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不斷出錯的政府方案 紓困4.0四大問題

不斷出錯的政府方案 紓困4.0四大問題

編者按: 三級警戒至今快兩個月,許多產業面臨倒閉危機,雖中央祭出「紓困4.0」方案,看似每個部會都有相應紓困措施,但實際上產業申請紓困時卻處處碰壁,甚至有業者直言今年的紓困方案做得比去年更差,引發不少民怨。究竟中央的紓困方案出現什麼問題?

受到疫情影響,台灣經濟面臨「外熱內冷」,已有不少內需行業擋不住疫情衝擊只好走向倒閉一途,有的企業、店家則是還在勉強咬牙苦撐當中,不少業者皆已透露,7月份將會是重要的生存關卡,如果情況再不改善,最終也只能走向倒閉一途。

問題一》企業補貼衰退5成以上才能申請,不少基層難以認定營業額

首先,針對受疫情影響的企業,經濟部主要鎖定有稅籍登記的營利事業,只要今年5~7月任1個月營收,比去年同期或今年3、4月收入平均減少5成以上者,可按全職員工數乘以4萬元發給企業補貼。
但實際執行上卻發現有不少業者碰到「舉證」困難。舉例來說,業者申請時,要提出5月、6月營業人銷售額與稅額申報書(俗稱401、403報表),但不少小規模營業人沒有辦法提供401、403報表,使得認定營業額比較困難,因而衍生出許多「個案」。
而這些小型營業人只能透過政府輔導單位協助,但問題是,這些營業人過去本身與政府行政單位少有溝通的經驗,因此常常在諮詢過程中就中途放棄,打了退堂鼓。
也有持401、403報表的業者則反映,報表通常是以2個月為1個單位,但5月、6月報表最快也要等到7月拿到,才能申請,等實際拿到錢可能都已經8月了,實在緩不濟急。

問題二》哪門子的排富?勞工個人紓困金變成「擠牙膏式」

另外,勞動部針對勞工個人補貼,日前公布「自營作業者與無一定雇主勞工生活補貼」的補貼資格,除了在今年4月30日已在職業工會參加勞工保險之外,一開始為了排富,因此將生活補助限定在「2019年收入要40.8萬以下」才能拿。
這也引發許多勞工不滿,因為明明疫情是在2020、2021年才開始影響人民生活,為什麼要用2019年的年收入評定,也就是說,2年前沒疫情時年收入超過40.8萬元,就算今年損失慘重,也照樣不能領1~3萬元補貼。因此行政院隨後才進一步放寬2020年的年所得在40萬8千元以下者,也同樣可以獲得補助。
另外,根據勞動部規定,在工會加保的月投保薪資2.4萬元以下者,可領生活補貼3萬元;若投保薪資超過2.4萬元者則補貼1萬元。但一名美容美髮業者表示,現在投保薪資在2.4萬元以下的人真的不多,大部分都是投保2.4萬元或2.4萬元以上,實在不理解「這是哪門子的排富」?
民眾黨團總召邱臣遠指出,行政院提出這些紓困方案一開始都包裝很漂亮,用大內宣方式講得好像很大方,但實際方案出來的時候就是會有很多限制,要給不給的,等到大家開始吵不夠的時候,政府就再多給一點、多給一點,變成是「擠牙膏式的紓困」。 

問題三》行業被遺忘,紓困看得到吃不到

甚至不少行業也成為紓困孤兒,補助金額幾乎是看得到、吃不到。一名至今仍停業的攤商無奈,「政府的補助我們看的到、可是真的拿不到,現在就只能縮衣節食度日。」
舉例來說,基層的夜市攤商由於大多沒有稅籍登記、也沒有投保勞保,因此只能適用衛福部的急難救助方案,但此方案只限「每戶」發1~3萬元,也就是如果家裡已經有人領取就不能再領。再者,像是勞動部日前開放打工族紓困補助1萬元,但申請條件中卻限制要在4月30日有參加就業保險、且月投保薪資低於23100元的打工族。
因此有打工族抱怨,剛好今年4月30日適逢五一勞動節的補假,沒排到班,因此沒有上班就沒有保勞保,因此居然不符合紓困資格。對此,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指出,有很多打工族因為是部分工時,雇主經常以「日投保」而非「月投保」的方式進行加保,所以打工族上班一天就加一天勞保、下班馬上退保,但卻因為勞動部的標準,只看「4月30日是否在保」,導致勞工只要在4月30日當天沒有上班,就被排除在這次打工族紓困之外。

問題四》申請紓困貸款有困難,海嘯第一排產業被銀行列為高風險

除了補貼之外,這段期間中小企業也相當需要融資周轉,但表面上,政府呼籲銀行不要雨天收傘,並請由信保基金協助中小企業向銀行取得融資,但問題是,銀行也不是福利機構,必須考量授信融資的風險以及個人或行業的風險類別。
也就是說,這些海嘯第一排的業者自然也被銀行列入高風險的行業,假設業者也提不出日後的還款計畫,恐怕也都會被銀行拒絕。一名國內客運業者表示,去年信保基金提出紓困貸款保證,協助業者向金融機構貸款,對於業者來說猶如及時雨,但今年由於疫情實在太嚴峻,希望能再有新貸額度,但是卻沒有相關的配套措施,同業紛紛快撐不下去。
但據了解,信保基金雖然是政府基金,最終還是得由銀行決定是否承貸,從銀行的角度來說,假設去年受疫情影響的民眾或企業已經向銀行貸過,且今年也申請還款展延,今年若還想要再申請新貸,銀行願意承貸的意願恐怕也很低。
因此就有健身業者表示,銀行紛紛將健身產業列入高風險產業,也使得取得貸款十分困難。民進黨立委何志偉則呼籲,各部會應該提出「信保專案」,由政府協助業者向銀行擔保,以免業者遭到銀行拒絕申貸。

開賓士車領紓困金?搞得民眾怨聲載道

當紓困4.0方案正推行時,卻發現有「開賓士車來領紓困金」,反觀真正需要被紓困的人卻沒有辦法領到補貼,這情況格外顯得諷刺。邱臣遠也無奈,只要是涉及資源分配,大家怎麼分都會不滿意,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搞得民眾怨聲載道。
邱臣遠則是認為,這次的紓困猶如「舊酒裝新瓶」、了無新意,且過去的經驗中央紓困一旦設下條件及門檻,就會出現漏網之魚的爭議,因此唯一的解決辦法還是趕快將疫情穩住、提升國人的疫苗施打率,讓社會趕快恢復正常,否則政府再怎麼紓困也難以救急。

引用來源:信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