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關於我們 / 大事記 / 於北、中、南、東四區辦理2008映像公與義紀錄片巡迴影展暨主題座談

於北、中、南、東四區辦理2008映像公與義紀錄片巡迴影展暨主題座談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余範英表示,這項活動就是希望能激起民眾及相關單位關心台灣基層角落的熱情,喚醒社會良知,讓公與義充滿社會每個角落。而擔任 本屆紀錄片徵選活動評審主委的作家黃春明感性地指出,紀錄片最早期的目的就是要記錄一切與公義有關的事。不過,他也提醒在場所有的紀錄片工作者,創作是一 種冒險,要留心路上存在的種種陷阱,不要落於陷阱而不自知或輕率作出簡單的結論。

由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舉辦的「映像公與義」紀錄片大獎,廿一日頒獎典禮,首獎由黃嘉俊執導、記錄邊緣少年騎單輪車環島挑戰自我的《飛行少年》獲得。另外, 評審獎由黃淑梅執導、記錄九二一重建的《寶島曼波》,及蔡一峰執導、記錄原住民「高砂國」事件的《獨立之前》兩片獲得。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余範英表示,這項活動就是希望能激起民眾及相關單位關心台灣基層角落的熱情,喚醒社會良知,讓公與義充滿社會每個角落。而擔任 本屆紀錄片徵選活動評審主委的作家黃春明感性地指出,紀錄片最早期的目的就是要記錄一切與公義有關的事。不過,他也提醒在場所有的紀錄片工作者,創作是一 種冒險,要留心路上存在的種種陷阱,不要落於陷阱而不自知或輕率作出簡單的結論。

邊緣少年獨輪環島 故事勵志

首獎《飛行少年》以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的青少年為主角,二○○ 六年他們在騎獨輪車環島一千公里,影片忠實記錄這群苦命兒的血淚與壯舉,愈挫愈勇的故事充滿勵志。
獲得評審獎之一的《寶島曼波》,記錄九二一地震過後的南投縣中寮鄉清水村一二鄰的廿戶居民重建家園歷程。全片耗時四年半時間,完整記錄遷鄰重建的過程。在全片中可感受村民強韌的生命力,也呈現居民與外來團隊、公部門、營建廠商之間的角力。

導演黃淑梅表示,她在重建區結識了許多一輩子的朋友,也透過這個機會接近更真實的台灣,感受五味雜陳的台灣文化。

《獨立之前》以高雄縣原住民促進會獨立建立「高砂國」事件始末為主軸。記錄前總統陳水扁於二○○○年總統大選前所提出的「國中有國」新原住民政策,漢人蘇榮宗廣邀全台各地原住民前往高雄大寮鄉建國的過程。最後他們被告竊占土地,「高砂國」一夕夷為平地。

導演蔡一峰表示,「高砂國」事件引發的爭議當時幾乎全是負面的。其實,他認為「高砂國」的「社群自立造屋」可能成為社區發展的模範,值得深入研究。

因此他從高砂國「滅國」前的一周開始記錄,並進行後續追蹤,探討原住民與土地的關係,希望還給事件一個公義。

評審獎《獨立之前》《寶島曼波》

首獎黃嘉俊《飛行少年》可獲得獎金五十萬元;評審獎蔡一峰《獨立之前》與黃淑梅《寶島曼波》,各得獎金廿萬元。

至於其他的得獎者還包括入選獎:林育賢《種樹的男人》、李建成《我希望─員山戲夢少年》、許伯鑫《變調人生》、李靖惠《思念之城》、李竹旺《鼓出森巴文化的台灣原住民音樂》,各得獎金五萬元。

《飛行少年》映後座談會 讓非行少年放心飛行 許孩子安全的未來
「當年的陳進興是少年法庭個案,若當時有少年安置機構,今天的結果將會非常不同,」更生團契牧師黃明鎮談到白曉燕綁架案主嫌之一的陳進興,仍不勝唏噓。

時至今日,少年安置機構已設置,但少年犯罪卻出現警訊。進入矯治機構輔導的黃明鎮指出,美國每六個罪犯中有一個是少年犯,台灣卻是每四個就有一個是青少年。這其中又以花蓮最嚴重內政部的研究顯示,花蓮青少年犯罪率高達千分之十五.七一,將近全國平均的三倍之多。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主辦的《映像公與義》影展,日前在花蓮慈濟大學登場,並於五月二十三日針對《飛行少年》進行映後座談。該片主要紀錄收容輔導家暴受虐或少年虞犯的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在黃明鎮和板橋法院觀護人盧蘇偉帶領下,完成獨輪車環島之旅過程。

座談會特別請到慈濟大學校長王本榮主持,與會者包含《飛行少年》導演黃嘉俊、更生團契牧師黃明鎮、慈濟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賴月蜜和台東地方法院少年法庭庭長陳淑媛。在影片放映後,信望愛少年學園學生現場表演獨輪車,並以吉他自彈自唱,引來全場如雷掌聲。

由於片中的少年虞犯多出自暴力家庭,具有專業小兒科醫師背景的王本榮一開場即提醒,嬰兒出生時腦部重量約四百公克,成人則約一千四百公克,亦即有百分 之七十都是出生後慢慢成長,顯示後天環境對腦部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如同希特勒、海珊等即是受兒虐受害者,日後成為人類浩劫,千萬不能忽視兒時受虐帶來的創 傷經驗。

對於花東地區少年犯罪率相較全國偏高,陳淑媛語重心長地說,從她在法庭的實際觀察發現,當地少年犯罪中超過七成都是竊盜,因為花東公共運輸落後,只要時間稍晚,孩子就沒有交通工具返家,情急之下會去偷摩托車,若政府能有所改善,少年犯罪率勢必明顯改善。

其次是花東多原住民,陳淑媛說,原住民因為社經背景低,造成家庭解構,加上原住民文化有「共財」觀念,同一部落中各家互通有無,但在主流社會卻被視為 「偷竊」。在法庭上更常看到,孩子都是祖父母在照顧,但雙方連語言都無法溝通,又如何維持家庭的維繫力量?她強調,花東問題錯綜複雜,唯有從教育著手才能 徹底解決。

不是每個孩子都要讀書讀到第一名,賴月蜜認為,信望愛少年學園帶孩子騎獨輪車環島一千公里,就是以冒險教育讓這群在生活中常遭指責的孩子,重新看到自 己、認識自己並肯定自己,在安置機構的工作人員對孩子就如同家人一般,擔負起父母的角色,當他們以愛陪孩子走過,孩子也會知道如何愛別人。

《飛行少年》拍攝完成了,但劇情尚未落幕,這群少年的人生仍在繼續。黃明鎮說,獨輪車環島對經常受挫的孩子,是很重要的成功經驗,環島完成三年後的現 在,參與的青少年中有八成不曾再犯罪,八個進入大學就讀、四個成為職業軍人,「而這一切都是學園老師共同努力的成果,」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