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零碳賽局 減碳、立法、產業-減碳篇(刊登於110.10.26中國時報A8.A9)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零碳賽局 減碳、立法、產業-減碳篇(刊登於110.10.26中國時報A8.A9)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零碳賽局 減碳、立法、產業-減碳篇(刊登於110.10.26中國時報A8.A9)

同步刊登於中國時報

前言

余範英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全球暖化的威脅是現在式,已不是未來式COP26在即。2050淨零碳排,不能遲疑。在不確定的年代、在動亂的全球競爭下,很多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今天,我們明確的知道,為這片土地,為下一代,為面對氣候變遷,應該要同心合力。

決心向前的國家組織,認真推動的環保署同仁,長期投入的前輩、朋友們, 在目標確立、能力建構、步驟規劃、立法減碳、企業要求中對話,這樣的工作精神與團隊需要代代傳承,拯救地球、節能減碳不能等待。

 

蔡玲儀 (環境保護署環管處處長)

榮幸有機會代表環保署參加「氣候變遷,零碳賽局」的論壇。從去年到今年國際間對於減碳的議題腳步非常快,行政院包含在能源減碳辦公室的召集下,也正在進行國家邁向2050淨零排放的路徑,這段期間環保署的重點工作是有關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的修法,在追趕著急的過程中怎樣把減碳化為行動,需要不僅是政府、事業、民間,大家要一起來。

 

前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執行長的話

葉俊榮(台大教授、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前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執行長)

氣候變遷的他山經驗

究竟氣候變遷的立法目前是狀況是怎樣?國際上當然是京都議定書,或2015年的巴黎協定,這些都是國際的立法。但以國家的角度看,第一個完整的把氣候變遷當立法的課題,做出最完整立法的是英國的Climate Change Act,英國訂定此法,把組織、管制工具、財稅、國際銜接、實際推動的面相做了一番整合,是現今全球談氣候變遷變立法重要的參考範本。許多國家都對本國的需求、國家的現況,推動的方式特殊的立法,比如日本,日本京都議定書的主辦國,1997年京都議定書通過後,1998年開始立法,對於地球暖化提出因應對策的法律,將比較偏重教育整合跟觀念的傳播作銜接,韓國另一種方式面對氣候變遷立法,尤其在李明博政權的時代,他非常重視企業的經營,把氣候變遷因應跟產業的發展做了具體的連結,他的氣候變遷因應的法律接續之前訂定的能源基本法,跟永續發展基本法後,就具體的把氣候變遷課題,認為是低碳跟綠色成長的法律,明白的把企業的轉型低碳社會的建立,視為立法的一個核心。

立法是過程、是機制、是轉型

回顧台灣的情形,也跟在2015年巴黎協定的通過有關,當時國會突然通過了溫減法,它的內涵非常狹小、格局也不算大,以至於這個法律從那時到現在究竟是不是扮演了台灣對於氣候變遷的基本態度。這過程中有很多轉變、調適的部分,也用命令的方式在推動,所以整個氣候變遷立法各界都曾有很大的呼聲,政府機關也開始著手規劃這重要課題,只是我氣候變遷立法還蠻擔心。原因在;第一,重要性大家還不夠清楚,以至於在政治上有很多其他的更重要議題下,這議題就不了了之。第二,可能是更嚴重的就是還是會立法,但是因應了事,許多需關照重要的課題,沒有納入立法思考,最後又變成是一個不到位的立法。

我有幾個重點供各位參考,第一,就是氣候變遷立法的性質,他本身是一個過程、也是一個機制,不是一個狹小的法律問題,如果沒有啟動,很可能整個氣候變遷的因應,到最後沒有辦法銜接中央跟地方、沒辦法銜接政府跟民間、沒辦法銜接台灣跟國際。其實氣候變遷立法反映的是一個國家他在氣候變遷議題這個面向上,消極的方面損害與積極的需去轉型本國的產業,發揮自己的實力的的課題,這課題的重要性,必須得到大家認同。

