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水水台灣 / 觀察與追蹤 / 海洋與海岸-油污染 / 新聞報導

新聞報導

阿瑪斯號跨國求償判決出爐 我方倒賠700多萬台幣

4年前在墾丁龍坑海域發生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擱淺漏油事件,環保署代表台灣政府於挪威展開跨海訴訟求償,判決結果上週出爐。法院雖然判決船東有義務賠償我方之損害,但核給之金額甚,扣除我方應分擔之訴訟費用以及專家法官審理費用,尚須倒貼734萬餘台幣。至於是否繼續提出上訴,環保署表示,因上訴期間為自判決送達日起算1個月,環保署將儘速邀集相關單位研商。

根據環保署上週接獲挪威Arendal地方法院傳真之判決書載明,阿瑪斯號貨輪船東及船東責任互保協會Gard應賠償我國美金28萬8,889元(約合新台幣953萬3,337元)及自2003年3月17日起至清償日止,依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而我國應分擔Gard及阿瑪斯號船東訴訟費用334萬892挪威克朗(約合新台幣1,670萬4,460元),並支付法院3萬4,300挪威克朗(約合新台幣17萬1,500百元)及由法院決定之專家法官費用,以及前述款項至實際付款日止之遲延利息。

挪威法院雖然判決Gard及阿瑪斯號船東有義務賠償我方之損害,但核給之金額甚少,該金額係為於船難初期我方「已實際支付」之監控費用。其餘我方所請求之珊瑚復育費用、漁業復育費用、稅收損失及觀光收入損失等,法院或認為無足夠之證據證明該等損失發生、或認為該等損失與阿瑪斯油污事件間之因果關係尚無法證明,故未准許該等損害賠償之請求。

在珊瑚復育費用方面,法院認為並無必要採取任何措施來固定或復原受損區域的珊瑚。經由自然力的作用,該地區已在逐漸復原中;即便目前的成長率不理想,一段期間以後,該地區仍會復原。另外考慮到該受損區的惡劣天氣,法院認為移植珊瑚及釋放珊瑚幼蟲的復育方式也很有可能不會成功。

在漁業復育費用方面,法院認為並無足夠證據足以顯示漁業資源係因阿瑪斯號油污事件的發生而受有損害,如果阿瑪斯號確實對漁業資源產生有限的損害,該等損害也可利用自然方式加以復育,而無置放人工漁礁或放流魚苗之必要。

在觀光收入損失方面,法院認為當地遊客人數的減少可能是因為阿瑪斯油污事件以外的其他因素所造成,因為數年來該地遊客人數均呈現下降之趨勢,且旅遊景點也會改變,因此無足夠證據證明阿瑪斯油污事件造成墾丁國家公園內景點的營收損失。

在稅收損失方面,法院認為海生館之收入應該列入考慮,因為其營收乃墾丁國家公園內重要的一部分。如將海生館之收入及稅額納入考慮,則2001年的該地稅收實較2000年增加,因此並無證據顯示阿瑪斯油污造成國家稅收的損失。

法院認為在阿瑪斯號擱淺事故發生後的第一階段確實有必要進行監控工作,因此只要該項監控計畫在關於了解擱淺事故後的預期及可能損失是適當且必要的,船方即有義務賠償中華民國所支出的監控費用。中華民國作為一臨海國家,有權於事故發生後進行廣泛的監控,以全面瞭解該地所受之損失。因2001年及2002年已經支出之監控費用合理且有必要,應全額受償。至於未來可能支出的監控費用,法院認為並無必要,因2002年的監控結果顯示,該地已在自然復育中,因此未來的監控不應受到補償。

環保署表示,我國政府相關單位及各專家證人已努力蒐集及提出本件污染案之各項損害證據,惟仍無法獲得挪威法官之採信,深感遺憾。有關是否繼續提出上訴,環保署表示,因上訴期間為自判決送達日起算一個月,環保署將儘速邀集相關單位研商。(2005-01-17)

