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中科環評/陳添枝:環評 根本沒制度

中科環評/陳添枝:環評 根本沒制度

陳 添枝
【陳添枝(本文由前經建會主委、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口述,聯合報記者徐碧華記錄整理)】

 

高等行政法院裁定中科三、四期暫停開發,掀起軒然大波。它的確是個荒唐的現象:主管機關說環評通過了,行政法院說它沒過,到底誰說了算?這種事只有在第三世界才會發生,竟然出現在台灣。

荒唐的事件同時暴露另一個問題,現在的環評制度是個荒唐的制度,既不清楚,又無效率。連誰說了算都不清楚,環保署說環評通過了,竟然可以被行政法院推翻,說明環評制度沒有制度;環評審查時間太長,竟然可以前後審查多年,都未確定結果,效率太差。

結論只有一個,行政部門必須面對、檢討環評制度,讓它變成既透明又有效率。法律規範不清楚的,把它釐清;不合適的,該修法就修法。

十幾年下來,環評制度已確定難以再運作下去了,其實企業界早就視它為最大的投資障礙,行政部門也知道它是個問題,但過去一直沒有人願意面對,才讓制度沿用至今。

現在事件鬧到這麼大,影響性更大,不面對不行,它會影響到招商。政府要招商,但誰敢投資?政府說Yes,等到企業建完廠生產,卻被叫停工;這麼沒保障的事,那個企業要冒風險。企業不投資,未來的經濟成長就沒著落。

有人將中科停工事件與核四停建相比,中科事件影響是很大,但沒有核四停建那麼大。兩事件本質不同,核四停建是政治決策反轉,現任政府不滿意前政府的決策,把它推翻,是政策不連續。中科事件只是環評制度的問題,是行政部門自己的左手打右手的問題,是純行政部門的問題,可以解決的。

為什麼講是環評制度問題,而不是行政法院的問題。如果視中科為個案,最後主管機關抗告成功,但訴諸行政救濟的路也打開了,同樣的模式將來還會繼續爆,提告的不一定是環保團體,可能是土地被徵收、房子被拆掉的農民。任何開發案都會影響環境,只是影響多少,它的影響不會是零,也就是說,一定可以找到環保的理由提告。單是提告這個不確定因素,就足以讓廠商受不了。

有幾個問題一定要先釐清,首先,環評究竟是開發的太上指標?還是參考指標?如果是太上指標,就是具否決權,不通過環評一定不能開發;如果是參考指標,那就是除環評外,還要考量其他因素。

其次,環評委員權力有多大?以國光石化案件的白海豚為例,少數環評委員提出質疑,只是質疑、完全沒有任何證據,質疑國光石化設立可能導致白海豚絕跡,質疑一被提出,國光石化就要拿解決方案。

國光石化認為可以引導白海豚游到別的地方去,環評委員覺得解決方案還不錯,但這不算過關,可能要開始進行實驗,看是否可行,實驗個兩年,提出一個報告,環評委員又再來審這個報告結果,結果可能不是太明確的答案,環評委員任期兩年,新的環評委員又可能提出新的質疑。

蔡英文在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曾被環評委員點名介入環評審查,蔡英文當時提過,不能變成由環評委員來制定政策。

第三,什麼叫做「環評審查通過」?是半數環評委員認為通過就通過?還是有環委說不通過就不通過?是環評要達60分算通過?還是要到80分?總之,標準必須確定,過程要公開透明。

就因為環評制度不明不白,個案不同、結果可能不同,給了政治操作空間,於是決策過程帶入政治,下跪、可憐的人、可憐的動物這種感情訴求的場景會出現。環評大會開會時,外面會有人集結抗議,就說明了人們不相信環評制度專業,才會出現與專業、環評無關的社會人士。

我沒有研究先進國家如何處理這種事,不知道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很清楚,行政部門一定得面對和處理。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