是民主社會的承擔 是國際認同的尊敬

第二,到底應該有什麼樣的內容?整理幾個重要部分參考,其一,是中央跟地方的關係,時常地方積極的要推動,包括碳稅、有很多做法,中央的態度如何?常說按照中央、地方制度的方式處理,其實沒嚴肅處理。哪些範圍內要中央地方合作,哪些範圍內要容許地方往前走,甚至讓地方去實驗,應該是重要的課題。其二,國家本身的承諾,以及推動的機制的公開透明。今天許多國家的元首,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承諾,但更重要的是在一個民主社會、在一個國際上認同的一個有責任感有尊嚴的國家,除了承諾外再來就是怎麼樣透過法律,讓實際的政府作為跟民間互動,能夠具體的一步一步地去實現想法。這是一個國家在面對氣候變遷議題的時候,表現出的擔當與格局,這敘述輪廓應呈現法律裡。

還有重要的是程式;也就因為它是一個全民、全國的問題,跟國際互動的議題。決策必須更公開透明,氣候變遷的現況、推動的狀況要更跟這個社會能夠銜接,要抓住機會能夠在國內推進碳經濟跟碳社會的轉型過程中,企業界能夠發揮量能帶動,尤其是同時在國際上發揮力道。

台灣氣候變遷的立法意義

最後要關注在台灣談氣候立法跟其他國家談氣候立法不一樣;全世界大部分的國家除自己國家談立法外,國會都有權去審查,國家的元首或是代表到國外所簽訂跟參與的內容,也就是其他國家大都參與國際立法的。台灣,目前沒有機會參與國際立法,代表我們的國民,沒有辦法透過審議去簽訂國際檔的機會,也代表這沒有機會向國際社會表達氣候變遷我國的看法,所以立法是一個有尊嚴的表達,我國沒有辦法在國際場合表達。但透過國內立法來向國際社會顯示這是台灣對氣候變遷的看法跟做法,是取得自己在國際參與上另一種尊嚴的實質行動。相信大家能透過不斷討論抓住對的方向徒徑,創造國際願意參考的台灣模式。

 


面對氣候變遷 承擔社經壓力

主持人-余範英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首場談面對氣候變遷推動減碳政策,這與經濟生活習習相關的主題,有社會變遷承擔的壓力。勾畫這輪廓的主題演講是蔡玲儀處長,與談講者有倡導中央研究院氣候變遷的科硏基礎建設,組織國內學研多年的中研院劉兆漢院士,林子倫副教授是行政院減碳辦公室的主任,近年帶領年輕一代看世界作交流,觀察城市治理、民眾參與,以及提昇青年增進轉進能力、與世界共生。大家最不陌生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創辦人李根政執行長,三十多年來到現在,從來沒有放棄過站在政府肩上批判,熱忱不變、關心、付出,今天他也是監督的一員。

 


整合、推進立法 減碳零排放 追趕中

蔡玲儀 (環境保護署環管處處長)

致力國內碳高峰值不再上升 仍需溫管法修法

今日的重點是減碳;我們現在面對氣候變遷這麼大的挑戰,所以我必須在短時間精簡的以「加強因應氣候變遷」為題,說四個關鍵性。

首先,全球的二氧化碳濃度一直上升,減碳是世人共同面對的最大挑戰,按照巴黎公約強調的是共同扮演差別的責任,我們必須瞭解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狀況,從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這張圖來看,前十名的主要排碳國家,第一個是中國,第二是美國,接著是歐盟27國。圖中可見第一個排放大國中國,佔比約26%,第二是美國12.6%,2018年全球淨排放量近500億頓,台灣約2.7億頓佔全球排放的0.56%,按照公約共同扮演差別的責任精神,台灣排放2.7億頓,應善盡溫室氣體排放的責任。自去年拜登總統上任第一天宣佈重返巴黎協定,開始對於氣候變遷採取積極態度。從國際情勢觀察,美、中在許多外交場合一定會談及氣候變遷,希望中國停止對國外化石燃料的資金,中國踐行承諾中的減碳,美國會甚至關切新疆太陽能板不當勞動的議題。所以氣候變遷不僅只是國際環境上的問題,在主要排放國家中甚至是外交的課題。

溫室氣體排放持續上升的排放國,由於中國近年來一直在攀升,當中國提及預計將在2030年達到碳高峰時,中國能否加速減碳已為眾所囑目。比較其他,美、英、歐盟,以2019年與2005年來相比都明顯下降。但有亞洲在日本明顯下降外,南韓、新加坡還是上升趨勢。往日台灣的碳高峰值已過,我們的碳排放呈現下降趨勢。探討碳排放密集度,以2005年作為基準,我國的溫室氣體排放是在控制且呈現下降的趨勢, GDP呈現的持續成長,台灣每生產一元的溫室氣體排放密集度己明確下降,於2019年相較於2005年也降了40%。

