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水水台灣 / 觀察與追蹤 / 政府組織再造 / 2010 / 核能 「還沒有看到以後的事情」

核能 「還沒有看到以後的事情」

在30年前我寫了一本書叫做「科技文明的反省」,對科技的反省導致我對核能的反省,再之後寫了一本書叫做「反核是為了反獨裁」,當時在寫「科技文明的反省」時受到很多批評說我是一個「科技的悲觀者」,寫「反核是為了反獨裁」遭受到壓力更大,說是反政治、反國民黨,但事實不是,我反的是隨著我對科技文明的反省,要來對科技獨裁的批判、反對,而不是對政治,因為如此,我退休後就淡出、過自己的生活,不想再做一個憤怒的老人(Angry old man)。

就日本福島事件後,先提出四大項,第一是核能電廠的設計,第二是建造工程,第三是監督,第四是運轉,除台灣沒有參與第一項核能電廠的設計外,其他的三項都是台灣目前參與執行工作。

這三十年來核電廠的設計雖然進步很多,可是為什麼核電廠還是會發生問題,並非設計不良,而是科技的本質就是不安全,偉大的科學哲學家CAPABER說在科學裡面找不到真理,在科學裡得到的真理只是暫時性的真理。

因為設計背後的思考會有很多的假設,假設都會發生錯誤,在發生事故的時候,會引到連鎖反應,結果使發生事故以後沒辦法預測,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一樣科技、沒有一個核能電廠敢說是百分之百的安全,假如有人告訴我說核能電廠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一定會有問題。

接著談幾點觀察與建議,第一個要談的是福島的災害嚴重嗎?我引用雷根曾說的「你還沒有看到以後的事情」,福島核電廠立即的安全危機雖有慢慢解決之勢,但以後處理的後遺症要絕對比現在更為嚴重。

第二點就是風險跟安全或然率的觀念與應用,去年歐洲的OECD出版了一本書叫做全球核安報告裡面談到用PSA安全或然率的評估,評估結果說核電廠發生一次事故週期是八百年至千年之間,可是簡單計算,從1950年開始有核電廠到現在差不多60年間,發生了三件非常嚴重的熔爐事故,包含三哩島、車諾比及福島,核能安全的問題不是或然率就可以讓我們安心。

另外有關核能安全的背後,有一個我們一直忽略的議題就是安全的運轉文化,運轉中的核能電廠有沒有安全的文化,有關核電廠的建造、監督、運轉,都由台灣自行負責,核能的安全容易受到自己國家文化的因素,使核能的運轉不安全。

還有一個一直沒有沒有談到的,就是核廢料的處理問題,福島核能事件發生後,用過燃料池的問題顯現,原能會蔡春鴻主委曾提到用過燃料棒將來要怎麼做,就是以乾式儲存槽存放核廢料,但是乾式儲存槽沒有冷卻池更危險,變成桶並不是保障,冷卻池還是要維持,尤其現在台電所有用過燃料池的密度已經讓人非常恐懼,最後回應有關歐陽敏盛董事長談到的幾個問題,提到「對立」不好,不同的時代會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換句話說到底核安要多安全才足夠,台電跟原能會告訴我們經營核電的安全是如此,下一個問題就是那樣夠安全嗎?隨著這兩個問題,答案一定是社會的決定,就是歐陽教授談的「公投」的問題,我們真的要反省謙卑,要真正的嚴肅面對將來怎麼改善核安的問題。