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疫苗買不到?看台灣為何需要靠捐贈取得疫苗

疫苗買不到?看台灣為何需要靠捐贈取得疫苗

美日兩國為何要致贈新冠疫苗給台灣?近日各項報導出爐,有的說是日本感謝台灣在311地震時曾經伸出援手,針對美國則認為台灣是美中對抗的最佳盟友。不過若是排除這些外交因素,台灣並不是第三世界落後貧窮國家,為什麼會需要靠兩大國際盟友來捐贈疫苗?三大因素都和國際疫苗的搶購息息相關。

1. 缺少超前佈署與超量購買

尢其是美國,早在去年第1季,全球疫情大爆發時期,美國政府就在5月啟動了「曲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疫苗研製計畫,以近124億美元鉅資和13家藥廠及生技公司簽訂合作協議,這其中包括輝瑞(Pfizer)、阿斯特捷利康(AZ)、莫德納(Moderna)與嬌生(Johnson & Johnson)等四大疫苗廠。

據統計,FDA批准Pfizer、Moderna、Johnson & Johnson等三家的疫苗,已公開的訂購數量高達8億劑,自今年5月起,美國已有數百萬民眾已完成接種,現有疫苗供給過剩,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今年夏天,美國的多餘疫苗可能達到3億劑或更多;相較之下,印度等國家新冠疫情持續升溫。鑒於國際壓力,白宮貿易代表只好到世界貿易組織(WTO),協商更廣泛分配疫苗、專利授權和疫苗共享等事宜。

日本方面,在今年2月日本政府就已採購了大量的Pfizer和Moderna疫苗,隨後再加碼談到1.2億劑AZ疫苗,其中還有9,000萬劑授權在日本生產;至今日本共拿到約1.9億Pfizer及5,000萬劑Moderna疫苗。日本雖然目前般疫情仍然嚴重,但是仍有充分疫苗可贈送給台灣。

2. 錯誤時間與政策

首先因為對台灣疫情控能力過度樂觀,以致於台灣對疫苗的需求預估,連同兩家尚在二期臨床的國產廠在內,最多只規劃三千多萬劑的採購量,占總人口需求量不到七成,完全未曾考慮任何延誤的風險。

很多跡象顯示,我政府限於多年來「採購法」的緊箍咒影響,不論是對國內及對國際採購,在價格及數量上總是斤斤計較。在國際疫苗廠心目中,台灣不僅採購的數量比其他各國少,買得少又要殺價,殺價之餘又要挑廠牌,挑廠牌之外又要指定進口來台時間,成為許多國際大廠心目中的「奧客」。

知情人士指出,去年台灣簽署1,000萬劑的AZ疫苗採購協議,當時在牛津大學研發團隊的善意下,原本是以公益價格─每劑3.95美元,期待台灣能採購3,000萬劑。

但後來的情況是,AZ雖與台灣簽署採購協議,協議上只載明採購數量,並沒有寫明供貨時間,導致目前根本無法掌握AZ疫苗來台時間。對於其他疫苗的採購也是如此,因為對每一來源的採購量都很少,再加上台灣儘管目前疫情嚴峻,但與許多國家比較仍不算是重災區,所以各大廠及COVAX在供貨排程上,把台灣排到很後面。

3. 中國因素

以台灣極力爭取的德國BNT疫苗,其全球市場銷售權屬於Pfizer公司,唯獨在港澳台等大中華區,市場獨家代理權屬於上海復興醫藥集團。由於上海復興醫藥在BNT公司規模仍小時、即投資該公司成為股東,無論是去年由台灣東洋出面爭取、我政府親自談判爭取、或是近日鴻海及永齡基金會創辦人郭台銘出面申請,檯面上都很難繞過上海復興醫藥這一關。

業內人士指出,台灣若想爭取到BNT的疫苗, 唯有兩項非商業採購的模式可解套,一是透過COVAX這個非營利組織平台供應來台;另一方式就是透過台灣友好國家,例如美國政府或德國政府贈送給台灣。但由於BNT與Moderna的疫苗同屬於mRNA 疫苗,疫苗價格偏高,COVAX平台不大可能供應這種高價疫苗給台灣,目前有餘裕供應給台灣,又符合友好關係的國家,最有條件的當屬美國政府。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