公視全記錄阿瑪斯號真相 呼籲各界正視海洋污染問題

兩年前的1月14日,阿瑪斯號貨輪在台灣的墾丁海域沈沒,對當地海洋生態環境造成極嚴重的破壞。在事件發生週年後,環保署宣布將1月14日訂定為「台灣海域受難日」。

公共電視新聞部針對阿瑪斯貨輪油污染的後續處理工作,以直昇機鳥瞰及潛水下海等方式,持續追蹤、紀錄此事件。且在事件兩週年的前夕,公共電視將於1月9日正式向大眾公布有關阿瑪斯號貨輪沈沒事件的詳細調查結果,並指陳目前面臨的問題。

調查人員表示,雖然環保署長及交通部航政司官員曾宣稱該地區已無污染存在,但根據公共電視新聞部的實地調查,目前阿瑪斯號貨輪的船體殘遺、礦砂並未完全移除。調查人員深入海中發現,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已在海底滾動、衝撞裂解成數塊大殘骸,以及難以計算的小鐵片,除持續刮除礁岩上的生物及珊瑚外,金屬鏽蝕所產生的污染也一直威脅著這片海域,估計遭到破壞的面積約有18,000平方公尺。此外,政府單位要向船公司求償有關生態環境損失與漁業賠償、罰款、復育經費等,其進度也陷入膠著狀態。

製作單位表示,希望透過長期追蹤及影像的記錄,讓各界再次正視此台灣海洋生態的大災難,並採取有效行動來解決問題。

海洋國家的挫敗

作者:邱文彥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胡念祖 (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阿瑪斯號海汙生態求償案,挪威法院日前判決船東只需賠償我國新台幣953萬元,不僅與我國求償金額3億5,000萬元相距甚遠,我方還須負擔訴訟費用1,600萬元。此一事件無疑為繼元月4日政黨協商將行政院組織法中原擬設立之「海洋委員會」裁撤後,2005台灣海洋年再一次的重大挫敗。

4年前聯合報的投書,首先揭露希臘籍貨輪阿瑪斯號於墾丁擱淺漏油引起的法政問題,當時墾丁龍坑保護區遭受漏油嚴重汙染,海域珊瑚礁至今仍殘喘在船骸連年的磨移陰影中,也引起國人對於海洋保護的重視,政府亦因此刺激而建構了海洋汙染應變的基本架構。諷刺的是,4年後我們發現台灣是個健忘的地方,人們逐漸遺忘當年的情境與啟示,政府的思維邏輯與行政作為更與海洋漸行漸遠。

依據挪威法院之判決,無論是珊瑚損害、漁業衝擊和觀光收入等求償部分,我方都被認為「無直接證據」。海洋汙染的應變處理固須因地制宜,但經驗的累積與傳承十分重要。試問:20幾年前東北角的「布拉格油輪」事件,相關檔案或束之高閣、或隱於個人研究室,有多少資料是公開的?這些攸關重要生態環境的資料難道不是國家資產嗎?珊瑚學界、媒體和潛水界不止一次公布相關資料指出墾丁珊瑚仍然遭受阿瑪斯號船骸的破壞,但主事機關一再否認,果真沒有損害,又何須求償與復育?官方前後不一的思維,莫非只想掩飾與卸責?

行政院去年設置諮詢性質之海洋事務推動委員會,通過國家海洋政策綱領及分工計畫表,並宣告今年為海洋年,但行政院卻同時放棄設置海洋事務部。挪威法院的判決只是再次提醒我們,我們對海洋事務輕忽漠視,對於海洋生態、環境與資源毫無瞭解與掌握,因此「無直接證據」可以支持索賠;本案亦再次諷刺我們,多年來我們一直是「說的多,做的少」,海洋立國難道成了選舉語言?