補強溫管法 減量仍不足

我國在2015年時通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修法,溫管法推動後環保署兩年來進行部門管制及調適工作,發現在現行的法律上確實有所不足,尤其在減量工具的部分。知悉現行溫管法有需要做補強與討論,環保署立即啟動修法的準備。由於當年立法時空背景與現在並不相同,考慮面含蓋其他國家永續必要之大法,包含國土法、濕地法、海岸法這些都與調適有關,當時訂定時並未及就溫管法很多章節作詳加討論,但事實上氣侯變遷調適工作運作後再檢視,還是有需要回歸溫管法原則與細則,於是延伸到今日氣候變遷因應法的催生。過程中環保署密集的與產業、民間辦座談會,關鍵在自2020年底到現在國際間對於淨零排放的減量目標更形重視。今年7月歐盟提出的碳因應調整機制,各國目標與修法開始強化,全球皆對於法律的修正都有高的期許與深入討論。

 

訂定減碳目標 邁步淨零排放

首先,談追蹤淨零排放議題,2015年的巴黎協定原有目標,於本世紀控制全球升溫不超過2度C,溫管法當時規劃的路徑也以這標準在2070年達到淨零排放,但國際情勢隨著科學調查變化快速,2018年IPCC出的特別報告指出全球暖化升溫速度必須加快因應,淨零排放的目標期程也必須加快,須在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方可控制升溫。歐盟從2019年推進綠色新政,帶動國際間對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目標速度,目前已超過130個國家宣佈淨零排放,包括美國。中國也主動宣佈2060年要達到淨零排放,亞洲的鄰近國家日本、韓國也做了宣示。不僅130個國家宣示已開始將此目標入法,如日本、南韓、加拿大、歐洲國家,有12個國家將2050年淨零排放期程入法,正在立法中的國家也有三個。

 

全球升溫2050淨零排放是共識

面對國際情勢快速變動,原先2015年的長期減量目標以2050年與基準年2005年進行減少一半碳排,於現今全球加速減碳壓力下,行政院開始啟動淨零排放的路徑評估,蘇院長2050的淨零與修法指示,總統在今年的422地球日也宣佈2050年淨零轉型是全世界的目標也是台灣的目標,要把握這樣的趨勢來提出我們的路徑。過程中行政院在能源減碳辦公室與環保署一起會同各部會進行路徑討論,到八月三十日蘇院長主持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聽取環保署的報告後,院長明確指示辦理溫管法的修法,把國家長期減量目標納入2050年淨零排放,台灣現在也算加入立法中的國家的行列,跟上國際的腳步。

怎麼去達到淨零排放?在參考他國家的做法中,其間的關鍵即是國際能源總署IEA於五月出版,能源部門全球淨零的評估報告,報告中提出淨零分別從電力、工業、運輸、建築等專案達淨零排放的路徑,甚至提出計400項的里程碑。報告中強調的關鍵時刻在2030年,就是從現在到2030年必須要支持現有技術大規模的運用,未來更需要新的技術創新、大規模應用,除將現有關鍵策略做到最大化外,新技術開發也必須從現在開始準備,才有辦法進展到2050年的目標。

 

減碳辦公室的五個工作圈分工

目前能源減碳辦公室淨零路徑的工作狀況,在行政院跨部會願景小組與相關利害關係人進行討論, 有五個工作圈,分別是去碳能源、產業及能源效率、綠運輸及運具電氣化、負碳技術、治理工作圈,包括;碳定價及公正轉型等討論,過程中舖向淨零路徑。於上半年的討論下,將原先國家的2050年減量目標是減少50%,在八月三十日院長清楚的指示長期減量目標改為2050年淨零排放。在這過程中原先規劃的減碳目標就必須再檢討,參考國際能源總署報告,要達到淨零實有七項關鍵策略,最重要的是能源效率提升及行為改變,還要包括;透過再生能源、氫能、電氣化、碳匯、碳捕捉封存技術,這些關鍵策略需要在2030年到2050年之間做示範及建制,以達到淨零排放的目標。

