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朱敬一台大演講相關報導(0922)

朱敬一台大演講相關報導(0922)

朱 敬一

「拿薪水的人不夠有錢」 朱敬一談貧富差距:0.01%頂級富豪靠股利、土地買賣致富

文/風傳媒記者 陳耀宗採訪報導

來源:風傳媒(http://www.storm.mg/article/169324)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將於10月1日前往日內瓦就任常駐世貿組織(WTO)代表團常任代表,他22日晚間於台大演講談論「台灣社會各個面向的不公平」,他表示,如果有人說薪資很高,代表他還不夠有錢,台灣最有錢的0.01%富豪靠的不是薪資所得,而是資本所得,佔了近93%;但若把土地增值所得算進去,前0.01%富豪薪資所得將只佔4.51%,土地增值所得反而佔了近25%,原因就在於台灣的土地增值稅較綜合所得稅低,富人賣土地可以賺更多錢。

身為台大校友、中研院院士朱敬一22日晚間受台大邀請進行「我的學思歷程演講」,並以多張圖表數據分析,以所得、財產、土地、報酬率等項目來解構台灣的財政稅制現況,他先是拋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有錢人的所得從哪來?」並將有錢人分為前20%、前10%、前5%、前1%、前0.5%、前0.1%與最有錢的0.01%。

前20%有錢人靠薪水 最有錢的0.01%靠資本

「為何有錢人那麼喜歡土地交易?」朱敬一說,基本原因是台灣綜合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是40-45%,而土地增值稅則為15-30%,因此富人靠買賣土地賺錢要繳的稅較低得多,況且,土地交易現在還是以公告現值為主,可能還比實際成交價少了近一半,讓富人熱衷買賣房屋,也正是造成台灣土地跟房屋上漲的原因之一。

為何你我不去炒土地?「知道帝寶會漲也沒錢買」

「那為何你我不去炒土地?」朱敬一問在場的台大學生,他說,大家都知道信義區會漲、帝寶會漲,但因為市場不是那麼公平,「如果我跟郭台銘去抓寶可夢,他沒什麼優勢,但買房子不一樣。」朱敬一說,就算我們要買帝寶,銀行也不會貸款給我們或是薪水差的人,「會被金管會詢問」,況且買了,就算每年會漲300萬元,光是維護成本200萬,大家也沒有錢能一直付,所以使得市場有點不公平。

前2%有錢人房地產比例下降「可能拿去信託」

最後是在財產的組成上,朱敬一說,財富分為四大塊:土地房屋、股票、儲蓄與汽車,財產組成在98%以後,也就是前2%的有錢人出現儲蓄大幅下降,股票大幅增加,前者很好理解,他稱年收入100萬的家庭可能會留1萬的現金備用、1000萬可能就留10萬,但是夠有錢的人不需要留個1億在身上,因此儲蓄會大幅下滑。

此外,朱敬一也說,房地產(real estate)竟然一路隨著有錢人的比例而上升,最後卻在98%後下降,他猜測,可能的原因是很有錢的人會把土地信託贈與,以符合贈與稅每年220萬的規定,所以看起來他們的房地產佔比減少,其實只是因為有更多比例給信託了,這也可以看出信託贈贈與免稅的缺口。

「不要將軍公教視為既得利益」,朱敬一:18%改革要創造社會氛圍而非對立

文/風傳媒記者 陳耀宗採訪報導

來源:風傳媒(http://www.storm.mg/article/169470)

準台灣WTO代表、中研院院士朱敬一22日晚間於台大舉行演講,QA時間台大學生問到,若朱敬一是改革者,會怎麼去推動改革?朱回應,改革要讓既得利益者能接受,就是要創造社會氛圍,如同社運在做的事,但絕大多數公務員慣於體制內思考,這才是關鍵原因;對於年金改革與18%,他不贊成把任何群體描述成既得利益者,這樣做除了讓該群體不舒服外沒有什麼作用,若氛圍沒創造,對立起來就會很麻煩。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昨(22)晚受台大之邀進行「我的學思歷程」演講,也釋出多項圖表數據,並以所得、財產、土地、報酬率等項目來解構台灣的財政稅制現況。會後QA時間接受與會學生提問,有學生問到若朱敬一是改革者,會如何推動改革?

對此,朱敬一表示,他的邏輯是越難的改革就越要創造社會氛圍,要讓既得利益者幾乎不太質疑,就像是社會運動在做的事情也是在創造社會氛圍;至於為何政府的改革做不出來,也在於社運是體制外而政府是體制內,絕大多數公務員是慣於在體制內思考,不太了解體制外如何形成氛圍,他認為是關鍵原因。

他也以18%年金改革為例,他不贊成把任何群體描述成為既得利益者,因為這樣做除了讓該群體不舒服外,沒什麼作用,政府該做的是創造一個氛圍,讓大家認為都是往台灣好的方向走,大家為了共同的目標犧牲,一但氣氛沒有創造,對立起來就會很麻煩,但他也說,他並非當局者,沒有辦法詳細去講該怎麼做。

朱敬一:有錢人很有錢沒關係 重要的是底層的人有機會流動

此外,也有學生問到,朱敬一這場演講的許多圖表都顯示台灣社會的貧富不均,到底要怎麼修正這樣的不公平?朱敬一回應,他不會希望要怎樣去修正這些圖表,而是希望這個社會是流動的,今天一個人現在很有錢沒關係,但只要一個雲林鄉下小漁村的人夠努力,下半輩子也可以一樣有錢,他就滿意了,他可以接受一個社會10%有錢人的總財富比佔很高,但底層的人也要有流動的機會。

引用來源: 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