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灣是地球上少有的富豪樂土

台灣是地球上少有的富豪樂土

朱雲漢
台灣是地球上少有的富豪樂土

     有位與我熟識的大陸房地產界知名人士,經常往返於兩岸,他對台灣情有獨鍾,因為他發現台灣不但生活環境舒適,餐飲與醫療服務一流,員工溫馴而且價廉物美,法律與稅制對企業主更是友善,在台灣當有錢人真好,好到讓他想來此定居。
  首先,在台灣當富豪很神氣,一般的官員見到富豪矮半截,大老闆也不把部長級官員放在眼裡,更不用說司局長這些中上層官員;因為他們往往可以直通院長、副總統、甚至總統。如果願意做一點政治捐獻,就可以讓不少立法委員幫自己關說政策與護航法案,甚至直接出面找承辦官員喬事情,而官員碰到立法委員個個都像聽訓的小學生。在大陸,除非有特殊政治背景,否則富豪看到大官先是矮半截,大老闆想要單獨求見省部級領導,還不一定能見得到,更不用說想求見國務委員、副總理或國家領導人,即使想行賄官員打通關節也是低聲下氣。
  同時,在台灣當富豪不必提心吊膽,因為社會治安不差,而且財產權保障很徹底,得罪當局而導致身家性命不保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不僅如此,在台灣當富豪很像是清朝的鐵帽子王爺,可以世襲罔替。從前在遺贈稅率還沒有大幅調降之前,已經有很多巧門可以規避遺產稅;現在遺贈稅率降到十%,更可以名正言順的將個人財富幾乎原封不動的移轉給子孫。如果是透過房地產來移轉,因為不需要按實際市場價格課稅,真正繳交的實質稅率僅僅是資產市值的三%~四%左右,全世界很難找到如此善待富豪的地方了。
  即使在大陸富豪最常選擇移民的美國,也沒有聽說過這種好事。按照美國二○一一年通過的新遺產稅法案,個人遺產超過五百萬美元,也還是要繳納三十五%的稅。那更不用說歐洲先進國家了,例如法國的遺產稅稅率最高達六○%,而且富人還必須每年繳納財產稅。
  不過,台灣的富豪可能還不滿足,他們有時還會用香港做例子,說香港在二○○六年已經取消遺產稅,但殊不知這是為了鞏固香港作為亞洲資產管理中心和環球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自甘成為全球富豪保存與管理財富的馬前卒。有些主張廢除遺產稅的富豪完全忘記了,遺產稅是維護世代正義的核心機制,也是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理念的重要體現。
  在台灣作為富豪更可以大量收藏有永久產權的豪宅,購置豪宅不但是最理想的遺贈標的,也是長期保有財富價值的有效手段。因為在台灣無論你持有多少豪宅或土地,不動產的持有成本非常的低,地價稅與房屋稅相對於不動產總值而言,僅僅是九牛一毛;即使台北市去年開徵豪宅稅,對富豪而言也不痛不癢。在美國華人聚集的地區,大多數的屋主每年都必須繳納一%左右的房地產稅,而且是以最近一次房屋買賣的實際交易價格作為估計稅額的基礎。在歐洲多數國家,住宅更是被定位為社會性商品,政策上不鼓勵有錢人把住宅作為投資理財工具,一個擁有兩套住房以上的家庭,從第三套房開始就必須繳交很可觀的房地產稅。
  如果大陸富豪歸化為美國籍,不但證券買賣與不動產買賣的資本利得要課稅,還必須申報在海外的所有收入與資本利得。如果他們有機會在台灣設籍,證券交易所得可以完全免稅(至少到目前為止);在過去連海外所得也不需要申報,兩年前雖然開始針對海外所得實施最低稅負制,但台灣的稅務機關根本沒有能力去國外進行稽徵。另外,台灣雖然名義上仍維持孫中山主張的「土地增值稅」,但其漲價歸公的精神早已蕩然無存,不動產買賣的資本利得的實質稅率非常低。
  在大陸作為富豪更很難卸除原罪感,大家都懷疑你的第一桶金是如何掘的;而且富豪的社會公信力並不高,因為「為富不仁」的刻板印象深入人心。在台灣,富豪有能力塑造社會的主流價值,如果捐助一些藝術文藝活動,或是參與公益事業,更是很容易成為令人景仰的社會名流,比政治人物更有公信力,也是年輕人崇拜的對象。但很少人質問他們繳了多少的稅?他們財富的累積有多少是靠壓榨員工的心血?有多少是靠以錢滾錢?有多少是靠政府的政策補貼與租稅優惠?
  在台灣有些富豪還不知足,感嘆台灣畢竟還不是天堂,因為無法免於被狗仔隊跟蹤,有時也會被媒體修理,偶而還會吃上官司。但在大陸富豪的眼中,台灣已經是地球上難得的富豪樂土。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