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四:解開人類行為的密碼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四:解開人類行為的密碼

黃榮村

 

浪漫的求知者不會漏掉向諾貝爾獎得主學習,我當然也沒錯過,歷年與心理學相關的得主我都做成了名單如下:

1904

Ivan Pavlov

古典制約

1961

von Békésy

耳蝸力學

1962

F. Crick

< 人類意識 >

1963

John Eccles

< 心物關係 >

1972

Gerald Edelman

< 人類意識 >

1973

Von Frisch ,

Lorenz ,

與 Tinbergen

動物行為

1978

Herbert Simon

有界理性/人類認知

1981

Roger Sperry

David Hubel

T. N. Wiesel

視覺

2000

Eric Kandel

記憶之分子基礎

2002

Daniel Kahneman

Vernon Smith

判斷與決策行為

我有一位臺大動物系的朋友,她到國外後寫了一封信給我,說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天天都跟諾貝爾獎的得主見面──她講的是唸書,讀的書都是諾貝爾得主系列,或者是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作品,所以一直感覺到自己彷彿跟諾貝爾獎在一起,我覺得這種浪漫的態度相當可取。由於諾貝爾獎具有相當的崇高性,因此學生一聽到諾貝爾獎就心生嚮往愛唸書,以前我兒子跟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握過手,他說握手的感覺不同於和一般人,這個就是浪漫。還有一陣子他效法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拍鼓,因為崇敬,所以希望藉由模仿偶像的行為來瞭解對方。能夠得到諾貝爾獎的都是學術成就非凡的學者,都是可以浪漫、效法的對象,學子們應該要特別注意。

因為浪漫,所以從事心理學研究的人開始思考:決定一個人行為的最根本 因素是什麼?想要找到心理與行為的最小決定單位。表面上看起來是科學研究,其實也是來自浪漫。以基因為例,在我的學生時代,行為遺傳學已經在研究人類智能的遺傳性,與環境因素的影響性。我們現在知道人類的基因應該是在兩萬五千個左右,一般認為心理疾病大約都可以找到相關的基因,至於人類的行為,一個秉持浪漫精神的人,通常也會自然地聯想到基因。

基因是生物體上最直覺,也是最基本的單位。當時大家在想或許行為也有基因的基礎,但是人類的心智假如有基因基礎,說不定是透過多基因表現,而不是單一基因或者少數幾個基因。我們知道有幾項疾病確實是由少數基因決定,但行為如果是多基因的話,現在的技術可能找不出來。還有一種人類的心智,比如說一個人認真、一個人懶惰,或者說一個人善良,一個人愛算計,試想看這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很多可能都是後天的性狀。後天性狀會不會遺傳給下一代,這也是克里克(Francis Crick)很重要的貢獻之一,叫做中央法則(central dogma),意思說DNA會驅動RNA,RNA會驅動去製作胺基酸(amino acid),然後製作蛋白質(protein);反之則不然,除了非常少數的例外,比如說AIDS的反轉錄病毒(retrovirus),它的RNA被反轉錄到DNA上去。還有一種學術界還不太確定,上次諾貝爾獎頒了一個給發現prion的人,[J1] 他認為prion是可以遺傳的,但是按照中央法則來檢視的話可能還是有問題,所以有點爭議,有人認為prion是一種蛋白質,應該是回不去影響DNA的。現在一般都接受中央法則的講法,一個人認真、懶惰都是被蛋白質決定的,認真與否可能是後天的性狀,所以認真的父親可能生出懶惰的兒子,懶惰的父親可能生出認真的兒子,因為後代依據前人的經驗調整自己的作為。以前遺傳學有一個趨中律,聰明父母生的小孩智商較父母遜色一點,比較笨的父母生出來的小孩卻會聰明一點,才讓人間有了公平正義。這是我的解釋,其實這可能是一個天花板效應,因為他已經夠聰明了,也無法更加出色了。這中間有兩個因素:一個是多基因,一個可能是蛋白質的表現沒辦法遺傳給下一代。

我以前在政大辦的一個高等教育論壇中,負責主持聖嚴師父跟單國璽樞機主教的對談,我代表大家向他們問一個問題。我問說:「假如今天有一群你信得過的科學家,來跟你說基因移植技術已經成熟,想複製一個你,做好的示範,繼續領導下一代的人,你願不願意?」結果他們兩個都說不,他們說:「你做出一個人出來,可能跟我很像,但是絕對不會是我,我腦袋裡面想的他不會這樣想,我每天苦修他不會跟我苦修,我想替人類做一些事情,他不一定會這樣做啊。」就是遵循中央法則的講法,認為後天修養出來的東西,沒辦法轉錄到細胞裡面的染色體、DNA、基因上面。

現在基因學對於人類行為的基因位置還未有定論,像是精神分裂可能的基因位置眾說紛云,所以諾貝爾獎得主沒有一個是研究心理疾病的學者。很多心理系研究者目標在於幫助受傷的心靈,或者病態的心理疾病,不過這些項目都不在諾貝爾獎範圍內,即使心理學領域的人都很聰明,但這個題目本身非常困難,希望臺大年輕的一代能打破現狀。

其他像是研究躁鬱症、暴力犯罪、同性戀的基因位置,很多這類的問題,到最後說不定連拿筷子、上教堂都有基因,說把上教堂人的細胞染色體,拿來跟沒有上教堂的一比,總是可以比出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也說不定研究拿筷子的人的基因,發現都是東方人,所以東方人有一個──筷子基因!最後最好玩的是,「自由意志有沒有基因?」假如你認為所有的行為都要有基因,如此一來人的自由意志應該也有基因?只是一旦承認自由意志有基因的時候,就違背了自由意志的基本定義。因為自由意志本來就不應該是命定的,而基因卻是命定的,所以這個不必做實驗,就可以知道是一個「詭論」。

我們的判斷是,人類智能可能是多基因的,未來技術成熟後總會有找到的一天,至於後天性狀,假如你認為中央法則是正確的,大概你也能找到後天解釋的基礎。用這種觀念去看心理跟行為背後的基礎,我覺得是很合理的一個做法。為了找出影響人類行為的因素,從基因、神經元、神經系統、大腦都有人在研究,譬如說克里克他就做神經系統,提出一個叫作40Hz共振的跨腦區協同運作機制[J2] 來解釋人類的意識等等。


[J1]芸:聽不懂,找不到

[J2]芸:找不到正確詞。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