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水水台灣 / 觀察與追蹤 / 海洋與海岸-油污染 / 基金會關注

基金會關注

台灣四面環海,海岸線綿延1,500公里以上,擁有廣大面積的海岸土地。近年隨著社會、經濟、人口的快速成長,以及開放海防管制,海岸地區已經成為國土開發與管理中重要的一環。但海岸地區的土地利用有其全面性與不可逆性,必須有正確的判斷和綜合性規劃,才能確保海岸資源永續利用。

隨著經濟發展,海上作業船隻活動日漸頻繁,國內陸續發生了多起重大海上洩油污染事件,包括:布拉哥油輪海洋污染事件(66)、二仁溪河口綠牡蠣污染事件(75)、阿瑪斯貨輪海洋污染事件(90.01)、巴拿馬籍「順通號」貨輪擱淺案(93.03)、協進六號油污處理平台翻覆沉沒案(93.06)、中油工程船「軒轅二號」漏油案(93.07)。海上漏油問題逐漸被重視,其中又以阿瑪斯貨輪海洋污染事件影響最為深遠。

政府在民國76年成立環保署之後,便委託專家學者辦理海洋污染防治相關研究。民國85年陸續發生旗津外海中油公司浮筒漏油污染、桃竹苗海域漁網遭油污染等事件後,中油公司、地方環保機關及台灣省漁業局建議環保署儘速制定海洋污染防治相關法令。因此,由環保署加速研擬「海洋污染防治法」,經立法院第四屆第四會期於民國89年10月13日三讀通過,並於民國89年11月1日公布施行,使海洋污染防治有法可循。在此法通過不到二個月,就發生了阿瑪斯貨輪海洋污染事件。

阿瑪斯貨輪海洋污染事件

民國90年1月14日,希臘籍3萬5千噸的阿瑪斯號貨輪因為機械故障失去動力,在海上漂流2天,最後船身觸礁擱淺在水深約20米的礁岩上。

翌日,阿瑪斯貨輪受不了強風大浪的襲擊,持續傾斜,然而主管海灘及環保的公共部門沒有在最短時間內進行補救工作,導致鍋爐主機的燃油不斷從破損的船身滲漏出來。貨輪外漏的燃油約一千一百五十噸,油污隨著潮浪飄流到附近海岸,造成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三公里左右的海岸線,高達二十公頃以上珍貴的珊瑚裙礁遭到嚴重污染,重創潮間帶的藻類、蝦、蟹、貝類等生物。

由於該地是生態保護區且礁岩林立,大型器械無法進入,使得岸際油污清除工作更為困難。隨著東北季風增強,污染面積一度擴散到鄰近十公里外的海域,在船帆石、後壁湖等海岸皆曾出現油污。直至2月1日,應當地民眾與環保局的要求,才開始動用抽油馬達設備,但貨輪上還載有六萬二千餘公噸的礦砂,加上殘存油料,可能再度造成另一場海洋生態浩劫……。

時報河川保護小組緊急聲明,促速清理禍源,查明責任

針對阿瑪斯號貨輪油污外洩所造成墾丁國家公園生態保護區的破壞與污染,時報文教基金會河川保護小組九日發表一份緊急聲明指出,這是一件令人非常痛心的事情。為了避免類似海洋生態悲歌一再重演,相關單位應儘速依法建立預防及緊急處理海洋污染體系,並探究相關單位延宕的理由。

時報河川保護小組顧問包括:中山大學教授陳鎮東、台大環工所教授於幼華、監委馬以工、台大地理系教授王鑫、東華大學教授徐國士、中央大學教授歐陽嶠暉、中研院研究員蕭新煌、師大教授汪靜明、台大教授胡弘道、中研院研究員朱雲鵬、台大教授郭振泰、成大教授溫清光等人。這份聲明係由陳鎮東草擬,並在座談會,對外發佈。該聲明內容包括:

一、立即清除油槽、妥善處理礦砂及船身,並以不致造成二次傷害的方式清除岸上油污。

二、查明事件屬天災、人禍、還是國難。

三、探討各單位(行政院、環保署、內政部、交通部、海巡署、屏東縣政府等)依法應主管之相關職掌、並追查各單位延宕理由。

四、行政院應儘速依海洋污染防治法設「重大海洋污染事件處理專案小組」;環保署應設「海洋污染事件處理工作小組」並擬訂「海洋油污染緊急應變計畫」。

五、向肇事者求償、並追究刑、民事責任。

六、加強海洋污染研究工作及建立清除能力。

七、儘速制定海洋污染防治法施行細則。

天災?人禍?國難?阿瑪斯號油污事件座談會

2001/02/10 中國時報

阿瑪斯號油污事件造成海洋生態浩劫,已經成為最受關切的環境事件。時報文教基金會九日結合時報河川保護小組顧問,及海洋專家舉行「阿瑪斯油污事件座談會」。

座談會首先由邱文彥提出現場勘查報告,然後再針對阿瑪斯號油污事件生態浩劫;油污事件應變處理檢討;以及如何復育受污染海洋生態環等議題,分別由學者專家發表建言。

出席座談會人士:台大環工系教授於幼華、中山大學教授陳鎮東、台大海洋所教授唐存勇、中山大學教授邱文彥、台大地理系教授王鑫、監察委員馬以工,時報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余範英也全程參與。以下是座談會發言摘要。