第二個議題要探討:強化氣候治理。在減緩的部分現行溫管法的架構除了六大部門之外其實還包含綠色金融、國際公約、教育宣導、調適推動、減量科技等等,這是目前涉及相關部會參與減緩的工作。在調適上,涉及的部會非常多,加上現在淨零排放的工作圈討論,在氣候治理這一塊,溫管法的修法要去強化行政院層級的協調、整合,目前規劃由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強化氣候變遷以及節能減碳的工作分組。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仍依照環境基本法訂定,由行政院院長擔任召集人,希望在現有的架構下強化整合中央涉及的部會分工、協調的功能。至於非常重要的地方連結部分,希望這次修法讓地方政府有氣候會報,由地方的首長協調整合。

 

建置碳定價 調適與立法並進

第三個議題是碳定價;國際間對碳定價目前有六十多國實施排放交易與碳稅費,歐盟碳邊境調整機制草案雖現在仍是過渡期,可能於2026年正式實施。但見整體機制運作中,兩個重要關鍵是;產品的原產國應實施碳定價,並將產品生產的碳排放成本內部化,另一是,產品生產對產含量的計算,與本身如何降低碳排都是核心。我國雖然開始起徵的業別不多,評估初步也許台灣外銷歐盟,所受衝擊的產業沒有那麼多,但現在是美國與日本也已開始思考啟動類似機制,這等於減量碳排除涉及全球氣侯外交外,更是迫切的經貿課題,共識是快建置我國碳定價機制。以徵碳費作為啟動,專款專用、鼓勵產業加速低碳轉型,先為國內自己有碳價,後續有關碳價的徵收水準需進一步討論。

第四,於氣候變遷的調適;今年八月IPCC的AR6重點摘錄,與臺灣氣候變遷評析更新報告中,目前國內已有中研院、科技部、交通部氣象局團隊開始同步進行國家的氣候變遷評估更新報告,報告中分析在全球積極減碳,與不減碳下臺灣會受到的衝擊。包括溫度、降雨的衝擊皆有初步的評估,後續將為目前修法增加專章,科學報告的情境風險評估可轉換為個部門的行動方案作為依據。

最後,目前關心的溫管法修法進度,經各部會討論在院長明示將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入法下,與各部會盤點溫管法規尚不足部分,需要在氣候變遷因應法去增訂的,以及各部會的權責分工討論,應在最短時間提出預告版本與大眾研商與討論。

減碳已確實涉及經貿,除溫管法修法外,更鼓勵國內各界產業的準備動員,共同面對氣侯與世界共生。

 

人的行為 影響永續核心價值

劉兆漢 (中央研究院前副院長/院士/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建立永續的價值觀

蔡處長提及深度減碳、達到零排放這件事情非常複雜、牽涉非常多的因素,包括科技、法律、制度與產業經濟的關係。這些以往都討論相當多,今天我想提出來更基礎的另一個因素,就是必須先探討人的行為,人的行為與減碳、氣候變遷的因應都有直接的關係。

剛出爐的2020年的IPCC報告清楚的告訴大家,人為因素是現在地球困境的主因,應該嚴肅地考慮怎麼樣能夠改變人的行為。人的行為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秉持的價值觀、想法,如果希望改變人的行為,就是要建立新的價值觀,拯救因人類的行為導致的生態斷鏈,減碳與調適的困難,重建大家遵循永續發展精神的價值觀。什麼是永續發展的精神呢?永續發展最先的定義是從1987年聯合國的報告「Our Common Future」該報告定義永續發展,就是任何的發展除要滿足當代的需求外,一定要能夠保障地球的生態,還有人文經濟的環境,能夠讓未來的世代有機會滿足他們的發展。換句話說,任何發展在當代都不要將地球搞壞,要留給子孫有未來發展的機會。當然要做這樣的事情離不開教育,我們教育界多少年也持續在努力,還是力猶未逮。最近我有機會看到傑出的幾個宗教團體,在培養信徒關於環保的意識與作為,以及培養「愛物惜物」的習惯信仰,將行為生活化令我敬佩且感動,或許宗教團體與教育界合力於日常作習中推進永續價值觀,是一個可行、重要的途徑。

 

