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全世界都正面臨威瑪時刻

全世界都正面臨威瑪時刻

王 健壯

但在這個黑暗年代中,美國新聞界卻集體噤聲不語。有些媒體因被馴化而變成共犯,有些媒體則因恐懼而不得不違背良知屈從,以至於讓麥卡錫主義歪風襲捲美國近十年而無人敢擋。

直到獨立記者I.F.Stone與電視主播Ed Murrow,因心有所憂心所謂危,勇敢挺身對抗麥卡錫主義後,多數媒體才逐漸改變猶豫怯懦的立場,紛紛加入聲討麥卡錫的行列。但美國的民主基石在麥卡錫主義的長期肆虐後,已呈現斷瓦殘垣的破敗景象。

九一一事件後,小布希政府以反恐為名發動戰爭,美國媒體又團結在星條旗下。他們無條件服從三軍統帥指令,沒有人挑戰政府官員發動戰爭的發言,也沒有媒體去檢視政府文件的真實性,連「紐約時報」也替這場反恐戰爭敲鑼打鼓。

但等到戰爭告一段落後,美國媒體才突然發現,所謂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根本是白宮炮製的謊言,那些權威人士所透露的權威消息也都是誤導輿論的假消息。到了這個時刻,美國媒體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早就淪為政府操控的戰爭棋子。

戰爭結束後,美國媒體進行了一場歷史性的大反省。反省媒體為何沒從越戰與麥卡錫主義學到教訓?反省為何誤信權威人士而變成戰爭幫兇?反省為何不敢提出尖銳質問挑戰總統?二○○八年,一本書名叫So Wrong for So Long的書出版,更代表了美國媒體的集體懺悔,那麼嚴重的錯誤竟然錯誤了那麼久。

但川普的崛起,卻證明美國媒體又犯了歷史性錯誤。對川普的謊言、無知與粗暴,美國媒體最初是基於娛樂價值而幾乎有聞必報。從共和黨黨內辯論開始,每場辯論會的主持人也從未對川普的惡言粗口提醒糾正,放任他把政治舞台變成了馬戲團;有了麥克風與版面的川普,就像當年麥卡錫一樣亂言惑眾而不受阻擋。

等到川普連戰皆捷後,美國媒體才驚覺搏人一笑的小丑其實已變成勢不可擋的怪獸。許多媒體才開始拋棄娛樂價值而改以政治價值報導他,才開始從歷史大局的變化中去定位他,也有媒體甚至以「威瑪時刻」(Weimar Moment)來形容川普崛起所帶動的政治變局。

威瑪共和的崩潰,讓自由民主在轉瞬間突然轉向了反自由主義,也讓集權甚至獨裁的政治人物與政治勢力,在變局中趁勢崛起。川普旋風襲捲美國,就代表像美國這樣的老牌民主國家,也有面臨威瑪時刻的可能。

不但政治面臨威瑪時刻,知名的「哥倫比亞新聞評論」最近也刊登一篇文章,標題就是「媒體的威瑪時刻」,批判美國媒體未察覺川普的威脅,未在第一時間阻擋他所帶動的風潮,而讓美國的自由民主像三○年代的威瑪共和一樣,飽受摧殘也搖搖欲墜。

其實全世界多數國家都正面臨威瑪時刻,美國、歐洲如此,台灣也不例外。但台灣媒體與知識社群,能從美國歷史中學到教訓?還是放任姑息,直到那個時刻急轉直下,才猛然警覺卻悔之已晚?

引用來源: 聯合報
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story/7340/2087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