盤對大陸經濟、金融與社會之衝擊不可忽視;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此波前段 的股價上揚,相當程度是政府主動作多,以多項政策推升股價而促成的,故而政府有責任出來護盤、救市。

大陸政府之所以主動推升股價,主要著眼 點之一,在於擬藉著股價之上揚,創造民間的財富效果,進而達到刺激民間消費、提升內需與國內經濟景氣的作用。自全球金融海嘯以來,國際經濟景氣下滑,以致 大陸的出口擴張不易,貿易出超占GDP之比重逐漸下降,已難以繼續仰賴國外需求來維持7至8%的經濟成長率。在改為採取以提升國內需求替代外需,作為促進 經濟成長之主要動力的發展策略,然而國內投資已過於浮濫(尤其是政府與國企的投資)之情況下,提振民間消費自然成為施政之重點。而透由推升股價、營造財富 效果,進而刺激民間消費,也就成了政策之選項。大陸政府在2014年11月宣布實施滬港通,以及人行自同月起多次降息、降準,這些措施都成為推升股市榮 景,股價自11月起急速攀升的主要因素。

在政府政策作多、股價不斷攀升的過程中,許多無股市投資經驗、欠缺風險意識之家庭主婦、學生、工 人、上班族等,為利所趨,或賣屋、或借款,蜂擁投入股市,形成全民炒股、股市過熱的泡沫現象。此期間,大陸證監會雖也曾多次向新入市的中小投資戶發出風險 警告,但無助於冷卻炒股熱潮。

在由眾多散戶所組成的股市中,「牛群效應」本來就很容易導致股市的暴起暴落。股市投機使股價達到不甚合理之泡沫高點後,接下來的崩跌亦是各國歷史的慣例。然而在股市大幅起落的過程中,經濟景氣循環幅度因而加大,金融與社會亦隨之動盪,整個國家所付出之代價難謂不鉅。

總結以上的討論,大陸股市近期之風波,可提供世人的重要啟示之一,是:股市起落並非政府所能有效控制;政府藉由作多希冀營造財富效果,提升民間消費與經濟景氣之作法並不足取。此外,股市適溫就好,過熱絕非好事。

另 外,值得注意的一項議題,是大陸的資金供給與房價、股價之關係。大陸長期存在的超額儲蓄,透過貿易出超累積鉅額外匯存底,進而使人行釋出大量人民幣資金, 導致大陸國內資金過剩。這些氾濫的資金在大陸產能過剩、內需不強之情況下,雖然對大陸的商品物價未形成威脅,但明顯影響了大陸房地產與股票價格之穩定。在 2008全球金融風暴以前,大陸的股價曾大幅上漲;風暴後股市陷入低迷,房地產熱潮取而代之;前兩、三年在政府大力打房下,房地產投資風潮消退,資金逐漸 由房市轉至股市,再次點燃股市炒作風潮。大陸股市與房市的輪番飆漲,顯示過剩資金若未予收回、或有效凍結、或疏導至其他生產性用途,必將衝擊其流竄所至的 資產市場,不是股市,就是房市。

因此,若因資金過剩導致資產價格飆升,雖政府及央行藉著各種抑制房價或股價的措施,或可收效於一時,但資金被驅趕至他處,仍將危及其所至市場之價格穩定。故而,治本之道,還是有賴央行適當管控貨幣與資金之供給。此可作為大陸近期的股市風波,予世人的另一項重要啟示。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