油污事件 署長下臺──阿瑪斯號油輪漏油事件始末

阿瑪斯號油輪漏油事件發生在去(2001)年農曆過年期間,污染了墾丁龍坑保護區的礁岩,隨即導致前環保署長林俊義下台,被認為是八掌溪事件的翻版。

該事件的發生,正好是公務人員處於過年休假前後,同時遇上強勁的東北季風時期,救援十分困難﹔油污處理的權責剛由海巡署轉移到環保署,幾無緊急應變能力;民進黨剛執政,也缺乏行政經驗;過年期間除了新春節目外,沒有其他重大新聞;媒體記者專業度不夠,加油添醋與過份競逐。諸多因素加總起來,將阿瑪斯號油污事件塑造成台灣海岸最嚴重的污染,同時突顯了許多問題,包括我方因為缺乏相關的法律可提出損害賠償,以及打國際官司也有經驗上的不足等﹔最後,可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所幸,因此加速海污法的順利通過。但較為惋惜的是,新任環保署長郝龍斌未能採行部份教授的建議,趁著油污染的既成事實,進行不同方式清除油污的研究,以發展最適合台灣海域的油污處理模式。

2001年台灣「十大環境新聞」:

★一 經濟無罪 下跪有理 ★二 核四爭戰 20餘載

★三 濱南一案 跨年延燒 ★四 油污事件 署長下臺

★五 桃芝颱風 傷亡慘重 ★六 有毒木瓜 含毒牡蠣

★七 鄰避效應 不同解讀 ★八 政策環評 值得期待

★九 凌波仙子 復育有成 ★十 綠色泡沫 綠色危機

 

阿瑪斯真相

柯金源 (公共電視記者)

擱淺的阿瑪斯

民國90年1月14日,強勁的東北季風持續吹襲,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因為機械故障失去動力,已經在海上漂流了2天。接近黃昏時刻,季風及海浪將阿瑪斯推向岸邊,致使船身擱淺在水深約20米的礁岩上,船長發出求救訊號,海巡署接獲海難事故通報之後,海巡隊巡邏艇在晚上十一點多,冒著八、九級大風浪,將待在頃斜船身,等待救援的船員一一救起。

1月15日,強勁的東北季風並未減緩,阿瑪斯貨輪受不了強風大浪的襲擊,持續頃斜,機艙內的重燃油,就從破損的船身慢慢滲漏出來。

1月16日,在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靠近海岸的步道,已受到重油污染並可聞到汽油味的現象,龍坑保護區管制站人員回報保育課。

1月17日,墾丁國家公園保育課人員至現場拍照紀錄,並呈報管理處。

1月19日,國家公園警察隊開出第一張生態保護區污染告發單。

1月25日,農曆年初三,臨時除油工人開始著手除油工作。

根據了解,在油污染的前期關鍵時刻,環保署長、內政部營建署長、屏東縣長等相關首長相繼出國渡假,交通部因為收文人員已下班來不及轉呈,墾丁國家公園也僅由值班人員就近監測。雖然污然情形均已通報各相關權責單位,但因為各單位正準備休年假無法即時反應,致使污染範圍持續擴大,並喪失處理先機,徒讓單純的污染事件,演變為複雜的政治風暴,同時也讓保護區內的生靈無辜受害。

署長雖下台 污染依舊在

當1月底,年假結束之後,龍坑的污染事件,經媒體大量披露之後,各界為之譁然,終於掀起油污風暴。在野黨也就抓住這個機會大加躂伐,並引申為海洋污染的八掌溪事件,並轉而要求行政官員下臺。至此,油污染的通報程序、處理方式、責任歸屬、行政缺失等問題,一一被政治口水給掩蓋,加上媒體的炒作,已模糊掉油污事件的真相。