蒙特婁協議  廢止CFCs改善臭氧層

第二點我想跟大家討論是將過去30年來國際上為了推動環保的相關協定、協議、公約,將不同的協議做一個比較。第一個就是蒙特婁協議,蒙特婁協議是80年代末期國際上為了彌補臭氧破洞這個影響地球的重要議題所推出,這個協定是針對氟氯碳化物(CFCs)所訂定,因為CFCs化合物是造成臭氧破洞的元兇,蒙特婁公約訂出全球廢止CFCs化合物,廢止CFC化合物的過程是比預期還要提早成功的,原因是當時在科學上的論證,對於CFCs化合物影響臭氧破洞這些科學的證據,做得非常完美。

回過頭來看蒙特婁公約為什麼那麼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廢止CFCs的協定訂立時,產業界其實已經找到它的替代品,所以廢除對產業界來說沒有影響,甚至因為新產品更為獲利。除了產業界以外,廢除CFCs後臭氧破洞確實改善了,而臭氧層的臭氧密度也漸漸恢復正常,這是一個很圓滿的國際協定。

 

尋找替代能源 科研挑戰不斷

回過頭來看有關氣候的協定,京都協議還有2015年的巴黎協定。這兩個國際協定推動都非常困難,除剛開始科學界有爭執外,目前科學界已漸有共識,重視目前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主要因素是溫室氣體,尤其是二氧化碳的含量持續增加,而CO2排放增加的最大來源是化石燃料,包括石油、煤、天然氣等,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找到有效且大家能夠使用的替代能源。當然再生能源、乾淨能源,例如太陽能、風能、水力、潮汐、地熱、核能等都是可能的選項,但是每一項都有他需要克服的障礙、缺點,到目前國際上在為氣候變遷的科學研究仍在奮鬥努力。

 

在減碳與能源科研應用上,我們現在看到的不只是眼前的,其實是未來2050年的一些新發展,新的趨勢不只核能,還包含太陽能等相關的再生能源,皆為可利用待發展。值得重視的是越來越頃向分散式的發電,而分散式的發電以及集中式的發電非常不一樣,重要的是配套措施,是能充分利用分散發電的一些資源。要做到智慧型的電腦分配電力及能源,所謂的智慧電網,盡量利用目前的AI、微電網,讓分散式的發電能夠更有效的利用,之於核能研究亦有進度,核能發電目前主要是核分裂來發電,此外還有核融合發電,最近發展的也很快,中央研究院李羅權院士,他的團隊在這方面有相當新的進展,值得大家注意。台灣在這方面需要加一把勁,盡快地建立更新、更有效的智慧電網,有效的能源規劃。

 

 


世代交替 給孩子一個未來

林子倫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副執行長)

2050世代標記 氣候全球倡議

2050年是台灣很少可以跨世代談未來三十年的議題,大家談永續發展很久了但並沒有現在那麼具體,氣侯與永續本是是二十一世紀後半葉課題,但過去兩三年在極端氣侯下全球倡議,將2050年變成一個世代的標記。現在這世代們,在這未來三十年我們能做些什麼,我希望將些概念放進來。

 

2050年其實有非常多該做的事,台灣基本上呼籲了全球的治理趨勢,去碳能源、產業去碳化、能源效率提升、運具電動化、負碳技術發展、治理機制架構,在這五個工作圈的架構下看起來台灣與國際是接軌的,而且是走在前端。蠻重要的是世代的部分,談氣候議題這幾年有蠻多演進,九零年代初期較多是生態環保面向,由環境的變遷,慢慢孕育永續發展的概念後,社會的面向引進、關切到人的角色,談公平正義、相關的利害關係、甚至全球南北方弱勢的族群。我覺得最近這一波是經濟的面向被帶入,經濟結構的轉型、企業的角色,過去企業在這議題相對較被動、保守,但過去兩年多從產業供應鏈等,帶出的經濟轉型、低碳競爭力等,也已經不是新的議題。談了一二十年,從來沒有看過全球的企業如此活絡,幾乎所有的重要企業都在談ESG、減碳、碳中和。

 

