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城市的「進步」與哀愁

城市的「進步」與哀愁

李鴻源
城市的「進步」與哀愁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句 slogan ,蘇杭是魚米之鄉,也是中國人夢寐以求的烏托邦。蘇杭之所以能成為魚米之鄉,關鍵在它是由大片濕地及綿密水路所組成的水鄉澤國。這些都是千百年來長江泛濫及改道所形成的沖積扇,純樸的農民也發展出一套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活方式與態度,在平時濕地是糧倉,可以生產出各式各樣的作物及魚、蝦、蟹,這就是所謂的水八仙。但在洪水泛濫時,濕地又是最佳的滯洪機制,因為有它的存在,洪水災害相對的減輕許多。千百年來無數次的水起水落,但農村依然屹立不搖,良田有時反而因洪泛所帶來的沃土而更加肥美,農民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過著帝力何有與我哉的日子。也因此發展出一套具有村落、水路、垛田及濕地的江南水鄉。先民和諧的生活方式,搭配著日出、日落及四季景物的變幻,在歷史上被文人騷客所歌詠著,成就了它在中國人心中不可撼動的天堂地位。

近二十多年來,隨著改革開放及經濟發展的腳步,城市化成了不可逆轉的趨勢,於是人口大量往都市集中,都市愈擴張愈大,但一塊塊良田及濕地不知不覺的從大伙兒的眼前消失了。生活是富裕了,交通是便捷了,但因為沒有了滯洪池的屏障,大地耐災能力弱化了,洪水愈來愈嚴重,災損也屢創新高,但令人更憂心的是那一去不返的和諧和純樸的民風。人情淡薄了,社會變得愈來愈功利,這豈是各項經濟成長指標所能換得的。

台灣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經濟成長傲視全球,像極了今天的大陸,曾被譽為世界經濟奇蹟,也是開發中國家的典範。但在經濟大步起飛的同時,人口大量向都市集中,現在台灣百分之九十的人口居住在都市。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台北,在短短三十年間,人口由一百萬快速增加至八百萬,大台北地區已幾乎找不到一片完整的良田,更別説濕地。昔日純樸的農業社會,演變成高房價、高物價、高污染及交通嚴重阻塞的「現代」都市。同時因為年輕人多集中在都市,於是鄉下人口老化的問題非常嚴重,隔代教養是教育界最棘手的難題。這些看在大陸朋友的眼中應不陌生。但我們已承受了近二十多年,現在正思考著如何借由國土規劃的宏觀角度來從根本尋找解決方案。其中包括農村再生,河川治理,災害防治、棲地復育及都市的再建構。除了這些工程手段外,同等重要的就是民眾環境意識的喚醒,社會價值觀的導正,政府職能的提升和運作方式的改變。

個人從事公職及教職近三十年,三十年來台灣工程界的思維,從人定勝天漸漸轉化成學習與自然和諧共生。政府的角色由原來的政策的主導者,慢慢發展出一套有民眾參與空間的運作方式。民眾由原來被動的逆來順受的角色,漸漸找到參與政策的著力點。身為政策制定者與執行者,深深地感受到當初盲目追求經濟發展的無知與傲慢,現在即使花再大的代價也無法還原昔日好山好水於萬一,更遑論那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純樸民風。

面對自然山川,先民的生活智慧,兩岸豈是一個焦急了得!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