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人民免於恐懼 要看政府是否有能

人民免於恐懼 要看政府是否有能

南方朔

每個時代的政治學課本,都反映了那個時代的主要趨勢。在一九六○年代之前,世界主要國家天災戰亂和經濟的動盪不斷,天災有一九○六年造成廿多萬人傷亡及流離失所的舊金山大地震,有一九二三年造成十四萬人傷亡的日本關東大地震和大火;經濟上則有經濟大蕭條;政治上則有反法西斯的二次大戰。因此那個時代,人們需要的是政府來保障生命財產的安全,以及過太平日子的權利。

我保存了一本戰後初期的政治學教科書,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李普森(Leslie Lipson)所寫的《政治學的主要論題》,該書開宗明義第一章就談政府的保障職能。政府要保障人民免受外侮、免受各種自然災害,最後則是要保障人民各種抽象價值權利不被剝奪的恐懼。

只是,政府的保障職能後來已獲得相當程度的滿足,它已不再是問題,因此一九六○年代以後的教科書,已不再把政府的保障職能列為重點;六○年代以後的教科書已將重點往人民的參與和多元民主這種方向移動。

因此,當我們讀外國教科書時,一定要有自主判斷的標準。西方先進國家,在它們國家發展的初期,的確將政府的保障功能列為重點,強化政府的能力。前幾年,英國近代史學大師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曾編了一本論文集《傳統的發明》,他在該書中指出,西方近代民族國家的形成,為了創造認同及效率,即發明了今天已被視為傳統的典章制度,這種典章制度也是社會的上層建築,它即確保了政府及社會應付各種危機及威脅的能力與效率。

因此,我們今天回頭來看西方政治及社會的發展,最應該注意的當是它的國家保護職能的建立。西方和世界所有的國家相同,在文明發展的初期,政府只管抵禦外侮和國家基本的秩序,它對人民的保護根本缺乏了知識和能力。十四世紀瘟疫橫掃歐亞,歐洲人死了四分之一,只被視為上帝的懲罰;一六六六年九月二日倫敦大火,整個倫敦幾乎全被毀滅,也被認為是天火焚城;但到了十八世紀後,開始科學萌芽,國家在面對自然災難時,已能採取科學觀點、揚棄宗教觀點,因此現代的公衛和現代的建築管理遂告出現,政府的保障保護職能遂告形成,並成為整個國家重要的上層建築之一。就是靠著這種上層建築,近代西方社會在有震災、水災和疫災來襲時,遂只付出極小的代價。相對的,乃是一些新興國家,如中國、中東、中亞、非洲及中南美,它們的國家幾乎完全沒有國家的保障職能,一有重大的自然災害,例必死傷慘重或造成人民極大的驚恐。對這些國家,如何確立政府的保障及保護職能,乃是最迫切的工作

在理解了近代國家的保障職能後,我們即可回頭來看近年來台灣日益敗壞的政府能力,尤其是政府保障人民生存權益的能力之衰敗。廿一世紀的此刻,世界的自然災害已趨嚴重,每個國家面對這種新情勢,已需強化它的保護職能。但從八八風災已來,我們的統治者及整個政府在這方面卻麻木無知,遂造成許多無必要的慘痛付出。八八風災的巨大傷亡,即顯示出政府防災的整個上層建築的無能。

從八八風災後,最近舉國關切的核四問題及H7N9禽流感問題,無不顯示出政府只知道搞政治,但對保護人民權益的工作則完全廢弛。

以核四問題為例,政府的核能單位,對核四的設計一改再改,對核廢料的處理完全沒譜,核四是個攸關人民生存條件重大的案件,但台灣卻只是在搞政治,對核四安全這種基本的問題完全未做任何努力,台灣對防止核災的沒有能力,怎能讓人安心

再以H7N9禽流感為例,近代人都知道病毒乃是突變快速的分子,因此防範病毒肆虐,唯一有效的方法即是在病毒突變前做好防疫的預備,這必須有極強的研究及統籌能力。但因台灣在處理傳統市場禁止生宰家禽上的不能配套,找一個土壤化學專家來當防檢局長,這完全是風馬牛不及的兩種行業,將來台灣對H7N9要如何研判及統籌?一個沒有能力保護人民的政府,難道要人民天天去祈禱!(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引用來源: 中國時報
引用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43000505.html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