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中東石油出口國轉向中國

中東石油出口國轉向中國

朱雲漢

沙爾曼此行具有強烈戰略轉向的意義。沙烏地是中東遜尼派的龍頭,過去在沙國領導下,所有海灣石油出口國都選擇緊密靠攏美國,他們依賴美國對抗什葉派主政的伊朗,以及維持中東的安全秩序。

沙國對美國的戰略價值更是非比尋常。因為沙國的制衡角色,中東才無法形成主戰的反以色列聯合陣線;同時,美國不僅需要依賴中東石油供給,更需要沙國堅定執行石油交易以美元結算的政策,否則美元霸權就會地動山搖。

在尼克森時代,因為美國棄守美元兌換黃金的承諾,美元地位一度岌岌可危。但季辛吉以提供軍售及安全保護為條件,說服沙國接受以美元作為石油交易唯一結算貨幣的政策,並透過沙國影響石油輸出國組織其他成員。這樣,不但重新鞏固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美國還可以通過不斷印刷美元,來源源不絕地換取廉價進口能源,並無需擔心天文數字的貿易赤字。

歐元問世之後,石油輸出國組織也曾經考慮部分石油交易以歐元計價與結算,但美國曾私下以政權安危為要脅,沙烏地只好做罷。很多國際觀察家認為,伊拉克強人海珊遭遇殺身之禍的導火線,就是他開始接受西歐國家與俄羅斯以歐元或盧布結算石油交易。

最近幾年沙烏地與美國之間的裂痕日益明顯。美國的頁岩油氣生產技術突飛猛進,讓美國對中東石油的依賴逐年下降,而美國加入石油生產行列,更讓國際油價長期低迷,將所有海灣國家推向財政崩壞的懸崖。歐巴馬與伊朗達成核子協議,解除禁運與制裁,讓伊朗重回國際石油市場,更是觸動沙國的雙重痛處。

現在川普上台,美國外交政策走向撲朔迷離,讓所有美國傳統盟邦都忐忑不安。沙烏地感覺必須調整戰略方向,必須全面加強與亞洲的經濟夥伴關係,而與中國全面提升戰略夥伴關係,更是因應美國政策不可預測的必要戰略避險。

北京全力推進「一帶一路」,自然希望全面深化與海灣石油出口國的合作關係。中國海軍最近也租用了阿曼、沙烏地、阿聯酋的港口作為中繼站,對於北京在亞丁灣和非洲東海岸進行遠洋巡航、護衛與撤僑任務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去年習近平首度訪問中東,重點之一就是和沙烏地開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沙國在石油出口戰略上曾經擁日本而放棄中國,現在眼看安哥拉與伊朗搶占中國石油市場,亟欲扳回一城。

沙烏地帶領海灣國家進行戰略調整的時機也更為成熟。現在大陸已經是世界最大石油進口國,中國與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的雙邊貿易從2000年的不足100億美元,快速增加到2015年的1710億美元,雙方的自由貿易協定也可望在近期完成談判。近年來,中國也成為阿拉伯半島重要的投資國,已經有230家中國大型企業在杜拜自由貿易區設置區域集團總部。中國與海灣國家在近10年間也陸續簽署了高達3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項目,其中包括為沙烏地修建的一條朝聖者專用輕軌鐵路。

中國與沙國更在敏感的核能領域開展合作,這對亟欲最終擺脫石油資源絕對依賴的中東國家而言,是長期發展戰略的必要選項。去年10月中國與沙國更提升軍事合作關係,在成都地區首度舉行15天的反恐聯合軍事演習。

在中國對沙國經濟影響力即將超過美國的趨勢下,這次沙爾曼國王的亞洲行對美國而言將是極大的警訊。如果沙烏地與美國漸行漸遠,而北京與海灣國家的戰略夥伴關係日益深化,石油輸出國組織遲早會拋棄石油與美元掛勾的政策,改採多種貨幣計價與結算的分散貨幣風險政策,而人民幣必然是選項之一。

引用來源: 中國時報
引用網址: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70308006688-262104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