跨世代是關鍵

2050年的議題不僅是生態的轉型、社會正義、經濟結構轉型、經濟競爭力,核心仍是人,跨世代很關鍵。在2050年怎麼把人權的議題帶進,也是我希望在這幾分鐘內希望分享的,把人權帶進的立法或是治理結構。氣候變遷對人權的衝擊很大,自然生態的變化對人權的挑戰,從生命安全、健康、隱私、財產、飲水、食物等樣樣都重要,很多原住民族或是居住在脆弱地區的居民特別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我們必須在這裡面做更好的關照。所以環境權、氣候人權應納入。在談目前立法的治理架構,標示台灣在全球立法的高度,要對未來世代做基本權利的重要宣示。我們用人權標準來看治理架構有苛責性,也與環境權、人權難以切割。另外世界人權宣言其實是講一個基本權利,權威性更高,應參考可納入。1972年到現在剛好是人類環境宣言50年,如果明年通過,宣言裡環境人權的基本內涵,人人享有自由、平等、適當生活的基本條件,這些基本權利是尊重現在與未來世代的責任。特點包含環境權、未來世代的權利救濟、公權力的介治、超越國際的人類共用、權利義務等等,這些在框架與概念上讓我們可做更好的涵蓋。

 

談及青年世代,今日帶動全球的抗議、罷課等等,其實與宗教領袖像教宗,不斷地在這兩年發言,教宗覺得我們一定要採取行動,不然會對貧窮族群與未來世代產生不公正的後果。聯合國秘書長也提到他可以理解年輕世代為什麼生氣,因為我們真的做得不夠多、不夠快、不夠好,年輕世代的憤怒是造反有理,我們這一代能做多一點,下一個世代可以少一點承受氣候變遷的衝擊。過去很難想像40度可能會變成常態,在過去放暑假時看到歐洲很多地方40度、50度,去年問彭啟明博士台灣什麼時候40度會成為常態,他說2030年可能就會出現,正呼應了IPCC這次報告。怎麼樣把人權的概念放到氣候人權,越來越多的弱勢族群,很多年紀大的長輩、弱勢族群都對溫度與氣候是敏感、有侵害的,絕對是大家共同承擔的責任,得以氣候人權的概念來處理世代正義。

 

氣候人權七面向 無法忽視

從生命、健康權、用水權、糧食、居住、自覺文化、原住民權利,大概至少有七個面向可以來呼應氣候人權的權力面向。像前面談到的世代及未來,怎麼樣放到現在的版本裡,這些議題都不是現在馬上發生,但是我們現在必須採取行動,利用立法、政策維護未來世代的權利。目前看起來全球的國家治理體系並不利於未來世代權利的保障,現在談的減碳在制度的保障其實也不夠,又沒有未來世代相關的席次、行為者可以發聲,生態資源如何有更好的管理,避免未來毀滅性的災難,都是我們現在應該來做的。現在國際上很多青年倡議已經開始,他們要拯救、教育、告知、賦權未來,我覺得越來越多的學生必須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未來。2019年聯合國也辦了第一場青年世代的氣候高峰會,我們也希望台灣讓青年來發聲、參與,聯合國也設立了聯合國青年氣候特使來做相關的倡議,青年也不能被忽略。

 

今天如果回來再談2050年的氣候治理,最近談的比較沒有被帶進來的是創新的面相,我們都知道要低碳化、電氣化、數位化、產業轉型,這些都在過去有太多的討論,但我覺得我們需要更多的創新,台灣其實有非常好的創新基礎,治理途徑、路徑、技術都需要,當然利害關係的參與、智慧電網、分散能源、財政工具需求面的部分談的比較少,這個都是需要在未來治理的面相。最後政治法治社會面,決策者應該納入未來世代的利益考量,這是一個重要宣示,怎麼樣有跨世代的治理機制,包含倡議、未來世代代表很多國家已經開始做這樣的設計,我們是不是有氣候人權的影響評估機制,怎麼樣執行氣候政策,考慮相關的程式影響評估,另外透過法律實踐未來正義、未來世代甚至是建立預警機制,社會面就是讓大家瞭解世代政治的認知,做更多的溝通、參與、改變。

 

務實能源轉型 不要紙上談兵

李根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減碳欠缺具體路徑與配套

我從90年代開始參與環保運動,一路20幾年看著台灣面對氣候變遷議題的演變,這一兩年的改變非常大。

自 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通過後1998年李登輝總統就開第一次全國能源會議,接著2005年陳水扁總統也開了全國能源會議,然後於2009年馬英九總統開第三次全國能源會議,2014年馬總統再開第四次全國能源會議,這四次的能源會議陸陸續續訂了減量目標,比如說第一次的目標是2020年要回到2002年的水準,但是所有的能源會議爭吵不休的就是核電、高耗能產業是不是應減碳、要不要制定明確的剛性減碳目標等,這個過程中最後沒有達到減碳的目標?答案是沒有甚至不減反增。

