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法官指簡訊實聯制用於查案 指揮中心:限疫調

法官指簡訊實聯制用於查案 指揮中心:限疫調

編者按: 行政院自5月19日推出「簡訊實聯制」,由民眾用手機掃描店家的QRCode,即會直接發送簡訊到1922,即可完成實聯制,而不用另外填寫資料。然而,民眾每傳送一則實聯制簡訊,其實都是在揭露自己「在什麼時間、出現在什麼地點」的個人隱私。而台中地方法院法官張淵森近日撰文質疑,有刑警濫用實聯制資訊逮捕嫌犯,將相關資訊使用於防疫之外目的,使得該爭議又浮出檯面。

疫情警戒升至第三級後,政府推出「簡訊實聯制」方便疫調,卻爆出疑有警方以簡訊實聯制鎖定嫌犯行蹤,外界擔憂此舉恐侵害個人隱私。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天強調,不會同意任何機關將簡訊實聯制進行疫調外的使用,已請警政署通令,未來偵辦時若調用的簡訊中有出現實聯制內容,主動排除不使用,避免外界不必要的誤解。

台中地方法院法官張淵森撰文稱,日前審核刑事警局搜索票聲請書時,發現警方利用嫌犯以簡訊實聯制鎖定嫌犯行蹤,指揮中心應立即檢討並確保不得將該資訊作目的外使用。

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鄭麗文表示,當初指揮中心一再保證「只會作為疫調使用」,資料在電信公司,廿八天後會自動刪除,警方卻利用民眾發送的簡訊掌控嫌犯的行蹤,完全違背民眾信任指揮中心的承諾;就算目的是為偵查犯罪,也不能合理化民眾資料受到「目的外」不當利用的事實。

民眾黨立委張其祿則表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應恪守「簡訊實聯制僅供疫調使用,且即使刑事偵防也絕不能調用」之承諾,並也應查明近期不當使用之各項傳聞。張指出,立法院所制訂的「新冠特別條例」,其中第七條雖有規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而違反者,則可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直轄市、縣(市)政府處五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之罰鍰。​但也不應成為「霸王條款」,且尤其是攸關國人隱私及資安之保護,絕不應該遭到僭越。​

中央疫情副指揮官陳宗彥表示,該個案偵辦過程依照程序聲請通訊監察(即監聽),剛好嫌疑犯在某場所內發送實聯制簡訊,員警才依照簡訊內容的位置代碼,實地一一核對場所,以持續調查詐騙案。

警政署回應,已在昨天通報全國各警察機關,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所制定簡訊實聯制,只供疫情疫調使用,未來不作為偵查犯罪或他用,如果警方辦案時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調取到簡訊實聯制的代碼資料,也將會排除使用在強制處分聲請書文件上。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20日澄清,1922「簡訊實聯制」僅供防疫用途,是由指揮中心向5大電信業者取得相關資料,刑事局未曾調閱;而各電信業者除提供指揮中心作疫調外,未曾提供1922資料給其他任何單位,政府未曾違反僅供防疫之用的承諾。

NCC強調,簡訊實聯制所蒐集資料,是指揮中心為辦理疫調所設置,兩者是各依不同法規設立的獨立系統,其蒐集目的及範圍也不相同,係屬二事,不能以此混淆視聽;該法官未釐清相關法律適用即對外評論,「甚表遺憾」。

前警大教授葉毓蘭則對警政署回應表示疑慮,他表示即使書面上排除,但警方一旦握有這些資料,也很難不運用於刑案的偵查作為,一樣是「目的外使用」,葉毓蘭認為,釜底抽薪的做法應該從源頭控管,要求電信業者絕不能將簡訊實聯制提供防疫目的以外的使用,而不是資料給了叫人家不要用。
人民的信賴是政府施政的重要資產,葉毓蘭強調信誓旦旦保證簡訊實聯制不作防疫外使用,卻遭用於偵辦刑案,這些不僅影響民眾對政府的信賴,減低使用實聯制的意願,恐又造成疫調不確實而形成防疫破口,恐得不償失。政府不能說一套做一套。

資料來源: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0701/5542571

https://udn.com/news/story/122251/5546070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0621002937-260407?chdtv

https://udn.com/news/story/122251/5545600

https://www.i-media.tw/Article/Detail/15583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