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二:零、無窮、時間的詭論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二:零、無窮、時間的詭論

黃榮村

轉進理學院需要補修很多課,在微積分課堂上,一位非常優秀的哲學系同學卻被「0」(零)與「∞」(無窮)困住,哲學系的訓練使他愈想愈多,也愈想愈迷惑。「0」很簡單,「0」就是沒有,但是什麼叫「∞」呢?「∞」就是指不論你能想多大,它一定比你能想到的更大。
「『∞』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他哲學家追根究底的精神出來了:「我已經想得這麼大了,你還說『∞』就是比我想像的更大;那我再想,你又說比我再想的更大,那我想到腦袋破了也不知道『∞』是有多大?」
其實他的頭腦很好,於是我開始想,該怎麼治療這個人呢?
我跟哲學系同學說:「好,我問你『∞+1=∞』對不對?」
他說:「這點倒沒有問題,因為『∞』就是很大,大到我們無法想像,加個『1』還是『∞』,因為最大就是『∞』。」
我接著問:「『∞+2=∞』對不對?」
他說:「對啊,沒問題。」
我繼續問:「『∞+∞=∞』對不對?」
他說:「對啊,你現在講的我都接受,完全沒有困難。」
最後我說:「簡單,把等式左右兩邊的『∞』對消,『1』不就等於『0』了嗎?『2』也等於『0』,對消了以後,那『∞』也等於『0』,所以不管『∞』是無窮大的、比較大、小的,全部都縮到『0』去了,這樣可不可以?」
哲學系同學一聽:「假如能夠這樣也蠻好的,不過我知道你錯了!」
他可以接受我的導論過程,但也知道這不是真正的解答,於是他慢慢推想:「喔!我知道了。不能對消,所以『∞』根本是一個不確定數,左邊的『∞』不等於右邊的『∞』,所以當然不能對消。」
終於弄懂「∞」的問題後,他發現理學裡有太多哲學精神無法理解的東西,這時他說:「我們哲學家追根究底,雖然我瞭解你這個運作過程,但我還是搞不懂『∞』是什麼?不念了,我心理系不轉了。」後來他變成一位很傑出的哲學家。
我的哲學家朋友可以接受「∞」縮到「0」的概念,對我來講則相反,我能理解趨往「∞」的意思,卻不能想像「0」的境界.。現代科學說,宇宙是從一個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的原點出發,然後快速膨脹。我可以瞭解膨脹的宇宙,因為它終究有界限;沒有時間空間的原點,卻超出了我的想像。也許有的人能夠具體運思,瞭解「0」與「∞」的意義,但是我跟哲學家朋友,就是沒辦法接受進入這個領域。一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0」跟「∞」非常奧妙。
因為我對時間空間的問題特別感興趣,所以進入臺大心理系後,「假象運動」吸引了我的注意。什麼是假象運動?我們以霓虹燈為例,假設有三盞分別名為A、B、C的燈,在不同的位置依順序亮起,結果你會看到燈光就一直線連接過去,其實這裡已經產生了假象。原本三盞燈應該是A先出現、B再出現、然後C再出現,應該就祇看到這三個燈才對,但在視覺上卻不是這樣,而是先看到了A,然後中間彷彿有很多小燈泡在跑,接著才看到B。按照燈的物理定義與位置來說這是不正確的,原本一定是要A燈、B燈依序亮起,然後中間才產生了主觀上連接彼此的燈光。想想看,當A燈單獨亮起時,並不會產生連接到B燈的光線區段,一定要是A燈泡亮起,然後B燈也出現了亮光,才會誘發主觀的感覺看到中間燈泡在跑。客觀上的時間應該是「A燈→B燈→產生中間的連接光線」,但是主觀上變成「A燈→中間的連接光線→B燈」,這叫做「時間的詭論」。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是簡單的東西裡卻存在著複雜問題。早期格式塔心理學就用這個例子說明「對整體的知覺是來自部分知覺的整合」。從這裡接續霓虹燈的例子,A燈與B燈中間是沒有真實燈泡的空白區域,視覺上看到的那些燈,都是由腦袋產生、不存在於實際空間。所以我們對於A燈、B燈,還有中間空白空間的知覺的總合,不等於「整體的知覺」。「整體」就是A燈出現,然後中間出現霓虹燈的感覺,然後出現B燈的總體的知覺。這兩個是不一樣的,這叫做「部分知覺的總合不等於整體的知覺」。
由上述可以看出,因為時間的介入,後來的空間就不再是原來的空間。在原來的空間裡,A跟B中間沒有燈泡存在,但是A、B燈亮起以後,中間開始有燈,變成有燈的空間。從原來沒有燈的空間,變成現在有燈的空間,因為時間的扭曲,空間也被改變,這是「時間的詭論」的另一項說明。當心理時間被扭曲以後,也帶動了空間的扭曲,產生幻覺,這跟一般認知裡,時間跟空間獨立存在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說明了時間干涉空間的例子後,反之空間亦能勾起時間的片段,我認為這一點非常玄妙,由於心智的運作,時空的關係就能重新整理。偶然看到一個角落、一個空間的一些片段,有時會產生似曾相識的感覺,或是因此懷念起某個人、某件事、某個時間的片段,這是因為橫切面的空間經驗,勾出時間軸裡的縱切面事件,也就是空間干涉時間的表現。
現代的時空觀是經由愛因斯坦已經作了巧妙解釋的時空連續體,當心智、心靈、心理介入運作的時候,時間跟空間可以編織在一起,相互干涉。我後來發現「時間的詭論」跟愛因斯坦也有關係,心智其實是時空宇宙的一部分,心智是沒有辦法獨立於時空而存在的,時空也會受到心智的干涉而變化。

分類: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