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灣往何處去?

台灣往何處去?

朱 敬一

一九六八年,長沙高中高一生楊曦光寫了一篇「中國往何處去」的文章,被以「反革命機會主義」之罪名下獄十年。曦光出獄改名楊小凱,赴美留學後成為知名經濟學家,也是我的好友。他生前好幾次來台灣,都向我感慨:台灣社會欠缺前瞻的、國際的見解,也太注重內部政治,容易形成國家發展的危機。
的確,今天的台灣政壇與媒體,真的缺乏「台灣往何處去」的宏觀思考與探討。台灣社會對「往何處去」討論最多的,當屬統獨議題,而且這些討論多為分析性、主觀期待性。然而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會同意,我們的政治未來要由台灣人民選擇決定;故個別人物的主觀期待或分析,頂多只是遊說人民的劇本。台灣的政治領袖也許太在意自己的政治劇本擴散給多少現在的選民,而忽略了「未來世代的人民是否還有比現在更寬廣的政治選擇的實力」。
前段論述,其實是政治上的「永續」選擇論。在環境與經濟上的永續概念,是要擴大或不減損後世子孫的選項。例如因環保與經濟兩邊各有利害,故永續理念遂主張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平衡,且以不減損後世選項為前提。但如何讓我們的「政治」走向維持永續選擇的能力,我認為更是重要。
台灣許多人都說要拚經濟,但是如果我們的經濟還是這樣悶下去、還是走卅年來的簡單代工老路線、還是不加強創新研發的能量、還是以「減稅嘉惠人民」去糊弄社會、還是在吃李國鼎與孫運璿時代留下來的老本,那麼我們的經濟實力必將逐年流失,而後代子孫的政治選項也必然受到限縮。因此,拚經濟其實是為了維繫後世子孫政治上的永續選項。
然而拚政治與拚經濟有些根本的不同。政治是一個國家的內部邏輯,少涉他國。有沒有司法關說、立法院運作有沒有效率、監聽是否濫權、特偵組該不該廢、抗告有沒有駁回,這些政治議題雖然有其內部重要性,但是大致而言都與世界趨勢無關。但是在全球化時代,拚經濟幾乎必然是世界性的、外觀性的,與前述內政邏輯截然不同。卅年前孫運璿院長主政時,韓、越、中、印都不足為觀,那時候台灣只要做對事就會成功。但是現在韓越中印都相繼甦醒、大步向前,故台灣不只要做對、還得要做得比競爭國要好、要快,才可能成功;這就是拚經濟的必然外觀性。
每一個人的時間精力都有限;當我們花了大比例的能量在內部議題、內在邏輯,我們又何嘗有餘力跟上世界競爭的邏輯?英國人大力反GMO(基因改造作物),台灣社會有些人向英看齊,也是一股腦地反基改。德國人強力保障個人資料隱私,台灣向德看齊更加青出於藍,訂出全球最嚴的個資法。全球各國反核不反核立場各異,台灣不少人有堅定的反核立場,絕不妥協。每個國家多少都有環保爭議,但是台灣卻訂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環評否決立法與審查。全球許多國家在做租稅競爭,台灣降稅更是天下第一勇。以上每一項,都是台灣的內政抉擇。從內部邏輯來看,每個爭議都有理由要動員抗爭,但是點點滴滴的內部邏輯加起來,我們還剩下多少外部競爭力?台灣後世子孫還剩下多少政治選擇空間?
台灣需要改變,需要快速、勇敢、果決的改變。若是只關注內部邏輯,很可能贏了某些抗爭,卻減損了台灣在政治選擇上的永續實力。每當我想起已經逝世的楊小凱,就想起他一九六八年那篇文章,也想問問我所摰愛的台灣土地人民:「台灣往何處去?」
(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

 

引用來源: 聯合報
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215679.shtml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