*主管單位沒有掌握第一時間

陳鎮東:破船漏油,應可預見;唐存勇:未用科學儀器監測

陳鎮東︰我認為這次的污染事件根本不能歸咎於天災。首先,漁船在一月十四日故障,據說船員當天並未立即求救﹔若有,海巡署當天除了救人之外,貨輪也應該要在當天進行拖離,就不會有爾後的污染事件。船擱在那裡,一定會破,也一定會洩露油污,這些都是可以預見的。

數天之後貨輪觸礁,主管單位在接獲通知後就應該要立即將船拖離,並把因船身破裂而外洩的油污立即抽走,油污也就不會擴散,進而造成珊瑚礁岩的污染。這些事情我們的主管機關都沒有做,已經喪失了搶救的第一時間。

在知道貨輪擱淺之後,相關單位就應該能夠預期到船身會斷裂,到時將有大量油污外洩,污染的速度將會加快。為防止污染,當時就應該在船身的周圍放上燃料索,雖然當時風浪太大,效果可能不大,但可以多圍幾圈進行補救。這些都是標準作業程序(SOP),因為沒有這樣做,喪失了搶救的第二時間。

唐存勇︰船難發生的第一時間是救人,這當然是最重要的;但在發現油污染的情況後,監測與預報的工作更是重要。監測必須利用相當多科學儀器,而不是用人為目測就能了解污染的情況。可以用的方法包括採用衛星遙測、雷達掃描,以及研究船的監測。要採用這些科學的方式才能了解溢油的範圍以及因應的對策,但這次卻沒有單位能提供完整的資料。

*氣候狀況不利救災?

唐存勇:氣象資料顯示可以;邱文彥:通報系統沒有建立

唐存勇︰平常進行學術研究的研究船通常是在風力達到七級才會停止海上作業。但根據氣象資料顯示,希臘籍漁貨輪發生船難事件是在一月十四日,而十五日到十六日海浪約有六到八級,十八日至二十五日則為四到六級,海浪不大,這時應該是最好進行搶救及撈油的工作。到了二十六日到二十九日風浪轉強,達六至八級,氣候狀況的確不好;但從三十一日至二月五日期間,天氣都非常好,風力大約四到六級。如果以研究船的標準這些時間都是可以進行海上作業的時間。

邱文彥︰據了解,船在一月十四日故障之後,海巡署即在當日就將人員從船中救起,因此表示當時能夠進行海上作業。所以重點不是在氣候問題,而是國內並沒有將相關資源整合,而且通報系統也沒有建立。

*各機關分工紊亂

陳鎮東:主管機關多頭馬車;邱文彥:建議成立專責小組;王鑫:行政架構令人擔憂;馬以工:速訂定海污法細則

陳鎮東︰在油污染擴散之後,環保署以及行政院的相關單位都沒有出面盡到責任,問題就是出在各機關的分工相當混亂。依照海污法,環保署為中央主管機關,所以責無旁貸;而船難發生的地點是在墾丁國家公園內,因此內政部營建署也應為主管機關之一,應儘速進行處理;而船觸礁的地方也是在花蓮港務局的轄區,因此交通部依商港法也是海難及污染處理主管機關之一,但都未見交通部出面;而海域又歸於海巡署在負責掌管,應該立即進行相關蒐證工作,包括限制相關人員出境,要求船長進行相關報告等,作為日後打國際官司請求賠償的重要依據。此外,屏東縣政府也是海污法中所規定的地方主管機關。在這樣複雜的各級機關下,造成救災、善後以及蒐證以追究責任等事情都沒做好。

邱文彥︰國內沒有海洋主管機關,造成台灣海洋管理混亂是最大的問題。比如海岸法目前的主管機關是營建署,而在去年十一月才通過的海污法,其執法單位為環保署,執行單位是海巡署。

因此我建議,應該要成立一個專責小組來負責管理。但是部會層級不能太低,才不會造成進行跨部會協調以及指揮調度的困難。而專職機關必須要同時具有執行、研究以及經營管理的能力,這才是我們長期所需要努力的。

王鑫:對於發生這樣的事件,感到非常痛心,二十幾年前發生布拉格油輪海洋污染事件時,說沒有海污法,現在油污事件發生,則說是沒有海污法施行細則,沒有實際可以執行的單位,環保署沒有這樣的設備,海巡署有這樣的設備,但卻沒有海洋防污的知識,這樣的架構令人擔憂。

