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六:常保同理心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六:常保同理心

黃榮村

適逢九二一大地震十周年,以前行政院任命我為政務委員兼災後重建委員會執行長,去當教育部長則是後來的事。為了進政府做我該做的事,當時做了一個很困難的決定,就是辭去服務了20幾年的台大教職,其中部分原因是我當年也是在台大校務會議上主張「學官不兩棲」的發起人之一。我們來回看九二一。九二一地震後的災情勘察圖裡,有一張石岡水壩嚴重受損的空拍圖,這張照片後來變成Bruce A. Bolt撰寫的知名國際教科書《EARTHQUAKES》封面。石岡水壩是一座混凝土大壩,全世界約有一萬多座,卻只有臺灣這座在地震裡遭到破壞,所以很多專家都想到現場勘驗。他們看了以後也證實壩體沒有偷工減料,只是因為斷層剛好從壩底下通過,才造成了空前的毀損。九二一地震是臺灣的悲劇,卻矛盾地成為了臺灣SCI論文的喜劇。因為這場百年不遇的自然災難,相關學者們發表了很多很好的國際論文,之後幾年間,學界的SCI表現或多或少都獲得提升。但說到底這仍是臺灣社會的悲劇,而我們就身處在這場矛盾裡面。

如果要問九二一地震的受災程度,我們可以從重建經費的角度切入。日本阪神地震大約籌措了1.25% GDP的重建經費,而九二一地震方面,房屋全倒約四萬多戶,學校全倒兩百九十三所、受損一千五百多所,重建規模非常大,所以重建委員會原先提列1% GDP的經費,後來再追加一千億特別預算,合計約1.7% GDP,再加上最後真正投入重建的費用,包括中央銀行提撥郵政儲金一千億、行政院開發基金提供震災優惠貸款五百億等等,大概總共準備了三千多億。

八八水災是另外一個重建案例。八八水災造成七百多人喪生、一千四百多戶房屋受損、十七所學校需要重建,雖然災情數據小於九二一地震,但它最嚴重的一點是土石崩塌造成河川淤積,若不即時清除淤積將進一步影響水庫供水,只不過這中間還牽涉到遷村問題,工程相當浩大,所以重建工作也非常困難。

美國九一一事件為應付市場波動籌編了1% GDP經費,不過後來沒用上。但九一一事件真正影響的是反恐行動,這筆經費絕對超過1% GDP。卡崔娜(Katrina)風災籌編了差不多一千一百億美元重建經費,約占1.1% GDP。

由上述案件可知,九二一的規模跟重建大概也屬於國際級的災難。我們因為臺灣的人愛心一把罩,民間捐款多,所以九二一地震政府編列1.7% GDP經費,八八水災編了一千兩百億特別預算,還有移緩濟急的錢尚未記錄進去,大致上重建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是心理問題是另一個重點,可以從自殺率(Suicide)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兩方面來討論。

九二一地震初期十個月內,災區月平均自殺率從每個月每十萬人有1.1人升到1.567人,自殺率平均增加42.3%,十個月以後回歸基準線;桃芝風災的時候,臺大溪頭實驗林場、東埔山地實驗農場災情也很嚴重,那些時候不管是媒體批評,或是到災區訪查受災戶遭到責備,也只好代表老天爺讓他們罵,因為他一定要發洩。發洩完可能會覺得不好意思,因為將來重建委員會還要替他做事情,就會反過來感謝你,那就夠了,就解決問題了。所以我以前耐心培養得不錯,本性好像也比較浪漫,所以比較容易同情這些事情。

一九九五年神戶地震以後自殺率降低,所以九二一之後有人預期臺灣也會產生相同的效應,自殺率也會下降。我一直想,怎麼可能災害來的時候自殺率反而降低呢?他們就說「臺灣人比較厲害,打死不退啊!臺灣人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所以越受害越健康!」但事實上不可能是這樣的。後來發現神戶地震後自殺率降低是因為高樓都被震倒,原本日本人常用的跳樓自殺管道行不通了,於是降低了自殺率;臺灣早期農藥取得相當容易,後來禁巴拉松的兩年時間裡自殺率大幅降低,因為想自殺的人找不到慣用的方法,而自殺是一念之間的事,你幫他撐過一陣子他就可能不自殺了。所以如果感覺某個朋友狀況不對,要想辦法分散他的注意力,他一恍神你可能就救回他一條命。

PTSD最出名的案例是越戰退伍老兵,他一睡覺都記憶回溯(Flashback),腦海裡忽然湧現可怕的往事,整個人彷彿將被這些片段吞滅。藍波就是越戰受傷軍人產生PTSD最明顯的典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電影《藍波:第一滴血》。國際上的數據也很清楚,越戰老兵大概有17%罹患PTSD症狀,後來研究顯示,九二一產生的PTSD患者由本來的9%降為3%,情況還算在控制範圍內。但是9%在三年內降為3%,這情形在國際的數據較少,臺灣的表現可說是非常非常好的。