也就是說從京都議定書簽訂後,台灣其實是爬升的狀態,其實這20幾年來台灣沒有真的在減碳,直到2015年巴黎協定之後我們制定的溫室氣減量管理法,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就是2050年要降到2005年的50%,這裡面比較具體的是第一階段管制目標,其實是到去年應該要降低2%,就我瞭解應該沒有達標。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還在於欠缺具體路徑、配套措施、實際做法,治理決心這是一直的關鍵。今年的COP26即將召開,台灣這時能夠啟動修法、制定氣候變遷因應法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年,我們必須務實的盤點從現在起到2050年,到底要循哪一條路徑去達成這個目標,而這中間有哪些配套的法案、政策、計畫,一定要實際盤點出來。

 

提升指導層級 找回政治決心

第二個就是;其實每次開能源會議,我們好幾個環保團體通常就是在外面舉布條,有一年我寫的布條上面寫的是「不缺能源會議只缺政治決心」,蔡英文總統已經宣示2050年淨零,蘇貞昌院長也指示開始進行排放的相關規劃討論,樂見行政院目前啟動開始召集工作圈的工作模式,過去減碳為什麼做不來?我覺得最關鍵是行政院把減碳問題丟給環保署,環保署不可能去指導這些平行部門,現在能夠提升層級由政委來主導,是較大的改變。

 

回顧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臺,宣佈非常重要的啟動台灣能源轉型,制定再生能源達到20%的目標,然後訂定把天然氣提到50%、煤炭降低到30%,透過這樣的能源結構調整,同時處理空汙、減碳、啟動再生能源的發展。可是各位想想這兩年有什麼大的改變?在2018年時參與台積電的南科環評案件,我們當時提出訴求是希望台積電承諾100%使用再生能源,最後達成的共識是至少在2025年使用25%的再生能源,當這2018年底承諾後、2019年馬上有媒體報導,台積電代工蘋果的製品要100%使用再生能源,才不過4個月的變化。然今天台積電也又承諾2050年要達到淨零排放,所以是整個國際趨勢逼的台灣不得不往前走,企業如此,國家依然。如果沒有在2016年啟動發展再生能源,今天會是什麼情境?所以我們是做得太慢了,這裡面最關鍵的就是沒有決心。2016年開的新局,在國內還有非常多的拉扯,包括核四年底要公投,這爭論十幾年沒法擺脫的惡夢,無謂的社會爭議投資費時耗力,台灣必須要很快地將整合治理架構,從責成環保署移轉到行政院真正帶頭,建立氣候的行動內閣才能解決這樣的問題。

能源價格合理化 關乎社會轉型與分配正義

第三個部分是電力與能源價格的合理化一直無法好好被討論,他涉及非常多的層面,不僅是科技跟替代品的限制,還包括環境的限制跟社會轉型以及分配正義,包括國際、國內分配正義的問題,它其實是相當複雜的社會轉型的問題。要如實反映化石燃料對健康與環境的危害,這件事情一直沒有被妥善的處理,直到歐盟的碳關稅來了,我們才不得不處理。過程中台灣一直是因應國際貿易的被動者,趨勢下的追隨者,而不是開創者。但也無妨,即使是追隨者動作也要快,不只是為環境也為產業發展。

 

最後,轉型的過程中會面對先天的限制,如何去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如何明智地使用環境資源、降低社會與環境的衝突,必須有更多的制度配套。舉例,前陣子再談老車淘汰,確實可大幅改善空汙、減碳,但是面臨老車的司機朋友的反彈,顯然處理公正轉型涉及到很多的部會,理論上跟就業就特別有關係,勞動部應該要參與,經濟、交通部門也都應該參與,老車淘汰是一個指標議題。像產業轉型一樣,處理高碳產業的轉型,石化工業、煉鋼業,石化工業在高雄的典型議題是大設石化工業區的降編問題,有兩千個勞動者在降編的過程中必須處理就業的問題,需要公正轉型。第二種問題,是環境矛盾衝突,最典型的例子是藻礁天然氣的衝突以及增加太陽能所需地面空間,台灣土地那麼狹小很難找到地面空間,怎麼樣去面對這些轉型衝突,必須去尋找最小衝擊路徑,恐怕是台灣最真實不過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