3月初,環保署長林俊義在油污事件中,首先中劍落馬,新聞熱潮也隨繼任署長郝龍斌上台之後,漸趨消退,但船體殘骸的移除,殘油及礦砂的抽除進度並不順利,而宣示性的口號依然響亮,無奈新聞焦點已轉移。在夏季颱風相繼侵襲南台灣之後,阿瑪斯的船身再也承受不住強浪的襲擊,斷裂、解體、殘骸擴散,鐵片隨潮浪四處衝撞、刮磨,海底生物再度受到摧殘,龍坑保護區又歷經一場生態大浩劫。

114台灣海域受難日

阿瑪斯事件過了1年,郝龍斌在91年1月14日,油污染週年記者會上,宣示將阿瑪斯擱淺之日,定為「台灣海域受難日」,希望大家記取教訓,同時說明船體、殘遺礦砂已無任何危害,並宣示將繼續向船公司求償並盡速移除船體殘骸。但根據實地調查,船體殘骸在海底的危害並未稍減。

91年6月初,媒體再度報導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大多已被打撈上岸,並運往高雄港區處理,環保署也通知各單位準備結案。但根據了解,阿瑪斯貨輪的船體約二萬一千餘公噸,目前打撈起來的殘骸約一千多公噸,充其量實際打撈起來的殘骸也才十分之一而已,如何就此結案呢?龍坑海岸的珊瑚礁岩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大部分人看不到的海底,其實仍然危機重重。

殘骸鐵礦砂 殘留深海裡

阿瑪斯的船體殘骸以及鐵礦砂,目前,雖然大部分仍遺留在海底,但是環保署長及交通部航政司官員,均宣稱目前該地區已無污染存在。據實地瞭解,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在海底滾動、衝撞了近兩年,已裂解成六截、十七塊大殘骸,以及難以計算的小鐵片,幾乎已看不出船體的形象。這些殘骸主要散佈的範圍約370×250公尺,離岸約1~1.4公里,水深11.5~16米之間,初步估計,遭到破壞的面積約一萬八千平方公尺。

而這些殘骸鐵片隨著潮浪翻滾、衝撞,除了刮除附近礁岩上的生物及活珊瑚以外,鐵礦沙和金屬的船殼,受到海水侵泡之後,會逐漸的鏽蝕,大量的鏽水或金屬離子,會進入附近的海域,珊瑚礁及魚苗都會受到影響。而負責船貨移除的交通部官員表示,因為船貨移除經費400多萬美元已快用光,受限於經費問題,已決定將這些殘骸礦砂留在原地,充作人工魚礁,不再加以處理。

求償進度緩慢

另外,有關求償的問題,國防部、交通部、環保署等政府部門,花在油污清理的費用,超過九千多萬元,但船主保險公司,實際只賠償了六千多萬。而第二階段求償部分,如海域污染造成之生態環境損失、恆春區漁業經濟損失、屏東縣環保局罰款一億五千萬、墾丁龍坑受污染區的生態復育及監測經費等部分,因為缺乏龍坑受到污染之前的環境調查記錄,求償談判的進度相當緩慢。

目前,龍坑海岸的潮間帶,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公部門對於後續污染問題,似乎避重就輕。譬如:破碎解體的殘骸仍然隨時會移動,怎麼做為人工魚礁呢?而龍坑潮間帶在受到污染之前,並沒有完整的生態基礎資料,2年以後,又依據什麼樣的判斷,認為生態環境大致已復原了呢?另外據了解,類似阿瑪斯第三級的海洋油污染事件,台灣在未來5年,都還無法自行處理,雖然環保署已花費了近3億元的訓練及設備經費,但目前,還是必須仰賴國外專業除油公司的支援。

環保署長宣示「台灣海域受難日」的意義,應該是希望在失敗的例子中,吸取經驗,不要再讓類式的污染事件重演。但是事隔2年,龍坑海底的危機仍未完全消失。而阿瑪斯貨輪油污染事件,已漸漸被人遺忘。值此關鍵時刻,實際參與除污工作的人,血汗不能白流,我們有責任將阿瑪斯貨輪,後續污染的問題提出來,才得以告慰已被犧牲的海洋生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