發生海洋污染事件,在國外的做法是大家一起來,一起動員政府與民間的力量。但這次國內發生這個事件,政府與民間亂成一團,分不出什麼是政府的責任。其實有許多民眾是非常想要為這件事做些什麼工作的,政府應該把這些力量結合起來。

*海污法施行細則應儘快出爐

馬以工︰目前監察院有五位委員已經共同成立專案小組,將會針對各單位的失職狀況進行調查,包括第一時間各單位的有無失職,善後工作有無適當等,因此我不便再對此事多做報告。然而,海污法去年十一月已經通過,但到現在施行細則還沒有出來。依照規定來說,若是母法通過後,制定執行工作的施行細則應在半年至一年內定出來,因此希望主管機關能夠盡快進行細則的訂定,不要再延宕了。另外,並不是沒有施行細則就不能做事,主管機關也可以依照當初立法草案的精神來進行執法工作。

陳鎮東︰既然海污法已經通過,就應該具體落實海污法。海污法中第十條規定,遇到海洋重大事件,行政院應成立「專案小組」,而環保署應該成立「工作小組」;但是近日環保署所成立的卻是「處理小組」,實在很奇怪。建議應該確定小組的位階來依法行事。

王鑫︰我希望由環保署所成立的跨部會專案小組能夠定期對外界公開目前處理的狀況,包括抽油的進度、油污對當地生態的影響等,讓民眾能夠有完整的了解。此外,環保署依照海污法,寄望能在海巡署下成立專責單位來執行海洋相關問題,但是海巡署是否具有執行相關計劃的能力有待了解。

★油污將因海象變化影響南灣及核三廠

陳鎮東︰目前正在進行油污的善後工作,我認為不應該只著重在海面表層的油污。對於目前依附在龍坑保護區沿岸礁石上的油污,應該要儘早進行處理,若在太陽光強烈照射下,附著在珊瑚礁岩上的油污將會乾掉,到時要再進行清理將會更加困難。

此外,因船斷裂而外洩的油污目前所見雖僅是薄薄的一層,少部分的油可能會因蒸發而消失,但其重油的成分會與海上的雜質一起往下沉到海底,形成膠狀的油塊,屆時勢必影響海底生物的棲息環境;若是深水海流流向改變,遲早會影響目前觀光客最常到訪的南灣一帶。由於當地的珊瑚礁生態非常敏感,需要相當乾淨的海域,若受到一點點的油污染,都會嚴重破壞南灣生態。

唐存勇:從當地海流海象資料來看,當地跨東北季風是會把油污往南帶,再由潮汐帶進南灣、核三廠出海口等處。

於幼華︰油污若漂流到鄰近南灣的核三廠,也會造成極大的影響,油污與油塊將會附著在排水管線上,造成管線污染,短時間很難清理,嚴重一點甚至會導致機械故障。而若是核三廠所排放的氯氣與這些重油結合,所造成的化學效果,對當地生態的破壞更是不堪設想。

★除油管線土法煉鋼

邱文彥︰目前的除油工作進度很慢,尤其是抽油管的幫浦很小,重油很容易造成系管的堵塞,而減緩除油作業,這方面應該改進。而對於即將接手撈油工作的國防部,在大批人力進駐後,加上當地居民以及義工的紛紛進入龍坑保護區進行搶救下,是否會對生態造成二度傷害,需要特別注意。

於幼華:從邱文彥教授的幻燈片可以發現,現場的抽油管相當小,可能連水都無法抽,更遑論是要抽油了。

★應成立蒐集小組以利日後國際官司

邱文彥:缺乏蒐證小組不利興訟;馬以工:邀請律師進行蒐證

邱文彥︰近日環保署已成立了跨部會專案處理小組,並公佈各相關單位的分工狀況,但是其中卻缺乏蒐證小組來進行海洋污染的各項調查,這樣對未來要打國際官司非常不利。

馬以工︰發生在民國六十六年的布拉格船污染事件,造成北台灣海域的嚴重污染,據說當時索賠失敗,因此真可謂禍國殃民。從上次經驗知道,蒐集資料以因應未來打國際官司,並要求合理的索賠是很重要的。因此建議海巡署應該儘早邀請律師蒐證。

★海洋管理總體規畫應著重於預防

邱文彥:建立有效管理對策;王 鑫:檢警參與環境監測

邱文彥︰在所有海洋污染事件中,以油污染的影響最為嚴重,因此最重要的工作應該是如何預防,以建立有效的管理對策。首先應該要建立海洋污染預報以及擴散模擬系統,因此平時就應該將每個海域不同時節的海象、風向資料收集完整,以建立資料庫。而中央到地方應該建立針對海洋污染的緊急通報系統,建立完整機制才是最重要的。此外,面對這樣的浩劫,被破壞的海洋生態是絕對不可能百分之百恢復原狀,未來這海域的生物是否會發生單一化的狀況,整個海域會有什麼變化,都需要一套對生態長期監測的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