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楊渡/被破口的三道底限

楊渡/被破口的三道底限

編者按: 疫情影響你我的生活,學子無法到校上課,許多產業也受到衝擊咬牙苦撐,人民不經要問這個政府到底部署了什麼?對楊渡而言,疫情疫苗等困境或有藉口推脫,但有三條底線本政府不該跨越,社會要如何面對失職政黨領導下的傷口,值得我們共同省思。

疫情期間,疫苗沒買夠,發展國產疫苗不成功,或有理由可以推托,但有三道底限,是民進黨有意逾越,且難以被歷史所原諒的。

第一道底限:善意。任何執政者至少以天下蒼生為念,或不至於故意以百姓為芻狗,這是最基本的政治倫理。然而這個政府自己沒買夠疫苗,民間在疫情肆虐下,沒得施打就算了,當死亡人數升高至數百人,民間慈善團體、企業家不忍心要買疫苗回捐給政府,政府竟然可以用行政命令、法律規定等橫加阻擋。從五月中,一直拖了一個多月,到六月中,郭台銘忍了又忍,出面要求蔡英文見面,問題才得到公開,由蔡英文出面同意。現在,慈濟了解困境,為了拯救蒼生,願意出面增買疫苗,疫情指揮中心還是拖延,藉故拒絕。直到證嚴上人給蔡英文聲明,才得到初步同意。

古語說「視民如傷」,是把百姓當傷患一般,細心照護。如今是人民死傷狼藉,政府無視,還禁止慈善團體去救死扶傷,這真的是逾越了人類最基本的倫理底限。

第二道底限:科學。從五四運動以降,民主、科學一直是知識分子的追求。胡適、殷海光等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之所以一直強調科學,是由於民主若缺乏科學的實證主義精神,即容易為政治口號所催眠。而各種政治口號,一旦用科學加以檢證,就會露出馬腳,施政良窳是可實證的。然而在疫苗國產的過程中,這個政府完全拋棄科學原則。由總統親自下令,渾不顧二期實驗結果都未出來,就宣告要在七月開始施打。

然而罔顧科學的結果是無用的。即使台灣直接緊急授權,讓疫苗可以在台施打,但缺乏國際認證,民眾一樣不能通行。更何況全球的「疫苗民族主義」已經讓疫苗成為爭搶物資,也是未來開放解封後,各國互相卡關的門檻。歐美想要卡中國疫苗,中國也試圖要突破「疫苗民族主義」,提出「疫苗國際主義」,對亞、非、拉丁美洲等困難國家,全面釋放疫苗,不管是出口或援助。

這已經是一場疫苗的國際戰爭,打的國際級的疫苗連環戰,一個罔顧科學原則、缺乏正當實驗過程與三期試驗的疫苗,能夠站上國際擂台、被國際接受嗎?別鬧了!

第三道底限:人性。人都有恐懼,死亡是最大的恐懼。因此台灣缺乏疫苗,慈善團體要幫政府去國外尋找疫苗,如果疫苗再不夠,有辦法的人就乾脆出國打疫苗。所以有各種美國團、關島團。更多是默默買了機票,寧可冒著飛機上感染的風險,赴國外打疫苗。

一個政府,把國家治理到國民拚命外逃的地步,這不是只有中南美洲那些戰亂國家才會發生的嗎?什麼時候,台灣變成一個逃亡潮的國度?什麼時候,台灣變成一個死亡恐懼壓倒一切的社會?這個政府,難道不覺得可恥嗎?

打破了善意的底限,政治上的惡意,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來。打破了科學的底限,民主政治就失去實證精神,只剩下宣傳的口號,民主根基搖搖欲墜,獨裁法西斯的危險愈來愈高。而打破人性的底限,使人民生活於死亡恐懼之中,則民心潰散,人人自危,寧可逃命自保。這樣的國家,再無向心力可言。

疫情之中,安靜觀察,我所最憂心者,不僅是疫情嚴重,個人安危,而是這三個底限一旦打破,最惡意的政治,要比病毒更惡毒百倍。而惡意的政治啊,會讓人民受更多、更長的苦。惡意的政治不結束,台灣民心怎麼復原?

楊渡/作家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