由於自殺率與PTSD數據下降,很多人對臺灣很感興趣,覺得臺灣人的心理韌性好像真的比別人都高。真正的原因不太清楚,可能因為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全國人民都去關心受災戶,社會經濟條件也獲得改善,除了政府編列三千多億經費重建,民間也有三、四百億捐款,比較起來擁有更多的社會支持,尤其農村的住民又非常堅毅的關係。而且臺灣人很會互相鼓勵,當時在災區很流行鄭智仁的臺語歌《天總是攏會光》,唱歌的人大部分都是從都會區來的年輕人,災民就在旁邊聽。聽著聽著,災民一時悲喜交集,眼淚就流下來,悲的是明明房子還倒在那邊;喜的是你一直跟我說明天天就會亮。悲喜交集就流淚,流了淚就睡得好,然後隔天起來有希望,大家一起往希望的方向走,慢慢走慢慢走,真的希望就在那裡,最後房子也建起來了!這在心理學上叫做「自我應驗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彷彿是一則擁有生命的預言,你只要說「我是好孩子」,就照你的意思慢慢變成好孩子;你預言「我是好人」,我慢慢就變成好人;小學老師說「你調皮搗蛋、不乖,去那邊罰站」,我就越來越不乖。一個人乖跟不乖之間也是一念之間,就隨著那個預言就讓它實現吧。

所以民間團體到災區蹲點、住在那邊,對當地災民幫助很大。我以前看到南投小學生帶客人介紹他的學校如數家珍,應對進退、有禮有節,南投、臺中縣一帶都算是鄉下地方,但他們的表現不會比都會區小朋友差。反而都會區的小朋友長大後跟他講話,「對啊對啊……」一路對過去也不知道在回答什麼;南投的小朋友卻都能講出一套故事出來,「轉個彎,那裡怎麼樣……」,相當厲害。為什麼?因為一個人假如沒有被愛過,沒有被關懷過,原則上就學不到怎麼愛,除非天生異稟。你沒有被關懷過,沒有被愛過,可能就不知道怎麼愛跟關懷別人。像我們的父母那一個時代,受日本式教育影響,都是使用命令式的語句。以前在家裏與父親講話越講越大聲,所以從來學不會小聲跟別人講話,很多人都是這種情形,因為他沒有學到過;一旦被關懷被愛,他也就學會關懷跟愛人。這個人生經驗是非常難得的,因為大家關心,所以他心中沒有怨恨。因為大家的關心,小孩就學到了怎麼愛別人、關懷別人,連介紹自己的學校都非常有信心。

地震後九份二山裡面埋了好幾十具遺體,有一次堰塞湖開挖作業裡發現了其中一具遺體,遺體埋在地底下,出土時皮膚還是乾燥的,亡者的兒子認領時一直摸著媽媽的手,大家一直關心他的情緒狀態。當時距這位母親罹難約有一年時間,兒子心理上還與媽媽保持非常緊密的關連,看到媽媽的手忍不住一直摸著,想念媽媽。看到我的時候:「你要摸一下嗎?」我見這個兒子那麼自然地撫摸媽媽的手,不由自主說:「好啊。」也過來摸一下,感覺也很自然。我覺得就是因為大家都關心他,所以這段親情的聯繫能夠持續這麼久。

因為大家的努力,才發生上述九二一期間的事情,這裡面有一個重要條件──同理心。同理心其實是有心理學基礎的,倫敦大學大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J1] 傅瑞斯(C.D. Frith)教授研究團隊,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技術(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做了一些相關研究,發表在2004年的Science上。他們找來夫妻檔接受疼痛測試,先用電刺激丈夫,當他感覺疼痛的同時,利用儀器測量腦部相對應的反射部位,發現疼痛反應在前額葉的前扣帶回區(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以及動作區(motor area),這部分是丈夫的第一人稱經驗。接著讓先生目睹太太接受電擊的過程,太太的部分是第三人稱經驗。實驗發現,先生見到太太遭受電擊,也激發了前扣帶回區的反應,動作區[J2] 由於是個人的體驗,所以就沒有反應,這個是第三人稱的經驗:我看到你受苦,產生同理心,於是在同一個地方出現反應。可以知道,人之所以有同理心,一部分是由神經生理的機制自然展現出來的。

捐款是同理心的一種表現,九二一地震時臺灣民間捐款達三百四十億左右,大概占政府投入經費的七分之一;美國卡崔娜風災民間捐款約占重建經費的二十五分之一;日本神戶大地震也是約二十五分之一;中國四川大地震民間捐款比例也很高,大約跟九二一不相上下,不過因為中國政府投入的總經費還不確定,所以數字以後還要再調。多方比較下,我們的民間捐款比例確實突出。

但是憐憫也有殊異性,倫敦大學大學院傅瑞斯教授研究團隊,於2006年在Nature上再次發表研究,男女受試者經由研究團隊安排的第一階段遊戲,對彼此的印象產生了「公平的人」(fair players)與「不公平的人」(unfair players)的感受。第二階段,受試者看到公平的人的受試過程,就像看到親人被電擊一樣,腦島區(fronto-insular)及前扣帶回區都會激發反應;看到不公平的人、壞人、欺騙的人被電擊的話,同理心反應變少了,反而是與報復有關的「獎賞區」(reward areas)激發增加,受試者彷彿品嚐到復仇的快感。這種「利他性懲罰」(altruistic punishment)現象在男性身上特別明顯,女性較不受影響,依舊同情被電者。研究團隊提出「憐憫也有殊異性,會受到公平正義(屬於情緒類別中的一種感受)知覺結果的影響」(Singer等人,Nature,Jan 2006,466-469)。雖然是間接證據,但我們可以合理推論,臺灣之所以能積聚龐大的民間捐款,正是因為我們「把受災戶當成親人」的同理心反應,比其他國家更加強烈,所以說慈善行為可能有人體的內在機制,重點是怎麼樣把它激發出來。


[J1]芸:聽不懂、網路找不到相近音的人

[J2]芸:確認「mortal area」正確名稱後,這裡也要改。 [J2]

分類: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